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伯軒

喜歡文字,熱愛閱讀。怪癖是買了新書之後會一邊嗅書本的味道一邊吃吃竊笑。

社區活動|難忘的味道|檸檬酸帶來幸福甜

發布於
「別急,阿嬤一定做檸檬水。」她一邊安撫我,一邊把培根捲上四季豆,又把「緊盯」蛤蜊吐沙的工作交給我。「好好盯著牠們,吐完沙,我們就做檸檬水。」蛤蜊一動也不動,我什麼事都做不了,也跟著嘟嘴生悶氣。

「算算日子又該是中秋節了,不是才剛過完年嗎?」阿姨盯著月曆這樣說。午後悶熱的天氣,為免去溽暑的煎熬,母親拿出已冰涼的檸檬茶凍,給在場的家人解解熱。

「剛過完年,清明馬上來,中秋立刻到,沒兩下子又要過年了,真的一年過得比一年快。」母親嘆了口氣也跟著感傷,彷彿正感傷年華歲月的流逝。我盯著碗底的茶凍,意外地被我挖成小巧的金魚樣,我彷彿看見牠在碗底擺動尾鰭,游進那些早被遺忘的夏日時節。


每年暑假雖然喜愛不用上學的閒適,但我最期待的還是中秋節。在那暑氣蒸騰的夏夜,阿嬤會推出唯有過中秋才有的清涼飲品—「檸檬水」,檸檬水可是我們全家過中秋的重要飲料,沒有它,就像今年沒過中秋般,絕對不可少。

看著阿嬤忙進忙出,還要張羅各式食材,我卻央求阿嬤先開始做檸檬水。

「別急,阿嬤一定做檸檬水。」她一邊安撫我,一邊把培根捲上四季豆,又把「緊盯」蛤蜊吐沙的工作交給我。

「好好盯著牠們,吐完沙,我們就做檸檬水。」蛤蜊一動也不動,我什麼事都做不了,也跟著嘟嘴生悶氣。

「好啦!你這樣嘟嘴巴,蛤蜊都不開了。」看著阿嬤拿起大鍋子,從冰櫃中取出大冰塊,再倒入冰開水、檸檬汁,並加入砂糖與檸檬片。

「你要喝就要幫忙攪拌。」我從阿嬤手裡接過勺子。

看著水面漂浮的那塊晶瑩剔透的大冰塊,以及翠綠色的檸檬片,伴著酸甜的檸檬香味,溽暑的凝滯感,彷彿也隨著冰塊逐漸化開。看著砂糖在半透明的水底,我的注意力也跟著迷濛起來,如同砂糖在水底舞動,檸檬的酸味順著我的嗅覺漫入腦中,湯匙規律地與鐵鍋撞擊的響聲,伴隨著午後的陽光灑入廚房,以及窗戶上的窗花剪影,我始終難以忘懷,和阿嬤在一起的廚房,聽著他一邊切菜,混雜著塑膠袋的摩擦聲,如同夢般的場景。

「今年還做檸檬水嗎?」阿姨把最後一口茶凍送入口中,邊把翹著的腳從左腳換到右腳。

「很難說,自從媽過世之後,很多事情都跟以往不同了,烤肉準備起來也費事,還有幾年前在用的那個烤爐,腳架也都斷了一根,今年過年給拿去回收了。」母親嘆了口氣,看看牆上的月曆,又再嘆了一口氣。

我也被這有些哀戚的氛圍感染,盯著碗底的那隻褐色茶凍金魚,我深吸一口氣,那帶我游回過去夏日午後的那尾金魚,正散發檸檬的淡淡氣味,還有砂糖的甜膩味道夾雜其中,雖然幽微,卻讓我的記憶順著氣味回到那年,那個只能一邊盯著蛤蜊吐沙,一邊快樂地當著檸檬水二廚的我,回到那間早已被挪作他用的廚房中,如今,除了這淡淡的一抹香氣外,所有可見的一切都已消逝,阿嬤的過世、老家的改建、傳統的遺忘,一切早已經不同。

我吞下最後一口茶凍,讓回憶順著氣味消失在我的喉頭深處,百感交集,卻明白這依舊迴盪在我味覺中樞的那抹味道,代表的是什麼意思。


「還是烤吧!舅舅不是剛買了新的電烤盤嗎?炭火是真的麻煩了點,不過電烤盤還行吧?」兩人被我這突如其來的提議嚇了一跳。

「今年還不知道大家能不能聚在一起呢,你這麼想烤肉啊?」母親邊說邊把桌上的空碗疊起來。

「倒也不是不行,電烤盤是簡單多了,食材我可以張羅,不過每年必備的檸檬水,我看就給你做吧!以前你小時候不都負責幫你阿嬤攪拌嗎?就給你弄吧!」阿姨說完後,拿起桌上的摩托車鑰匙,就準備往市場去。

「當然可以啊,我還可以幫你弄肉串呢!要不要我陪你去市場採買啊?」

「哎呀!幾十分鐘的事情,別跟來了,晚點可真的要幫我的忙啊!」阿姨說完就關上了門,騎上摩托車離去。


「怎麼突然這麼想烤肉啊?」

「也沒什麼,就是聞到了茶凍的檸檬味,想到阿嬤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難忘的味道

1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