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 篇作品累積創作 6778 

悼木村花

Charlie

其實我一集《雙層公寓》都沒有看過,也不清楚自己到底真正為木村花感到哀傷,還是可憐同病相憐的自己。但我相信人縱使多少有一點自私,卻並不代表這份感同身受的感情是虛偽的。木村花悲劇的導火線,是她失去了重要的東西,導致她情緒失控,然後這種爆發的情緒再被人用放大鏡檢視,得不到大家的諒解,她的情緒最終走向了死胡同。

我的Netflix片單 - 劇集篇 (上)

Charlie

全球疫症大流行,除了遊戲主機非常暢銷之外,Netflix 或成最大贏家。數據顯示 2020 年第一季度 Netflix 錄得1,580萬的用戶增長,這不但比該公司預期的數字翻了一倍,更是它們有史以來的單季最大增幅。我自己也趁著這段閒居在家的時間,看完了兩季的《李屍朝鮮》(現名《屍戰朝鮮》)。

仲夏熱海紀行

Charlie

2018年的仲夏,我跑到了伊豆半島的熱海,一個時間停滯的城市為什麼要寫兩年前的旅行?The future is unknowable, but the past should give us hope. — Winston Churchill開始這篇遊記之前,有幾個問題需要先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