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狐狸

Made in china Live in Paris How did that happen?

我在法国端盘子

發布於

在深圳上班的时候,公司里一群男同事整天喜欢在一起指点江山,那个运筹帷幄的气势,啧啧,让人觉得他们马上就要去什么咖啡馆谈妥了几个亿的投资。有一次这个学日语的男生说到为什么自己不像他不少同学那样去日本留学时说:去日本有什么好的,我好多同学去了日本留学就是去餐馆刷盘子。所以他的结论是除非你特别有钱,否则别去国外,因为你去了也是当底层。我当时听到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就心想:excuse me, 难道我现在在深圳不是底层吗?虽然工资每月一万多,按照统计局的数字来说似乎不错了,而我自己挣钱自己花,没有老公孩子要养啥的,但是能干嘛呢?做的是自己觉得有意义感兴趣的事吗?这样的生活有任何改变的希望吗?以及更多的大家都心知肚明的那些东西。

今天就来讲一下自己在巴黎的一个韩国餐馆端盘子不到一个月的经历。

我是在华人网站上看到的一个小广告,打电话过去后是个中年女性的声音,她说他们的餐馆暂时还没开门,喊我先过去面试看看。因为地点离我住的地方很近(走路加坐地铁,半小时内到),所以我就去看看,她后来说换一天把我们这些要去工作的人加上两个店长都聚集在一起开个会,然后再安排时间表。我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真正接触到了在巴黎的一群形形色色的华人。


A


这个女生是我第一次去开会的时候就记得的,原因是另一个女生和她聊天为什么来这里打工,她说:我爸妈给我的钱太多了,我去蓝带上学是明年,所以我在家闲着无聊。我听了心想,哦,原来她是富二代体验生活,跟我这种真的需要钱来端盘子的完全不一样。后来正式开始上班了,我只见到过她一次,另一个女生问她的T恤是不是ZARA的,她用一副很夸张地语调大声反驳:当然不是啦!你咋觉得我会穿ZARA(这么便宜的)这种牌子嘛?我在旁边迅速走开,假装什么都没听到,也根本不想参与这样的对话。晚上在微信群里,其中一个店长安排上班时间表,不知道是不是跟她商量的不一样,她很夸张的在群里发那种惊叹号,说:什么?!这个时间我来不了啊?我说的根本不是什么时间啊?!


后来有一个星期都没见到她,我就问另一个服务员,他说,哦,这个A早就辞职了,一共干了不到两天。


B


这个女生的法语是我们所有人中最差的,经常有客人问她问题的时候,她一脸懵逼就赶紧把我们喊过去,我们见状就赶紧给她解围。有顾客来点菜的时候说法语有口音,她听不懂喊同事去点,然后她一个劲说,哎呀,这人说啥呢,一点都听不懂!说的法语一点都不标准(我听到她这样说话有点吃惊,心想,我们自己也是外国人啊,你说的法语还不如人家呢)。


在她和其他人聊天时,得知她家里似乎也是开餐馆的,虽然是00后,但是她在中午吃饭的时候跟我们其他抱怨道:在法国结婚好麻烦啊!要一堆资料!我听了心里一惊,心想,她看起来大脑还没发育好,就已经要结婚了?后来她还是经常抱怨说在法国结婚麻烦,一堆材料什么的。我问她是不是在法国上学,她说不是,说她是家庭团聚签证来法国的。然后她便继续和另一个00后妹子聊抖音、小鲜肉明星、自己的这双鞋多少钱、那个牌子之类。


有一天中午一个中年白人大叔揪住一个在外面的同事聊天,当天的店长(来自台湾的)妹子和我就过去看看是不是需要解围。结果这个大叔问这个妹子是不是chinese, 她就说不是,自己是taiwanese,问我,我说我是chinese (然后他说,您真美啥的,好无语,生平第一次见到活的有yellow fetish的本人,不过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后来这个大叔走了后,这个女生B就炸开了,说,你咋说自己不是chinese,你们taiwan不就是中国的吗,你们要搞台du啊blabla。期间另外两个同事出来打圆场让她别揪住不放了,她还是在那里到处喷口水。


想到不在这家餐馆后就不用见到她了,我心里松了一口气。


C


C是店里的另一个店长,也是年纪最大(比我小一岁)资历最老的一个,其他服务员年纪最大的也是97年的了(我在他们眼里应该也是个奇葩,又老又穷又古怪)。她是东北的,12岁的时候跟着家人来了法国,从外表来看,她纹身抽烟穿破洞牛仔裤染头发,似乎是很潮的青年。但是第一天中午我们一起吃午饭的时候,她一开口就说:虽然我是最老的,但是我已经完全人生任务了。另一个00后法国出生长大的华裔妹子问她说:什么是人生任务?她解释说,自己已经结婚生子了,而且她连二胎都生好了。接着,她随口而出:两个都是意外。


D


这个妹子的INS内容很像那些很流行的ins网红的照片。她本人也很好看,来自青岛,8岁的时候跟妈妈来法国,之前念过了一个时尚设计,现在在读国内某个很有名的外国语学校的中英法翻译硕士。对她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我看到她穿的鞋子设计很有意思,正好我当时很想买一双舒适又别致的运动鞋就问了她,结果她跟我说了一个完全从未听过的牌子(她跟我说,你可以去老佛爷百货看看),然后我看了一眼官网价格450欧之后就彻底转变了对这双鞋的态度。如果有450欧的话,我肯定立刻辞职在家躺着了,而不是去餐馆端盘子。


端完盘子下班去坐地铁有几次都遇到了餐馆的厨师,没办法,只好尬聊几句,他问我是哪的,我也问他是哪的,他答:福建莆田(在国外遇到的中国人绝大部分都是来自福建莆田、潮汕或温州)。据我的这个法国老大爷学生跟我说,在巴黎美丽城的中国人一般都分为两类,一类是温州老板,一类是给温州老板们打工的辽宁人,他们很多都是当年东北失业潮期间漂泊到这里的。


这家韩餐馆经营的内容简单,主要卖韩式拌饭、煲仔饭加奶茶。老板是台湾人,老板娘是出生韩国的华裔,他们已经在市区有一家餐馆了,这是新开的第二家。第一周去打工的时候员工餐是三个菜加水果,第二周就变成了两个菜,也没有水果。上班时间不准看手机,迟到要罚厕所,顾客给的小费被充公。一个周六中午有一对老年夫妇来吃饭,他们很喜欢跟我聊天,最后那个奶奶偷偷把一个2欧的硬币塞到我手里。我一时之间好感动,估计她知道要是结账时给小费的话就不会到我手里了(所以如果你们想给小费的话,请塞进服务员手里!)。


1


在没有做这份端盘子的服务员工作之前,我每天出门也会遇到很多要钱的乞讨者。其中很多都是男性,甚至有不少是年轻男性。对于残疾、年老或者女性乞讨者,我一般会觉得如果能帮他们一点就算一点,但是对于年轻男性,我心里经常都有一个声音偷偷在说:年纪轻轻不去找工作,竟然找别人要钱,好意思么。直到我在这个餐馆端盘子之后,我才发现每天早上我十点多在摆外面露台的桌椅时,已经连续好几天都有年轻的男性来问我这个餐馆还招不招人。看他们的样子,似乎他们已经问过很多地方,得到的都是否定的回答。 我心里有点难过,每次我都回复说,我不清楚,你可以进去问我们老板。但其实我心里知道,哪怕这份很累又属于最低薪资水平的工作,依然有些人望而不得。


发达国家的许多底层工作或兼职工作从业者似乎更多的是底层女性,比如当服务员、照顾老人的护工、帮人接孩子等等,这些一般都属于服务业。虽然底层女性从事这些工作也是被剥削的,但是底层男性比女性更难找到这样的工作。因为人们的刻板印象中还是女性更擅长“服务”和“照护”类工作。于是这些底层男性有不少就沦为了流浪汉或乞讨者。国内的很多底层男性可以去工厂或者送外卖,而在法国几乎没有什么工厂了,送外卖的也就只需要那么些人。哎,当我在抱怨被剥削的时候,有些人连被剥削的机会也没有。性别和阶层的交叉,有时会让他们成为政策的盲点,在美国,也许很多这样的人都投票给了trump,而在法国,这样的人估计也有不少会转向投票给极右派。


2


想到有一次和朋友聊天,她说读《贫穷的本质》那本书里,很多穷人的非理性行为令人费解,比如已经很穷了,结果拿到了工资就花去很大一部分来买一件不需要的东西等等,她说我现在这个年纪(三十多了)很少买东西,不会中消费主义的圈套,投资理财最重要看收益回报比等等。我没有读过这本书,但是她说的话给我留下了一点印象,直到我在餐馆端盘子后有一天我才恍然大悟。


我第一天中午去餐馆当服务员,打工4小时大概可以拿到工资32欧,但是我还一毛钱工资没拿到就在第一天工作完回家坐地铁的路上看到熟食店,就进去买了卤猪蹄回家啃。说到这里的重点并不是我是吃货(我确实是),而是穷人的生活里真的好苦了,大脑的理性思考能力在过度劳累后失灵了,只想寻求即刻的满足和补偿。 你告诉穷人要延迟满足自己的需求哦,眼光看长远哦,只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而已。


题外话:我记得自己刚毕业后那几年真的是疯狂淘宝,每天上班摸鱼都在看淘宝,一方面是因为从小的创伤,一方面是上班很痛苦,整个人非常抑郁焦虑,所以迫切需要转移注意力来缓解自己的焦虑。而后来我的情况改善之后,我就自动不需要这个coping mecanism的。 不同的人需要不同的应对机制,我弟就是打游戏,而我爸妈对他打游戏深恶痛绝,却看不到其实问题的根源在于他有很严重的创伤和社交焦虑,打游戏只是缓解焦虑的手段。某种程度上,我觉得我爸妈在刻意回避这一问题的根源,因为这意味着要承认他们自己造成这一现象的部分责任(而现在他们只需要痛骂我弟和游戏厂商就好了)。这也是为什么很多针对症状而不去讨论本质问题的治疗手段作用有限。因为看不到根本问题的话,即使戒掉了某个表现出来的症状,也会发展出另一个来的。


3


某天上午在餐馆摆放餐具的时候(开门前的准备),突然一个同事拿着电话给我说,老板娘找我。我有点莫名其妙,接了电话,老板娘说,哎呀,我对你有印象了,你怎么穿了白色的裤子啊?我一脸懵逼,说:不能穿白色的裤子吗?她说:是啊,上面穿黑色的工服,如果冷的话里面可以加一个T恤,下面要穿牛仔裤或者黑色的裤子。挂了电话,我心里实在是很不爽,妈蛋,穿什么颜色的裤子跟我端盘子有什么关系吗?!而且她当时人根本不在餐馆里,所以应该是看远程监控看到我穿着裤子的颜色的。我有种时刻都被监控的感觉。


之前跟我说上午10点半到中午两点半,但是他们看到我们开门前并不是很忙,于是跟我说改成11点来上班,这样就可以少付我半小时的工资了。不过我觉得更惨的是那些上班时间为11点到14点半,然后17点半到晚上11点的同事们,这段时间回家来回要花不少时间在路上了,实际上没法休息。餐馆为了不付中间三小时的工资,也是想尽办法了。在上班的时候,每一秒钟都是不停干活的,不仅要一刻不停的干活还得手脚迅速效率高,摸鱼是不可能的,不过当然跟工厂流水线还是没法比。我想象一下如果自己去做工厂流水线,估计干了三天就要残废了。


4


某天跟朋友们说到我来餐馆打工的事,住在北京的朋友说现在北京的服务员工资也很高了,包吃住五六千。我在网上搜了一下,北京服务员的平均工资是四千五,换算成欧元的话,约600欧,大约等于我工作75小时,如果一天10小时的话,约等于7.5天。最后月底老板娘喊我去辞退我的时候,给了我五百欧多一点的工资,我的正式上班时间约66个小时。


不知道国内端盘子的有没有员工餐?以及员工餐吃什么?


幸好我也就每天去干四个小时,就这样我当时每天都觉得累的头脑停止运转(很多做脑力工作的人以为做体力工作起码大脑可以休息是完全的误解。当你体力上很累以后,你的大脑根本无法运转了,大脑和身体是连在一起的。),不知道国内的服务员们一天工作几个小时?周末应该不可能休息吧?一个月下来可以休几天?有五险一金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