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伯軒
陳伯軒

喜歡文字,熱愛閱讀。怪癖是買了新書之後會一邊嗅書本的味道一邊吃吃竊笑。 聯繫方式:[email protected]

隨筆|黑貓、湊巧、從屬關係,回憶一段與她互不隸屬的相遇

我明白我倆之間並不只是用「撒嬌換食物」的關係,只是一個湊巧;湊巧他在我家出現,湊巧我也願意供應食物,湊巧他在我家門前生了小貓,也湊巧她在這邊認識了我,最終也湊巧地離開了。

我本來不是要寫這個的。

今天下午在我走出房門,拿著保溫壺走到飲水機前裝水。在等待水填滿水壺的時候,我把眼神拋向窗外,又是那隻黑貓。

幾天前也是類似的場景,我在門前發現了牠,隔著紗窗我們互相對看。其實我並不知道貓咪的眼神是否可以穿過這些細小的格子,只知道他死死地盯著我,就像是盯著獵物一樣。

「他在看我。」我這樣想著。

當時的我沒有把手機帶在身上,無法拍到他直勾勾地盯著我的畫面。後來我回房間去,再走回到紗窗前時,他正仔細地盯著草叢與水泥的縫隙,看他凝視得這麼專心,我也不想發出聲響,只拍了幾張照片就離開了。

我本以為,我跟他只有這一次的相遇。

我們家這附近,已經很多年沒有出現貓了。

幾年前住在同一棟的學姊養了四隻貓,有次我發現他在門邊放了小食盆,看見她在倒飼料,我開口打了聲招呼,這時我才發現門邊的樹叢深處有一隻賓士花紋的黑白貓

我們一直都沒有幫他取名字,後來這隻貓在這邊待了很久,從總是遠遠地觀望我們,等到我們都離去後才過來用餐,到後來變成在我們倒飼料的時候願意湊近來看看,甚至蹭一蹭我的腳踝。

對!「我們」,有一次學姊跟我說這幾天他要出門玩,希望我可以幫他餵食門口的貓,他在門邊窗台上準備了一大罐的飼料,請我每天放學下課後幫他倒一些進去碗裡。

後來,學姊搬走了,我還是維持這個習慣,繼續買飼料,繼續餵食著同一隻貓咪,有時候貓來晚了,也會擔心他是否還安全,我很享受每天早上開門時,都會看見一隻黑白色的貓,在門邊等待。


我一直在想,我們的從屬關係是什麼。

我想起小王子,我想起他與他的玫瑰,以及那個在沙漠中陪伴他說話的狐狸,究竟在這段關係中,在那每天倒飼料的過程中,我跟他,跟這隻貓,我們之間是什麼樣的關係呢?


後來,有陣子他都沒出現,我開始擔心,畢竟這是人類主宰的世界,甚至猜想他已經遭遇不測,畢竟都過了一個禮拜。

「他去哪了?」

某天早上,我發現門邊草叢又有了一些動靜,我迅速地把鐵門推開,沒想到我又看見「她」,出沒在那個老位置。

她帶了四隻小貓,重新回到那個老地方。

Photo by Andriyko Podilnyk on Unsplash(https://unsplash.com/photos/RCfi7vgJjUY?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ShareLink)

我本以為這種看見生命的喜悅,每天依舊在出門時刻有人等待的日子會永遠持續下去。

我曾在半夜跟那群小貓咪一起,在家門口的階梯邊坐著看牠們嬉戲,也曾經多買了幾個小碗,讓他們不用搶飼料,還曾經在路過寵物店時,想著這一窩小貓,以及他們那黑白色、虎斑條紋的小身軀,還有總是在我回家時跑來迎接我的她。

我有想過可以養他們,但他們的警惕讓我知曉,這些貓咪還是屬於廣闊的世界。

過陣子,四隻小貓變成兩隻,兩隻變成一隻,最終還是只剩下她,沒過多久,就連「她」也沒再出現了。


我還是留著門前的空碗,那個黃色的塑膠碗,但我再也沒有往裡面倒進任何一顆飼料,畢竟我認識的那位,我馴養的,或是馴養我的那個「她」已經再也沒有現身了。

人類就是這麼無聊,總在與陌生的事物相遇時,開始確立關係,確立責任、確立擁有或主從,但我想也許,也許在這廣闊世界中,就有這樣一段,只是彼此現身、彼此出沒、彼此相遇的這種關係吧?

我跟她最終都沒有一個認真的、互相同意的關係,但我明白我倆之間並不只是用「撒嬌換食物」的關係,只是一個湊巧;湊巧他在我家出現,湊巧我也願意供應食物,湊巧他在我家門前生了小貓,也湊巧她在這邊認識了我,最終也湊巧地離開了。

我家門前的黑白身影,最終也只剩下我腦中的那個畫面,如同朝霧,在太陽升起後漸漸消散,我也開始逐漸忘記,忘記曾經每天早上都有人在等待,忘記當我看向窗外,總有幾隻貓咪穿過我的視野。

我家門前有很多年,再也沒有貓出現。


今天下午,我又看見前幾天出現的那隻黑貓,我才意識到「或許他並不是路過的那一個」。或許也或許,他也會湊巧地繼續出現在我家的院子裡,我期待這個湊巧,但也擔心當我拉開這個區隔我倆之間的紗窗時,這個未來、這些期待,最終還是會落空。

也許最終,我還是屬於被馴養的那一方吧?

我的心,一直都繫在那隻黑白賓士貓身上,我懷念那個穿梭在我腳邊的身影,以及那個溫暖毛皮接觸中帶來的穩定心跳。

看著窗外,那個黑色的背影,自在地趴坐在庭院中的樹下,在陰影中我想我看見的,並不只是一隻不認識的他而已,也許我更期待的是,那個還認識我的,那個依賴我的黑白色毛球吧?

雖然我知道這些都是妄想,距離上次我看見她也已經有好幾年的時間,我想她應該依舊在某一個家庭的院子裡,或某一個她願意確立關係的人的家裡,或就只是依舊生活在廣闊無邊的世界中吧?

只是湊巧,她找不到再次回來的路。

希望如此,希望如此。

我把保溫壺的蓋子蓋上,小心翼翼地走到窗前,再次看了眼在樹下的那個慵懶的,如同優雅地躺在非洲大原野上的貓科動物,我心中出現一股敬意,也出現一股期待可以更了解他的心意。

我想,最近來去買一小包飼料吧?也許,我還會再看見他呢。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隨筆|迴轉壽司、手機打字,在寫作與生活間自在流轉

【140字故事創作】幸運

蘭嶼觀察日誌|所有的動物都比你還要Chill

Loading...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