Created 14 articlesIn total 20706 words

【他山之石系列】今天彼此保持距离,是为了明天彼此拥抱

王杠杠

前言:自《封城日记》之后,本公号不定期翻译一些德国的防疫措施、和官员讲话。他山之石,各位看官自取。德国总统的电视讲话德国总统向德国公民喊话:今天彼此保持距离,是为了彼此明天的拥抱 备注:德国总统是德国联邦共和国名义上的国家元首,承担荣誉和部分外交职能。

未命名

王杠杠

斗胆和胡锡进总编抬一下杠 今天看到胡编在微博上发了个推文,对昨天的“发S人”事件做了下点评。本杠读后,不敢苟同。既然叫“杠杠”,就斗胆和胡编抬一下杠。我总结了一下胡编推文的四个主要观点(可能有遗漏,但我们挑主要的说): “今天网上出现‘发哨人’被删文章各种语言和文字、符号版的帖子。

吹号人、发哨人和吹哨人

王杠杠

​吹号人、发S人和吹S人 今天聊聊吹号人、发S人和吹S人的事儿。本文略长,分成上、中、下三个部分。(上)谁是吹号人 今天,武汉的十三家方舱医院实现清舱,即将次第关闭。患者或已转院,或出院回家。WH发布发送了一条“防疫人民战争决胜在武汉”。

我替六六编剧:疫情宝贝

王杠杠

领导手把手教你写网络爆款文章

王杠杠

本文2075字,看完约需要1分半钟。一、“带节奏必须遵循的三大铁律” 作为一个公众号写手,我每天脑子里想的就是得到10w+的阅读量,读者纷纷打赏,实现小目标,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由此,自然要向业界大佬讨教。于是,我很认真地拜读了咪蒙老师《如何写出100w+的爆款文章》。

我也有样学样地写下封城笔记(完结篇):落日真美,人间值得

王杠杠

封城笔记(完结篇):日落真美,人间值得 (一)一个充实的假期 今天是3月6日,周五。眼看湖北省开始慢慢解封,复工的脚步也越来越近。我想是给我的封城笔记画个句号的时候了。从1月24号到2月14号,基本上每天都在忙募捐。我和工作组的小伙伴们一起在假期里开启7-eleven模式。

我也有样学样地写下封城笔记·题外话(一):不给说法不代表没人记得

王杠杠

(一) ​《左传》里有句话,叫“君举必书。书而不法,后嗣何观”。大致意思是:国君的一言一行都要记录下来,(如果)记录了不合法度的事情,后人怎么看呢?古代的帝王从道理上来讲是不能干预史官的工作的。因此,历代皇帝,知道的“君举必书”道理,对历史多少还有点敬畏心。

我也有样学样地写下封城日记(四):开始做公益(下)

王杠杠

开始做公益(下):最感动的时刻 疫情像一个万花筒,映照人间百态,折射世道人心。国难当头,呈现在人们眼前的,既有最质朴的善,也有最纯粹的恶。但幸运的是,正如基辛格所说:“中国人总是被他们之中最勇敢者保护得很好”。第二次出车就在我家对面的一个高科技园区,这次的物资大概有上万件防护服,需要拉到不同的医院。

我也有样学样地写下封城笔记(二):开始做公益(中)

王杠杠

在中国做公益,尤其是和募捐相关的,首先涉及到一个牌照的问题。《中国慈善法》规定,但凡涉及公开募捐的,都要具有相应的公募资格。所以理论上来讲,任何机构非正式的慈善机构,在向组织成员募捐的时候,都存在合法性的问题。然而,遥疫情爆发之后,省市两级红会和慈善机构的信誉在瞬间掉到谷底,洗都洗不回来。

我也有样学样地写下封城笔记(二):开始做公益(上)

王杠杠

开始做公益(上):无解的斤斤计较 年二九的时候老徐给我打电话说,我们准备搞个志愿者的运输队,运送一些医院急需的物资。我本来就喜欢出风头,这么好的机会,日后定会成为酒桌上最好的谈资。所以我和他说,你算我一个,有任务的时候你和我说。

再见,武汉(第二版)

王杠杠

东湖初雪 不寐 放鹰台的初哨 渔光村早 已知道初春诀别 白马听涛于惊醒 逆向 被欺骗而来的缄默 闯荡无解 撕扯生死边界 呜咽江水卷走 我期待 静静地为你送行 我只有一杯苦荞酒 和几个无人接听的手机 把骨灰偷偷藏起 沉默的人都有罪

我也有样学样地写下封城笔记(一)

王杠杠

疫情刚刚发生的时候,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别说我没有感觉,就没有人感觉。一月十几号的时候,人在泰州的猛哥说我们给你寄点口罩吧。我脸皮薄,虽然不知道是干嘛用的,我还是收下了,但没拿这个事当回事。收到口罩当天还在上班,我假模假式地带了个口罩就往一个领导办公室闯,在里面扯了口罩蹭了两根烟才出来。

求你在舔沟子的时候不要把shi吃得那么干净

王杠杠

抗疫歌曲大联唱在我写完“出门打断腿,还嘴打掉牙”之后,我一直处在深深的反思之中——我是不是一不小心就站在了人民和公仆的对立面?可是事情的发展往往不给我深刻反思的机会,不但不给,他们还老是假装成人民和公仆,把我往对立面推。继痛击“风月同天”,自讽为奥斯维辛之后,Long River日报的同志们再现神操作。

出门打断腿,还嘴打掉牙

王杠杠

出门打断腿,还嘴打掉牙朱保华局长怒斥护士 封城第28天,又冒出来一个视频:武汉某医院的夜间,一个中年男子出于对护士和保洁各自责任的完全无知(按我的粗浅理解:护士负责救人,保洁负责打扫),大声呵斥护士,为何不去给某所谓的“老同志”打扫卫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