棍棍

学生

The Crown S4:三个女人一台戏(二)

發布於

昨天简单地讲了女王和撒切尔之间的故事,但我觉得本季的最大亮点其实还是戴安娜的闪亮登场。

——有多闪亮呢?据说查尔斯王子拒绝看此剧

也难怪,本季的查尔斯已经不是那个会去学习威尔士语言的亲王,但也并非是被封建礼教所束缚、被迫接受婚姻成命的受害者。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他,渣男似乎并不为过。

导火索是在澳洲的访问。

这是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访问——澳洲想要脱离英联邦的呼声四起,总理想要通过英国王室出尽洋相来让他的民众相信,大洋彼岸的英国无法理解四季相反的另外一端——一个有着独立身份认同的澳大利亚民族。

产后抑郁加上查尔斯的爱答不理,让戴安娜将尚在襁褓里的威廉王子看成比自己生命更为重要——她的一切心思都寄托在这里,她与王室的所有连结都混入到血脉之中。但当威廉王子被带离到澳洲另一端的保育所时,她崩溃了。

访问即将失败,而查尔斯对戴安娜的容忍似乎也来到了极限。

最终,查尔斯稍微妥协了。他和戴安娜再次见到了威廉,戴安娜的状态回来了。在经历一番攀谈交心之后,他们开始以一种婚姻合伙人、王室协作者的身份看待这次访问。查尔斯也开始不接卡米拉的电话。

浪子回头了吗?

查尔斯与戴安娜的相遇,非常戏剧。最初,查尔斯只是与戴安娜的姐姐约会,但戴安娜有意闯入这一场景,以滑稽的姿态获得了查尔斯的青睐——那只是任何男性都会产生的对妙龄少女的喜爱,只是荷尔蒙的躁动和年少的轻狂。

查尔斯邀请戴安娜来到苏格兰的巴摩拉城堡(Balmoral Castle)——这里是王室暑期的度假地。在这里,戴安娜进行了王妃面试。

结果不言而喻——她的开朗个性与青春靓丽形象迅速获得所有王室成员的认可。

他们订婚了。

然鹅,查尔斯早就心有所属——那是一个已婚之妇,一个能让查尔斯真正快乐、真正振奋、与查尔斯情投意合的姐姐形象。她是卡米拉,是戴安娜受访时说的“我们的婚姻出现了第三个人”。

姐姐自然是很会照顾人的,被宠坏的王子似乎找到了依靠;卡米拉也知道上流社会的人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在所有的镜头里,两个人同框的时刻,只有欢笑、欢笑,与欢笑。

查尔斯无法忍受戴安娜不成熟的躁动。在他的眼里,戴安娜一无是处,品味低俗,并不是真实的王室做派——真正的王室,是不善于表露自己内心的情感,是在任何时刻都波澜不惊,是不会突然地向其他的家庭成员流露爱意与善意,更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表演舞蹈展露性情。

每一条,都踩中了查尔斯的死穴。

而最重要的是,戴安娜抢尽了查尔斯的风头。

两人和解的时候,他们配合得十分默契,就像金童玉女一般,令人好不羡慕。他们获得了澳洲民众发自真心的欢迎,让这次访问取得巨大成功。

然而,火候过了。

民众只想要看到戴安娜王妃,民众只想要与她招手欢呼——因为她亲近民众,因为她曾经就是民众中的一员。她懂得展现自己,也懂得人们想要什么,此所谓“人民的王妃”。

一个自然展现自我、充满活力的青年女性,与古老刻板、不善流露情感的王室,是格格不入的。

可查尔斯是贵族,是第一顺位继承人。他将成为英国国王。

他无法忍受自己重新回到被忽视的感觉,无法忍受戴妃抢尽自己的风头,将访问从“他的访问”——“他们的访问”变成——“她的访问”。

可怜的查尔斯,他的自卑在第三季中已经有所交代。但每个王室成员都经历着一样的过程:他的弟弟安德鲁王子也在上学阶段,也受到了其他同龄人的霸凌。查尔斯亦如是。

正如光从物理意义上一个人,他的头上既没有王冠,也没有头衔。他只是普通人罢了。

澳洲总理告诉查尔斯,他想要看他们出洋相的计划失败了,但无可否认的是,没有人看着查尔斯。

可怜的另一面是可恨。

查尔斯常年搬离肯辛顿宫——这是王子的住处;而是整天住在离情妇较近的一处行宫里,与卡米拉等贵族夜夜笙歌,谈笑风生。

——在结婚七周年的纪念日时,得知戴安娜要过来看望,临时将床头卡米拉的照片换成戴安娜的照片,将床底的白色胸罩急忙收起,将行宫的装饰重新打扮一番。

——在戴安娜获得良好公众形象的时候,卡米拉告诉查尔斯,戴和查才是金童玉女,童话故事,也是公众想要看到的,她想要抽离其中。查尔斯大怒,竟然跑去质问戴安娜,为何要塑造如此良好的公众形象,让卡米拉难堪。

——在戴安娜常年深居冷宫、不闻不问之时,戴妃偶尔犯错与下属产生情感。在女王调解下,戴妃向女王保证,不与他人发生不当的情感。但查尔斯命下属日夜监控,并且继续施加冷暴力,做任何可以激怒戴妃的事情,做任何可以让戴妃犯错的事情,一旦抓住把柄就要小题大做。

他抓到了。戴妃寂寞难耐,与下属寻求慰藉——查尔斯竟兴奋不已,想要提出离婚。

这不是渣男,什么才是渣男?

剧末,爱丁堡公爵——女王的丈夫,戴妃的公公,来到了戴妃的房间里,告诉她:

尽管我们俩都是局外人,通过婚姻进入了这个家庭,……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个局外人。我们都是局外人,这个体系中的每一个人,都是迷失的、孤独的、不相关的局外人,除了那一个人,唯一的那一个人,才是重要的。她是我们所有人呼吸的氧气,我们所有人职责的根本。

恕我直言,你的根本问题在于,你看起来似乎搞不清楚这个人是谁。

这一段话,贯穿全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The Crown S4:三个女人一台戏(一)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