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阮卒
maintainer
35 Followers
85 Articles

建丰三国志·<第一章>桃园结义

亚尔珍特勋爵

序 这个故事最早出于我在推特上半开玩笑发的一则推文。推文一出,意外的收到了许多朋友谬赞,在这份足以融化寒冰的热情鼓舞之下,我干脆半是游戏半是认真的持续写了下去。

建丰三国志·<第二章>·黄巾起义

亚尔珍特勋爵

第二章·黄巾起义 (一)太平要术 且说庆丰年间,随着天朝各大高校的扩招,社会就业的学历门槛也不断变得森严,本科生泛滥导致文凭贬值,毕业即失业令大学生们害...

飨宴

亚尔珍特勋爵

“瘟疫”之下被封闭的城市,莫名其妙荒诞不经的形状……

海獭和黄油

Jeanette

坐在对面的,是我的朋友,知根知底的那种。也是我的玩伴。我们一起睡过一觉,所以他也可以算我的炮友。听起来就有点脏,我知道。现在我要跟他分手了。他吊儿郎当地坐下,看了我一眼,抄起桌上的菜单。菜单上没有酒,他会不死心地再问一遍服务员,期待有隐藏菜单。

Back to All

猪仔商人世家

关令尹

1927年上海法租界酒店洗手间的一起血案,由此揭开了清末民初三代猪仔商人暨“民族革命家”的秘密家谱。系列小说《钟少德秘案录》第九案,作于2022年。

妹足

关令尹

一 三更时分,婚宴散场,新郎官杜平被送入了洞房。“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身为泖县县学的生员,杜平尚未金榜题名,故而今天本该是他有生以来最好的日子。可此时此刻,杜平却感受不到太多的愉悦。随着洞房大门重重合上,他年轻的心愈发沉重了起来。

中国“的”人

关令尹

对薛中校,志国如今可谓佩服得五体投地。而半个月前,他还以为此君不过是个说书先生。最初相识是在政工特训班上。作为忠义救国军总司令部特地从西南大后方请来的政工督导员,薛中校不远千里,穿越火线和重重封锁来到了东海之滨,为忠救军浦东游击支队的二十多名政工人员讲了三堂课。

八佰坑

关令尹

一 变鼠记 国民革命军一等兵,十九岁的郝英武发觉:不知咋搞的,自己变成了一只老鼠!尖尖的嘴,几根小胡子,四脚张开,划来划去,不知是在脑后还是在背上,感觉还拖着条长长的玩意儿,应该就是尾巴。不止他一个人,放眼望去,周围几十几百个战友全变成了老鼠,一大群正在渡江的水老鼠。

甲午年丁汝昌提督的重要讲话

关令尹

此文甚佳,着总理衙门内宣司发布,务令广大士民观之,以壮我天朝国威。然切忌外扬,万不可刺激洋人以肇衅端。——李中堂甲午年批示

我是狼1894

关令尹

前大清国北洋水师润远号巡洋舰四副的最后自白

café

Jeanette

café 一 周末下午三点,书店正是热闹的时候。推开门的一瞬间,咖啡机的噪音和人们的谈笑灌进耳朵。前几天台风过境,连绵的雨下了好几天,书店也空了好几天。没人的咖啡桌错落在黑白花纹的瓷砖上,像几座数据海域里冒尖的孤岛。今天终于放晴,桌上马上长出各样东西,摊开或者合上的书,各式的咖...

牡丹上的普通话

空空道人

她的脸分明是一年级里开得最大胆的那朵牡丹,楚楚动人,两颊的桃粉简直粉得快要逃逸四散。

哥布林末日

Rain

哥布林们居住在深不见底的、幽暗的地穴里,在那片光照不到的地方,哥布林王的统治漫漫无期地持续着。每隔几十年,水会从地穴最深处喷薄而出。洪水哀嚎着、狂吼着,一口气冲垮这座哥布林们生活其中的、在慢慢的时间长河中腐朽直至摇摇欲坠的古老城市。死去的哥布林漂浮在水面上,活着的哥布林紧紧攀住他...

革命幽灵

Rain

你走上公寓侧面的金属楼梯。台阶生了锈,随着你的步伐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你被工作抽干了全部的体力,于是不得不扶住楼梯旁的栏杆,一点点向上挪动步伐。在你的左侧,是一座公费修筑、由政府廉价出租的“宜居公寓”。和城市里绝大多数建筑一样,它高耸入云,严严实实地遮盖住了天空,你从来没时间停下...

為你閱讀|皇家賓館|看見女人的愛欲與慈悲,圍繞「性」開展的七則短篇小說

陳伯軒

每一篇獨立成篇的故事都萬般精彩,每一個故事都與女性有關,你會從故事中覺察這個社會對於女性的期待、壓迫、控制或愛欲。

1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十九   虛汗

馮子緣

阿晴討厭半夜裏的一身虛汗,像跳進了游泳池似的,由頭溼至腳尖,很是難受。身體的毛病,阿晴心裏最清楚,可是在嚴峻的疫情下,她的三個專科覆診也申請改期了,她不願意幾歲的兒子承擔風險,在她的角度看,醫院是感染疫症的高危地方,還是多待半年再去吧!

【短篇小說】解夢的男人

愛寫作的橘子

男人有一項常人沒有的特技:解夢。這項技巧並非院校心理學專業能夠教授的,它和書本的關系不大。說玄一點,它和一個人的靈性有關。夢與潛意識有關。每個人做的夢裏的場景、人、事物、甚至夢的顏色和小部件,都能在現實世界找到對應。潛意識每晚源源不斷地向我們釋出信息。

【短篇小說】交換日記

林宇

在這裡,只要我們願意選擇相信,所有最美好的夢境都會回到我們身邊。

2

(小說)黑與白(下)

饅頭

「咦?白.....」 「哇啊~對不起....」 白害羞的用雙手摀著臉頰,但卻又好奇的從指縫中偷看,但卻又因為害羞,很快的再次摀住臉,原本以為黑會趕快穿上衣服,但是....... 黑竟然主動貼到白的身上,而且雖然隔著衣服,卻可以清楚的感受出黑正在用自己的一絲不苟的身體摩蹭著白的洋裝 「黑...黑!

(小說)黑與白(上)

饅頭

純愛百合(假的),內含血腥劇情,不喜勿入

【小说】无名氏升旗手

刘斯

【一】 六年级那年,我终于如愿以偿被选为了护旗手,这一整个小学生涯最光荣的时刻是在开学初的一次再普通不过的早操后诞生的。那天出操后的课间休息,苗老师叫了我和其它几位同学到讲台前,就在她平时自习课上修改作业的那个角落里,我们几个人互相挤着,我站不上讲台只好脚顶着台阶抻长脖子,就快...

2

小说——保镖帮保镖报仇 别名:保镖复仇记 part 2

AnJoL

我调了那时的监控,确实是他先开口的,老师才回他几句话,虽然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但是老师也不是轻易会和人吵架的人!当老师说几句后对方的保镖便把老师推到了。老师被推的时候不小心碰到导电的东西,就这样电死了,老师的保镖这时才匆匆赶过来!“”但是,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也不知道前因后果,就这样贸然找他报仇也不好吧?我不是阻止你,只是觉得除了雇主也要先查清楚当时那雇主和你的老师为什么会发生争执

旅行者物語:夜鷺國

thewayeasy

這裏是夜鷺國,存在着守護獸:夜鷺,只是這夜鷺的真正來意,大概也只有夜鷺才知道了

【原创短篇】《佛祖不在一号线》

纵歌

传说只要坐十圈东京地铁一号线,就能实现自己的愿望。

超级单品(Full Ver.)|短篇小说

阮卒

“别说话,干我!”

「亲爱的,该走了。」|短篇小说

阮卒

“我们聊过星座,聊过带小院的房子,聊过未来的孩子,聊过那个孩子的名字应该叫什么……但忽然有一天,他从爱河里站了起来,你这才发现:河面之下,之前看不到的地方,其实还存在着另一个女人。你都不知道她的星座和姓名,仅仅是知道一个爱称而已。你甚至怀疑,他又是否清楚她到底叫什么。

小说——保镖帮保镖报仇 别名:保镖复仇记

AnJoL

杀老师的那位保镖A每个月都会把他赚得大部分的钱捐给养育他的孤儿院,看起来是个好人,如果杀了他,可是他也是听了为了保护他的雇主而误杀老师的,而且他本来是要杀老师的雇主,是老师替雇主挡下才会丧命的。他算凶手吗?

短篇小說:《心中的那幅畫》第十幅

一隻會彈琴的貓

還有五幅就要完結篇,感謝耐心看到這裡的朋友們,也請新朋友抽空來看一下我努力辛苦寫的(誰不是努力辛苦寫的啊)的舊作短篇小說,看完不會有小禮物,我也不會回拍你所有的文章,但我心中會感激不盡你的回饋(誰要你感激啊,你誰啊),好啦,無聊沒事,就進來看一下,寫的爛不拍手,那留言和我聊天也好。(偶爾要厚臉皮一下替自己打廣告,笑)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50|關於我搭錯船被海盜抓走的那些事

林宇

達維扮了個鬼臉。「你就當那是個星際海盜式的笑話吧。」

4

羽毛

LudvikJahn

昨天下午在人民广场,鱼说要发挥社会学想象力。在我们面前的是上海最焦急的一片中老年人,他们焦急地要把自己的下一代同素未谋面过的陌生人联系到一起。我们走在一条昏暗的长廊,雨点窸窣,人声鼎沸。一排排简陋的纸板被微软黑体或者干脆油性笔写的工整的字迹填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