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en

公众号「古老湿」,Python工程师

带货狂魔钟南山

(本文计划发表于公众号「古老湿」,但未能通过腾讯审核)

最近,钟南山被质疑频繁带货,当他被记者问及此事时,表示「你和我说的事情,我一概不知情」「类似传闻太多了,所以我不会去管它,也根本不在乎」。

不知道是不是岁数大了健忘,钟老爷子还记不记得自己带过的那些乱七八糟产品——中成药、中药注射剂、牛奶、保健品、空气净化器、化妆品……

其中,甚至有很多已经公认、或者国家下发文件申明过对人体并不安全的产品。

既然钟南山老爷子有点记不清自己带货的事了,我们就帮忙列举一下他曾经带过的货。

砷含量超标5倍的冬虫夏草

早在 2017 年,钟南山就给东阳光集团的冬虫夏草站过台。

2017年8月1日,东阳光集团和钟南山所在的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成立联合研究中心。钟南山说:「对冬虫夏草的研究是符合我们国家的科技发展方向,符合医学研究发展方向的……我们这么走下去,一定会有所收获」。

事实上,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早在2016年2月4日就对冬虫夏草类产品发出过消费提示:冬虫夏草属中药材,不属于药食两用物质;保健食品国家安全标准中砷限量值为1.0毫克/千克,而冬虫夏草的砷含量为4.4~9.9毫克/千克,超标5-10倍。长期食用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等产品会造成砷过量摄入,存在较高风险。

也就是说,冬虫夏草是一种不安全的中药材,甚至连成为保健品的资格都没有。

鬼知道为什么一个西医会推荐一种不靠谱的甚至对人体有害的中药材?

不靠谱的莲花清瘟胶囊

2020年5月4日,钟南山在与海外留学生视频连线时特别提到,目前有充足证据证明,连花清瘟对治疗新冠肺炎有效。他表示,「进行实验后,我有底气、有证据来说,连花清瘟真的有效」。

这已是钟南山第二次公开推荐连花清瘟。

「比如莲花清瘟,我们不仅做了离体实验,还在P3实验室发现,它抗病毒作用不强,但抗炎症方面表现突出。」

钟南山所谓的「底气」,来自于他的论文。在论文中,给出了有效浓度:

然而,如果以人体平均 5L 血液计算,按照该论文服用药物,即便忽略药物扩散和代谢,要达到钟南山的最低有效浓度,也要服用 423 粒莲花清瘟胶囊。不知道钟南山本人敢不敢一口气吃 423 粒莲花清瘟胶囊?

这么一篇对临床毫无帮助的文章,就成了钟院士的「底气」。

不过,除了「底气」,钟南山还和莲花清瘟的厂商以岭药业有一段不解之缘……

2019年9月,以岭药业和钟南山成立了「南山-以岭肺络联合研究中心」。

是不是觉得这套路有点眼熟?

没错,上面刚刚说过,在2017 年钟南山和东阳光集团,也成立了冬虫夏草研究所。

得益于新冠期间莲花清瘟的热销,以岭药业的股价自今年以来最高涨幅曾达到惊人的 236%,其高管却密集减持套现。

2月6日,以岭药业实控人吴以岭的弟弟吴以红减持744万股,套现1.46亿元;吴以岭另一位亲属吴以成,减持9.3万股,套现186万元;高管王蔚的配偶任跃民减持11.66万股,套现227万元;离任高管高秀强减持19.31万股,套现329万元。以岭药业多位高管今年以来通过减持以岭药业股份累计套现约 3 亿元。

「能治新冠重症」的血必清

「血必清」是钟南山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力挺的一支中药注射液。

钟南山曾说,「血必清对重症病人的治疗初步看是有效的」,随后血必清的生产厂家红日药业发布了「血必净注射液获批用于新冠肺炎重型、危重型治疗」的消息。

钟南山和红日药业的关系,比上面说的更深。

钟南山本人就是红日药业的董事,可以说存在无可辩驳的最直接的利益关联。

而中药注射液,本身已经被医学界严重质疑其安全性和有效性。如果真的如钟南山所说能够治疗新冠重症病人,那么是否全球几十万死亡病人,都丧失了最宝贵的救治机会?为什么 WHO 及其他国家都不承认其疗效?

为什么全世界只有红日药业和红日药业董事钟南山,认为红日药业的中药注射液血必清能治疗新冠重症呢?

「吸氢气」能治癌症

钟南山还为一种号称「通过水生成氢气然后治疗癌症」的机器站过台。

他提到的「林先生」叫林信涌,其「水生氢气」只不过是通过电解水的方法产生氢气。

其所在的上海潓美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卖氢气雾化机的厂商,其设备主要供应于养老机构、美容院等等,并非癌症医疗器械。

如果这么简单的方法就能攻克癌症,林先生拿个诺贝尔奖丝毫不过分吧?

涉嫌违反广告法的安慕希酸奶

钟南山最近引起关注的一次「带货」,是前几天在电视新闻中极为可疑的提及了伊利一款酸奶产品,并指出自己信任伊利的质量。

这一行为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十四条规定:

第十四条 广告应当具有可识别性,能够使消费者辨明其为广告。大众传播媒介不得以新闻报道形式变相发布广告。通过大众传播媒介发布的广告应当显著标明“广告”,与其他非广告信息相区别,不得使消费者产生误解。

翻译一下,就是广告是广告,新闻是新闻,不能把广告包装成新闻。

当然,钟老在新闻中力挺伊利牛奶质量好,这到底是不是广告,我们无从得知。但凑巧的是,一个月前,伊利刚刚向钟南山团队捐赠 500 万元。

这中间的巧合,只能说是「天作之合」了。

结语

对于钟南山院士到底是否「代言」这个问题,按照中国广告法,其实已无悬念。

《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五条:

本法所称广告代言人,是指广告主以外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

按照广告法定义,钟南山利用了自身形象为产品进行推荐,显然已成为法律意义上的代言人。

至于他与其代言的产品,是否有更多利益关联,我只能为大家介绍西方一个著名的「鸭子测试」:

如果一个东西,看起来像鸭子,游泳像鸭子,叫声像鸭子,那么它可能就是只鸭子。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