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隅

理论和实践中的壁障必须被打破, 思维和社会的夹角应当被敞开, 久居黑暗的角落需要被烛照—— 在行动中扬弃异化, 这就是无隅的意义!

直播女医护剃头:女性身体,宣传话语与官员素质

發布於

这两天关于抗疫的最爆炸新闻无疑是甘肃支援湖北队伍中的直播女医护剃头了。请各位原谅我使用这么戏谑的标题,因为我看到这则新闻时,除了看到一般挪用女性身体做宣传的新闻时的那种批判情绪与愤愤不平,更有一种啼笑皆非的荒诞感。我很难把这两种情绪掺杂起来,所以只得用了一个看似搞笑,云淡风轻,但让人一眼看过去就产生不适感的标题。

直播剃头你说骚不骚?


不仅剃头,还要给人家自己看一眼。另外剃这么光,真太费事了。


人哭成这样了还要直播?

在我看来,甘肃兰州这次的直播女医护剃头事件,固然反映了常见宣传话语中忽视女性工作常态,挪用女性身体的一贯特色,更代表着某地某些部门奇特的脑回路和对个人尊严的漠视。


一、性别化宣传:对女性的极端物化

日常宣传话语中对女性工作常态的忽视和对女性身体的挪用一直是性别研究中的常见课题。拽这么多名词可能会让人摸不着头脑,但这并不意味着一般网民无法理解这种话语中的问题。在这次疫情的宣传中,很多朋友都有所体会,为什么涉及女性医护人员的宣传总是看起来那么惨?要么就是流产十天重回抗疫一线,要么就是卫生巾、安全裤完全不够用,要么就是含泪剪发,现在居然到了要直播剃头的地步,似乎女医护人员不缺胳膊断腿就不值得被赞扬。一般网民或许没有特别强的性别意识,但看到这些“惨象”及其代表的“牺牲”时的不适感,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普通网民的不适与义愤填膺

简单来说,这样性别化的宣传有以下特点:

首先,忽视女性的工作常态及工作贡献。与全网纷飞的“女性牺牲”宣传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百分之五十的医生与百分之九十的护士为女性”的事实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有人说,其实我们都知道这一点,毕竟平时去医院遇到的护士大都是女性,这还需要宣传吗?然而正是对于这种显而易见的事实的忽略才说明问题。

女性在抗疫之中的责任和贡献本来就非常重大,她们组成了医护团队中的中坚力量。为什么不能多宣传一下她们在抗疫本身过程中坚守岗位艰苦奋斗的表现,以及她们在疫情医疗攻关之下的技术贡献?恰恰相反,在宣传话语之中,这些常态化的工作与贡献完全不见踪影,似乎只有以往与“母职”以及女性刻板形象相关的“牺牲”与“贡献”才值得大书特书:女性医护人员只有流产,只有顾不上用卫生巾安心裤,只有抛下刚刚出生的孩子奔赴抗疫前线,只有剪掉头发抛下爱美之心,才配得上某些媒体的头条。

“流产十天”新闻

第二,挪用女性身体的同时忽视女性身体状态的常态。与第一条一脉相承,只宣传与女性“母职”与刻板形象相关的内容,在更深层次上相当于将女性个体矮化为一个个独立存在的身体器官,而这更意味着暗示女性只有这些身体器官是“有用”和“有意义”的。在流产、安心裤的新闻里,这个器官是子宫;在抛下刚刚出生的孩子的新闻里,这个器官是乳房;而在剪头剃头的新闻里,这个器官是头发——只有这些器官发挥了作用或没有发挥作用,女性的事迹才值得报道。然而相比之下,媒体对于这些器官,乃至女性身体状态常态的了解与着墨却鲜有出现:某些媒体、自媒体还在强调,口罩相比于安心裤和卫生巾才是更重要的物资,殊不知女性日常生活中若没有卫生巾等物品,就会根本无法进行常态化工作;孕产妇本来就身体虚弱,不应承受高强度工作,这样的尝试却有意无意被忽略,只剩下一片赞扬声。

关于安心裤的争论

在挪用女性身体的同时忽视女性身体状态的常态,前者强调“使用价值”,后者剥离“存在本身的意义”,可谓彻头彻尾的物化:除了被我挪用之外,你没有任何价值和意义,你的一切我都不关心。这不仅不应该是对待女性的态度,更不应该是对待人的态度。


二、某地某些部门的奇特脑回路:对个人尊严的漠视

性别化宣传仅仅是以上类似问题的其中一个角度,而且是一个较为“幽微”的角度——大部分普通网民在面对诸如“母亲抛下刚出生孩子”之类的新闻时,并不会轻易进行以上这些与性别理论和平权相关的思考,也不会有太多负面的感觉。但为什么直播医护人员剃头事件却引发了大规模的舆论反弹?因为它所代表的问题已经远远不止性别化宣传了,它代表的是某地某些部门的奇特脑回路,及其对个人尊严的漠视。

让我们细细品来。女医护剪发乃至剃光头的事情在本次抗疫的行动中,当不算罕见。一般情况下我们可以理解,将头发剪短有利于穿戴和保养防护服,在紧急情况下乃是应有之义,它在很多情况下是医护人员实际层面好道德层面的要求,也可能是医护人员自己的选择。君不见网上的“卤蛋之美”行动也在如火如荼进行。这样的行动之所以令人多了尊敬、感动,少了不适,正是因为这些医护人员自愿进行这样的行动,并自发将自己的照片上传到社交网络。

注意,这图里男性也剃了光头哦~

即使是诸如“流产十天重回战场”和“抛下刚出生的孩子加入一线”这样的新闻,至少我们无从知道主人公是自愿回来还是被紧急征调,我们还是可以以善意来揣测实际情况。女权主义者当然还会就性别化宣传一事进行抨击,但我们不得不承认,至少这样的“牺牲”——就算它突出的“母职”和女性刻板形象——是真实的,也是值得尊敬的。

然而兰州相关宣传部门做了什么?他们把一群女性医护人员拉到镜头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仔仔细细地把长发剃成光头,在对方留下泪水,伤心到不忍看自己的长发的情况下,搞出一个一分钟的特写视频,然后公之于众。著名媒体人胡锡进先生还在绞尽脑汁地进行善意解读,说“甘肃医疗队有作出独立判断的权利”。然而不管是剃过光头还是没剃过光头的人都知道,剃光头要比简单剪短难上十倍;不管是钟南山院士还是金银潭医院的张院长或是任何一个病人,都没有“为了安全”把自己剃成光头;不管是女权卫士还是反女权小将,都知道人在伤心时有免于被“游街示众”的尊严与权利。

所以答案很明显了,直播女医护剃头这么骚的操作,显然只是出于某地某些部门作秀的需要。只是他们不知道,作秀也要讲技巧,脑回路不能太过清奇,不能漠视个人尊严,更不能引起舆论反弹,不能做“叛徒”。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江山娇,你来月经么,要被"自愿"剃光头么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