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蘊之

【我話我鄉】村子裡的小旅行:龍形洗衣場

發布於
龍形,又稱蛇仔形,屬頂莊。十七世紀時為凱達格蘭族人的居住區,受西班牙、荷蘭控制。十八世紀起,福建移墾者漸增,在下莊一帶建立八里坌,與新莊街、艋舺渡頭及芝蘭街為台灣北部最早的中國移民聚落。即使八里坌歷史悠久,因地緣關係,龍形與八里坌關係淡薄,而與Kantou(關渡)關係密切,日治時期「關渡媽至龍形避禍」的習俗,流傳至今。

這兩週開始了早上五點去晨運的生活。路線大致就是從頂寮到淡水河,有時沿著河走向獅子頭,有時走向龍形碼頭,再從龍形走以前的田埂道回頂寮。

以前讀書時曾在龍形住過幾年,但那時是二十歲的青春少年,怎麼可能早上起床去晨運呢?所以,我對龍形的理解,只有「哪家店有賣什麼」,購買生活之所需,如此而已。

今天沿著窄巷,走進龍形靠山的老聚落。龍形過去有不少紅磚大厝,目前還留著一棟,合院的「埕」在日治時期加建了木屋,左右護龍過去應該是好幾層,而今只剩小半截。大概是分家的緣故,原本合院的地基上,矗立著一座座兩層樓的RC小屋,排列得並不整齊。

這一帶的聚落都這樣,房子各有坐向,一部分增建,一部分拆了,一部分又增建,原本應該是屋瓦的,都包著鐵皮或帆布。

從紅磚大厝後方再往山裡走,很快就遠離了人煙。

在聚落的邊線上、竹林與菜園之間,傳來啪啪啪捶打衣服的聲音。

我繼續向前走,一位阿嬤坐在鐵棚下,板凳下燒著一鐵罐蚊香,正在洗衣服。

是洗衣場呢!我忍不住多看了兩眼,那幾枚充作洗衣板的石塊,搞不好都上百年了。

查不到龍形洗衣場的資料,我看了一眼八里的人口數,這幾年快速增長,來到39,919人。

快四萬人了。雖然這裡是Uber Eat和Foodpanda都到不了的地方,我還是不太希望人口繼續增加。就讓它繼續是偏鄉吧,起碼,還可以保有一座洗衣場。

------

僅以此文追念 @風翔萬里

去年三月曾寫過一篇文章〈認識吾土〉,響應 #大家來做金句帖 的活動。@風翔萬里 在拙作留言提議「不如開個活動,請大家來介紹自己居住或出身的地方吧!」接著有了「#我話我鄉」這個徵文活動。

我一直想著要寫什麼,卻又想不出能寫什麼,畢竟,我只是住在這裡的一隻漂鳥,沒什麼資格說這裡是「我鄉」。

今天看到值得記下的人事景物,以此追憶與 @風翔萬里 的一段緣,也了一樁心願。

祝福,天寬地闊任翱翔。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信風吹拂冷角落

張蘊之

此圍爐停更,謝謝各位過去的支持,懇請退訂。 李怡:「但回顧我一生的追求,卻是不斷的感受理想破滅、價值敗壞的悲哀。」 我也是。

658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我話我鄉」徵文活動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