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難民互助小組
Matty
主理
532 人追蹤
15 篇作品

写给终将逝去的豆瓣和曾经的我们

Juniper

作为豆龄 13年的资深用户,今天看到不少关注多年的友邻因为讨论香港国安法而被豆瓣删除账号,于是下了决心来 matters 寻找一片新的精神家园。第一篇文章,想献给终将逝去的豆瓣,和曾经的我们。虽然过去一段时间,豆瓣上的言论收紧得厉害,也有不少用户天天问候管理员,一直以来我还是对豆瓣有感情。

被豆瓣封号后的我如何为我的书影记录安家

JimSun

一天晚上正在调试我的豆瓣图书备份脚本时,我就被豆瓣永久封禁了。我总算成为一个活生生的豆瓣无警告、无告知封禁的案例了。好在我的书影音条目没有被豆瓣隐藏,但我的3k+收藏日记已经看不到了。再加上昨天(2020年9月4日)豆瓣宣布要整改豆瓣图书、近几个月在豆瓣发长动态和长评需要等好几小...

抵抗 404,信息难民可以尝试这样做

Luterngun

讀到一篇好文章,存下來,在我們力所能及的範圍,和別人分享,也是一種抗爭。——周保松《各人都盡一點力,突破新聞封鎖和言論審查》 1. 404 信息保存1.1 网页存档 网页存档工具的优势在于可以基本保持网页的原貌,相比于直接粘贴文本在二次传播时具有更强的公信力。

【一个电影回收站】那些在豆瓣上消失的电影

gai

收到@Monikan 君的启发,也来开个帖子记录一些在豆瓣上“被消失”的电影。主要来自我自己有关注过、已经挂掉的电影条目(也就是活过但后来挂了的,而且即使你登陸了豆瓣也無法找到,那些從來沒有活過的就算了,數也數不清...),所以肯定不全面,也请大家一起来补充。

我在想,怎么针对豆瓣的疯狂删贴禁言封号采取行动?

Jana

以上图片,只是本人豆瓣近月来删贴、禁言通知的一小部分。自去年5月以来,豆瓣像发疯的犁地机,完全没有规则、无视用户言论自由和公共平台权益,想干嘛就干嘛。和它计较似乎是和一个没有面目的庞大野兽讲理,浪费精力。但是我已经忍无可忍。虽然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自己注销,不继续受其侮辱。

豆瓣的连环封杀 2/12

小葵与黄色大象

倒叙-3倒叙-2 倒叙-1

瘟疫與極權體制

豆瓣難民

在這篇短文裡,我將盡可能簡單地闡明瘟疫爆發與極權體制之間的關係,並且指出極權體制本身就是滋生大型瘟疫的溫床。瘟疫與普通傳染病不同,這是因為瘟疫自身包含有傳播因素在內,也就是說,只有當傳染病在短期內迅速擴散到一定傳播面積才能稱之為瘟疫。因此,在瘟疫進行大規模擴散的時候,我們對於瘟疫...

消失的广播

dbestsloganshop

well 虚无 发一条删一条, 被噤声多了,很容易有 频频想起 许鞍华的电影 还是觉得 抛开政治层面 是对孤独的 多种方式地掩藏及抵抗 只能追求 一些诗意 那么就算包含 虚无 也起码 存在 一些 美

写于豆瓣106事件后:在自己的土地上流离失所的互联网难民

火鳥

10月6日,豆瓣封禁了所有用户的广播功能。我的时间线永远停在了这天凌晨,此后再没有新的消息冒出来,除了自己发布的动态。这感觉像是独自被甩进了外太空,所有声音发出后都听不见回音。接下来的事情许多朋友都知道了:众人聚集在最新发布的几条广播底下分享资讯,急着搞清楚现在的状况。

突然消失的广播 ,流浪的豆瓣“难民”

NGOCN

作者丨许乐 编辑丨阿八 2019年10月6日凌晨,豆瓣用户“越人”所在的一个豆瓣好友微信群里,开始讨论这样一条消息——豆瓣广播功能被停用了。她打开豆瓣进行求证,看到的是豆瓣网红“姨妈的鸭”在0点28分发出的广播“大家晚安”。在评论里,“姨妈的鸭”写道:愿我们能一起说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