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酒佐派ZYS

演化唯物主義的生活速寫:政治、酒、電影與雜感

老派之必要

發布於

日前跟一位中國友人討論最近的日劇《Grand Maison 東京》(木村拓哉與鈴木京香主演),我們都覺得這種編劇手法老套到不行,簡直桃太郎收服夥伴或洛克人打怪獲得技能,太扯太教條。可是一路看下來,還是因為熱血滿滿而止不住眼淚。哭完之後就懵在那裡,一方面為自己竟被這種低俗手法撩到而備感羞愧,另一方面又不解何以自己會因此凡心大動。

歸咎起來,就是兩個字:年紀。

年紀到了,有很多老哽會越來越覺得有其必要。我想到去年看法國真人版《城市獵人》電影時,也是整個失心瘋。後來獲得網友致贈的連結,我重覆看了不知幾次的片尾段落,只為了重溫阿香追打犽羽獠時 TM Network (小室哲哉早期出道團體)的經典歌曲《Get Wild》前奏入場的懷舊感,每集動畫最後必然以這種方式收尾。

猶記村上春樹在《挪威的森林》中有段話,大意是:「紳士之所以為紳士,就是不做他想做的,而做他應該做的。」好比在酒吧,男人就該幫女人拉椅子和結帳,最後送她回家,不管你跟這女人熟不熟、人家是否需要你請客或你們兩人的住處近遠。簡言之,在特定時刻,根據某種「情節安排」或傳統規範,你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少廢話。這些慣例是久經歷史錘鍊,不待屁孩和批評家們置喙的。它既有某種社會功能,也帶出套路和經典之美,無論你是否厭膩。

唉,年紀到了,越來越相信並折服於此。回到讀書寫字,幾千幾百年流傳下來的哲人經典不也是如此這般嗎?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