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狐狸

Made in china Live in Paris How did that happen?

为什么我不要孩子?

發布於

首先,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不要孩子是因为我没有“要孩子”这个欲望。还没开始学心理学之前,就在一些书上读到最终决定人类的行为常常的都是欲望,而没有成为行动,可能只是因为有一些外在的限制。比如一些人要孩子会列出一大堆理由,而不要孩子也可以列出一大堆理由,表面上看可能是这些类似的理由,不同的人做了不同的决定。在我看来,可能归根结底,是内心的欲望驱使完成了行动之后,给行动找的一系列理由,也可以称之为“借口”。下面这些应该都是我没有要孩子的欲望,所以我给自己不要孩子这个选择找了一系列的理由。


1. 我不明白人为什么要孩子?

这个理由可能在有些人看来有点奇怪,但是对我而言,我真的不明白人为什么要孩子?因为别人要孩子的理由,在我看来,全都不算理由。什么传宗接代,养儿防老,体会无条件爱一个小生命的感觉等等等等,完全跟我的三观相差十万八千里。所以我既然不明白人为什么要孩子,我就更加不明白,我作为一个普通的生命几十年转瞬即逝的如小蚂蚁一样的人类,为什么要孩子呢?

有人说,为了人类的延续啊!已经有人口危机了!大家都不愿生孩子了!听到这里,每次我都要努力忍住(嘲)笑。人类的人口一直在飞速增长,包括现在每年增长的数字都是天文数字,某国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新生人口一千多万,更何况还有那么多人等着接男宝呢,所以这些问题,真的用不着我来操心。


2. 我了解我自己,我是废柴。

那位前几年很火的亚裔脱口秀女演员黄阿丽说,桑德伯格的书名叫向前一步,而她只想退后,躺下来。但是她嘴上这么说,倒是每次挺着大肚子还在工作(讲单口相声挣钱,而且是挣大钱),一口气生了两个孩子。


而我是真的想躺下来。

在深圳的第一份工作辞职了之后,我过了四个月的退休生活,那真是生命中难得的悠闲快乐时光。我每天睡到自然醒,起来喝茶吃早饭,看看书听听歌练练瑜伽,然后又吃午饭,下午拿本书就去附近的公园散步,一下子就这么走走停停看看书。每天如此平静的生活,让我的身心都似乎得到了治愈,倒是同时,那也是我看了最多书,写了最多读书笔记和书评的一段时间,虽然我并不在乎写不写这些,做这些完全是因为自己有感而发。



现代资本社会的逻辑,永远追求更多,更好,更强。每个人都像被皮鞭追赶着一样拼命奔跑,个人的身份价值似乎全建立在你做了什么上。国内的不少消费主义打着女权旗号更是鼓吹,作为女人,你可以拥有一切!女人,不需要选择家庭和事业,因为女人即可以同时生好几个孩子,同时还是公司老板,坐拥多少多少的资产,等等等等,最好还每年跑个马拉松,不时和老公秀个恩爱,再去读个什么MBA,各种肉毒杆菌也没落下。我每次看到这些时间管理大师们的故事,我只觉得累。


我想要的从来就不是拥有一切。事实上,我一直以来都清楚,大多数在别人眼里生死攸关的东西,对我而言一文不值。在上一家公司的时候,有位同事跟我关系不错,她说你怎么感觉总是很佛系啊,公司里的人为了各自鸡毛蒜皮天天争来抢去,你完全置身事外。我说,因为我不感兴趣啊,就是这么简单。虽然我也喜欢钱,幻想发财,但是一想到要花时间精力搞来搞去,我就觉得还不如躺在床上啥都不干,就发发呆也很好。


3. 人不能选择自己的孩子。


如果我的孩子有自闭症怎么办?如果我的孩子是跨性别怎么办?如果我的孩子出了车祸,成了高位截瘫怎么办?我从小听着所谓的“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长大,对所谓父母的期望什么的,嗤之以鼻,所以,就算我有孩子,我一定是放任自流,尊重ta的爱好和选择的。但是这样就够了吗?也许我可以做到,但是这个社会做到对少数群体的关照了吗?我可以接受孩子有天生残疾,有自闭症,是跨性别,车祸高位截瘫等等任何乱七八糟,但是我终究不能代替去承受生命中的那些不能承受之重?如果ta到时候被霸凌选择了自杀,我会自责内疚,背负一辈子的重担,也许我和发财的关系都要破裂了。那些失去孩子的夫妇们,很多最后都分开了,例如电影,海边的曼彻斯特。



4. 我承受不起这种脆弱。


2016年,我和N约好在香港见面。几天里我们一边散步一边聊天,我和他说,其实我现在可以理解我那些有孩子的朋友们了。并不是说我也会去做同样的决定,但是我可以理解别人的选择和决定,并且尊重他们。我继续说,要孩子就像把心掏出来放到这个世界,任它随便走,我是承受不起这种脆弱的。我以为那是我第一次和他说到这个话题,后来我们不再联系后,我把我们那些年写过的邮件都翻出来读了一遍,发现我2012年左右的时候,在一封邮件里就跟他开玩笑道:也许下次我们再见面,你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了,而我是肯定没有孩子的,因为我不要孩子。



我清醒的意识到我不要孩子这个想法,比我自己想到的还要早。和第一任男友在一起的时候,他幻想我们以后的生活,我给他泼冷水说,有了孩子还怎么出国旅行啊,他说,可以让孩子托管在别人家,然后我们俩有我们俩的时间啊。我撇撇嘴,不置可否。第二任男友,是各种意义上的模范好男友,会下厨,做得一手好菜,对我说,如果有孩子,所有跟孩子相关的家务他全包了,我不需要任何操心的。我犹豫了之后还是选择了分手,因为我们想要的是不一样的生活。



我真正对要不要孩子感到焦虑的一段时间大约是2015或2016年的大约某个星期。那段时间,我正在读一些没有要孩子的女性写的回忆文章。作者写道,她结婚的对象是个单身父亲,和他结婚后某一天,她听到老公和自己孩子打电话结束时,双方说我爱你,xx,而孩子也回答:我也爱你,爸爸。那一刻,她真正意识到,这辈子都不会有人对她说:我爱你,妈妈。

这个细节一下子击中了我,我意识到,是的,我当然知道养育孩子多么艰辛等等,但是同时,很多父母们也会收获到来自孩子们的爱。


廖一梅说,爱是自己的东西,没有什么人真正值得倾其所有去爱。但有了爱,可以帮助你战胜生命中的种种虚妄,以最长的触角伸向世界,伸向你自己不曾发现的内部,开启所有平时麻木的感官,超越积年累月的倦怠,剥掉一层层世俗的老茧,把自己最柔软的部分暴露在外。因为太柔软了,痛楚必然会随之而来,但没有了与世界,与人最直接的感受,我们活着是为了什么呢?

所以那时我突然理解到为什么对许多人来说,有孩子是个完全改变生命的事件,其实这是因为爱。我大约焦虑了一个星期后,就释然了。是的,我也许会错过这份爱,但是我也会收获许多其他的东西,比如自由,比如我珍爱的独处时光。


5. 我喜欢和发财一起虚度时光。


在深圳的某次聚会上,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聊到了要不要孩子的问题,一个美国女人很粗鲁的对我说,等到遇到对的那个人,你就会改变想法了。我心里翻白眼都翻到天上去了,似乎(当时的)我作为单身女性讲出不要孩子这种话,纯粹是因为自己没有对象。

首先,我不觉得有什么“对的人”,其次,我找男友当然是要找符合我心意的人,如果连想要的生活是什么样都不一致,我还不如单身自在呢。


和发财在一起一年多,我们每天依然有聊不完的话。有时我们一起讨论哲学和人生,有时我们一起追剧看电影,有时我们一起出门散步遛弯,有时我们就只是依偎在一起,各自看各自的书。我问发财,伴侣和朋友有什么区别?发财说,伴侣就是那个你想和ta一直待在一起的人,虽然你很爱自己待着,或者和朋友在一起。我们不希望变成为了共同的目的(把孩子抚养长大)而并肩战斗的战友和同事,我们也不觉得情侣时间长了就是亲情,多年情侣成兄弟。



很长时间我都犹豫自己是否真的想要一段感情,因为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开放并成长的系统,要找到另一个开放成长的系统并且和我兼容,已经很不容易,我们在一起需要平衡双方的需求和愿望,幸好我们一直做得还不错。只是我们永远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做所有我们想做的事,这一点不时让我感到沮丧。但是发财会安慰我说,哎呀,毕竟我们只有24小时啊,而且有23小时,我们俩都喜欢无所事事。



所以,那么就先这样吧。十年后,再回过头看看今天写下的这些东西,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呢?期望到时候我可以乘风破浪,也可以虚度时光。


PS:


我在法国,所以整体的育儿氛围没有那么焦虑,很多家长很享受带孩子的过程。这边一周35小时工作制,几乎没有什么加班,医疗免费,教育也免费,所以养孩子自己不用多花什么钱(除非你要每年带孩子出国旅行啥的),而且养孩子的费用还可以抵扣税,所以养孩子要花的更多的是时间,而不是钱。发财是和我志同道合的人,非常支持女权主义,所以就算我们有孩子,我知道他一定可以当很好的父亲。但是,人一辈子短短的几十年,能有多少时间属于我们自己呢?归根结底,这也许是我和发财不想要孩子的原因吧,我们俩在一起已经非常快乐了(是的,很多有孩子的父母们说我想象不到他们带孩子的快乐,那么我想说,你也想象不到我独处或者和发财在一起的快乐)。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各自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好,对别人的生活说三道四指指点点,是没素质的表现。


2021.3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