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死的魚

真的還活著嗎

稱之為夢都是一種奢望

自以為從所謂「失戀」之中痊癒,後來發覺時間什麼都沒帶走,反而帶來了對失戀的麻痺。可能還有不時的排斥反應。

人濫情又矯情,情緒的流動使人猝不及防,一天一點的侵蝕我的價值。

升值又掉價,加減乘除。


「價值是你自己定義的啊!」好多人這麼說著,

是呀,但在如此庸碌的社會上,我的價值有意義嗎?

起初我甚至覺得這點小事無傷大雅,說著便丟了好幾個夜,我真以為沒事。

兩個月後將自己徹底丟進名為悲傷的魚池中,任由那些曾經的情愫蠶食鯨吞。


無力反抗且無地自容。


好在我的淚腺恰好不怎麼發達,是少數我面對這件事值得驕傲的地方,

不像小女孩的棒棒糖掉到地板上一樣哭哭啼啼,

從另一個角度而言,這個小女孩可能從未真正得到棒棒糖吧。


第二年了,悲傷來來去去,卻難以習慣。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