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星人

闢一塊心田,自個兒筆耕。嗜好太多,時間太少。想隨心所欲,亦隨波逐流。主修心理學,NLP高級執行師、註冊催眠治療師。愛動物、愛寫作、愛學外語,重複學習、忘記、再學習。不擅長運動,相信 Thoughts Are Things,2019 年參加大阪初馬,因為堅持,所以完成。2021 年由香港出走到英國,開展人生下半場大冒險。

《王冠》|當查理斯和戴安娜相對甜笑時,我哭了

無主之地 Terra Nullius

來到第 4 季,80 年代的近代劇情,最受觸目的當然是查理斯、戴安娜與卡米拉舉世聞名的「三個人的婚姻」。根據《王冠》劇情,查理斯與戴妃的婚姻顯然在婚禮舉行之前已開始藴釀婚變。(一段感情關係嘅真相係點,往往只有當事人同天神先知道)

未開始已註定是悲劇收場終結。


《王冠》(The Crown)第 4 季第 6 集(S4E6)「無主之地」(Terra Nullius)講述查理斯與戴安娜於 1983 年代表英國皇室出訪澳洲 6 星期的旅程。

無主之地(Terra Nllius)
拉丁語 "Terra Nullius" 是指荒廢之地,法律上從未屬於任何國家的土地,或以前國君已經放棄的土地,因此,此土地可以被他國君主佔領、控制和擁有。
1770年,庫克船長登陸澳洲悉尼Botany Bay,宣佈澳洲為「無主之地」,替英國佔領澳洲提供國際法上的正當說法,合理化地佔領澳洲土地。
不過,其實英國未佔領澳洲之前,澳洲並不是「無主之地」,而是「有主之地」,因為澳洲的原住民已在這片土地上有很悠久的居住歷史,他們才是這塊土地最初的主人。


其時,查理斯與戴安娜這段婚姻的暗湧已開始在皇室內浮現,英女王回想起當日她和菲臘親王於 1954 年外訪澳洲 5 個月後關係更加親密,所以安排查理斯和戴安娜出訪澳洲,一方面確立查理斯未來國王的地位,另一方面亦希望這對年輕夫婦能重修舊好,走出婚姻困境。

但感情變質了要回復如初又談何容易?何況是根本錯配的一對。

暴食、扣喉、暴食、扣喉⋯⋯

戴安娜當時在情緒病中掙扎着,顯然她不快樂。

不快樂的人總會做很多奇怪的事。

"People do the strangest things when they’re unhappy” — Princess Margaret

最赤裸裸的對談

第 6 集講及戴安娜在澳洲外時訪思念暫時託管在澳洲南部的兒子 — 威廉王子,於是堅持要南下先見兒子,否則不會繼續行程。

而在這一集,查理斯與戴安娜一段「攤牌」的對話,相信對於曾陷感情困局的人並不陌生,all or none,要不同心繼續努力,要不放棄置諸不理,好比互相給對方、給這段關係的最後一次機會。

劇中這段對話算是二人赤裡裡地說出自己的感受,以及希望得到的愛。雖然「攤牌」以相視而笑作結,但或許明知是悲劇前奏,我看着覺得難受。


負心?也不一定沒良心

“I’m not blind. I can see how unhappy you are.” — Charles

即使有負於對方,但也不代表視對方的不快樂而不見,可能看似漠不關心,但亦可能是愛莫能助,無從入手。

其實面對一個自己不深愛的女人不快樂,自己同樣亦不快樂,可以怎樣?分開不壞,更好可能是從沒開始過。


想被愛的不只女人

“(I want)To be heard, to be understood, appreciated.” — Diana

戴安娜想丈夫聆聽自己的心聲、了解自己、欣賞自己,但其實查理斯何嘗又不是?甚至可能他從小都不曾被任何人包括父母去聆聽過、了解過、欣賞過。

每對情侶其實都想被聆聽、被了解、被欣賞、被尊重等等⋯⋯劇中查理斯和戴安娜也嘗試過,但最終還是失敗。


婚姻內的局外人

“The two of you are perfect for each other. So, where do I fit in?” — Diana

「三個人的婚姻太擁擠。」戴安娜曾在專訪中這樣形容過她和查理斯的婚姻。任何感情關係,多於兩個人就會太擁擠。

其實,通常覺得最擁擠的一個就是被擠出來的一個。那個覺得自己是個局外人的那位(不一定是婚姻裡的人),留也不甘,走也不捨,根本是一場折磨。


愛,但不只愛你一個

“Because I love you, I do.” — Charles

當一個女人面對深愛的男人,"I love you" 這三個字就會變成「咒語」,劇中的戴安娜幾乎反應不過來,只能說出一聲 "Gosh" 去回應查理斯。

當一段感情陷於絕望之中,當一直渴求愛但卻一直不感到被愛時,所愛的人一句「我愛你」就會叫人的心溶化,如同在絕望的深淵中又看見了一絲曙光(但這曙光是另一個深淵的序幕)。

可是呀,他沒說愛多愛少,也沒說只愛戴安娜一個。

又或者,即使那一刻兩個人都愛對方,但並不代表二人就有能力扭轉錯配的關係。


當查理斯和戴安娜相視而笑時,我哭了

這一幕本應是很溫馨感人,一個甜蜜的小團圓,但對於不能完全撇開歷史去看劇的我來說,明知道結局是怎樣,想到他們此刻一番坦誠、一番努力也只不過是短暫的和諧,內心就覺得很黯然。

如果明知錯配只會帶來悲劇的結局,中間的努力是否只是白費力氣、徒添更多痛苦?

或許早一點分開或者少一點傷口;從來沒開始過才可以長長久久。

手下留情?
其實《王冠》對查理斯同卡米拉都算「手下留情」,由選角到劇情都無刻意醜化佢哋,反而描寫咗唔少佢哋被困於皇室枷鎖下嘅無奈同掙扎,對佢哋係有多咗啲同情或體諒,至少覺得其實唔關我事就無謂破口大罵咁鬧人。
呢兩個角色其實都做得好好,當然戴妃選角係無得彈。




所謂的禁戀

看到這一集,我感歎了一句。

我﹕「其實三個人都好慘。」
媽咪﹕「我唔覺三個人都好慘,嗰兩個衰人先唔慘。」
我﹕「皇室入面,好多人身不由己,感情事亦好難咁計。」

(大家唔啱嘴形就無再傾落去,就算係兩母女都係咁話,其實都係一種互相尊重)

大部分人都大肆撻閥查理斯與卡米拉,因為他們的感情在婚姻之外,於是不被道德所容,但其實他們真的不痛苦嗎?偷來的感情一定都有快感,但不能光明正大走在一起、能夠不能夠都被千夫所指、娶一個不是最愛的女人、始終無法投入感情於其中⋯⋯其實都有其痛苦之處吧?

不過道德光環總是站在形象較好的人那邊或不是第一個犯錯的人。明明阿當和夏娃都吃了禁果,但一定怪責是夏娃先受蛇的誘惑。

所謂的道德標準也不過是一個世代裡大部分人類所接納的標準。古時三妻四妾都合情合理合法,今時今日只有一夫一妻制才叫合乎道德。瑪嘉烈公主如果出生遲幾十年,嫁一個離婚男人就只是小事一樁,未必需要再經歷坎坷難行的情路。再看看哈里和梅根,他的老爸查理斯應該好生羨慕,遲幾十年出世就不用做世紀賤男了。

現實中的查理斯和卡米拉最終走在一起,不管外人有多麼的看不過眼(顏值有時真係會計分),也說得上是經歷過時間考驗的愛情。

說到底,外人邊看新聞邊吃花生已夠了,為何還要批評、審判別人的感情呢?拿起石頭擲向別人之前,得先想想自己又是不是個聖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婚姻的義務?

《三人行》第三者自白

《三人行》我就是那個男人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