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燕北
王燕北

从道人生都是梦,梦中欢笑亦胜愁。初来乍到,想找一个可以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写字的地方,请大家多多关照。 ​​​​

小説連載 | 蘭臺笑 第十六章(下)

矮油,這不是我安排的,是他們自己決定提前的……

唐七又站片刻,見那月色越發的明亮,仿佛在地上撒了一層糖霜。秋蟲唧唧而鳴,四下裏並無人聲。忽然飄過來一片烏雲遮住月亮,等月色再亮起來的時候,身前已多了一個人,正是那師傅。

唐七微微笑道:”尊駕此來,是想見見在下到底哪招使不出來嗎?只是,不知這是尊駕自己的意思,還是端王殿下的意思?”

卻聽那師傅嘆道:”你猜到了?”

唐七道:”端王殿下賢名天下皆知,草民自然也聽說過。”

那師傅道:”他頗有延攬之心,你意如何?”

唐七道:”在下一介布衣,所會者無非是好勇鬥狠的雕蟲小技。端王殿下座前高手如雲,哪裏會缺唐某這幾件上不得臺面的暗器?”

那師傅嘆一口氣,又道:”你這琴音過悲了。小小年紀還應放寬心胸,方得天年。”

唐七道:”原來閣下竟是方家。那想必也看出來在下適才犯上作亂,已傷了殿下。此事乃我一人所為,並無他人主使。”

那師傅默然半晌,忽的笑了:”這卻是不妨,原是他該受的。那小子真是……竟然對面不相識。只怕他日後懊悔無極。”

唐七面不改色:”尊駕若無他事,唐某告辭。”

那師傅森然道:”且慢。我只問你一句話。你這一生當真是要終於草莽?你爹爹的遺誌,你母親的期許,你那幾位師傅的拼死護救之恩,你都忘了不成?”

此言一出,如驚雷炸響。

唐七仿佛被人一拳打中,突然彎下腰咳嗽起來,咳了兩聲觸動肋上傷處,只覺得胸口像被人狠狠剜了一刀一樣,氣都喘不過來。那師傅見狀上前來要扶,她急退兩步,只覺得喉頭一甜,一口血再也忍不住,直噴到面幛之上。

她再退兩步,一手止住那師傅,一手拉下了面幛,慢慢直起腰來。只見一張蒼白到近乎透明的面孔,眉眼裏是無盡的黑,只有嘴邊一線鮮紅,在月色下觸目驚心。那師傅見她眼中似有無窮恨意,待要上前,最終還是退了一步。卻見唐七忽然閉眼,再睜眼時眸中已是一片風清月白。

她微笑道:”天子殺我父,天下人殺我母。我此生若不終於草莽,必反上金殿,屠盡蒼生,為父母報仇。此事可是閣下所願?”

那師傅一呆,就見唐七倏忽間迫上前來,一雙眼睛緊緊盯住那師傅雙眼,續道:”閣下若是擔心,不如今夜就把我殺了。一了百了,豈不是幹凈利索,永絕後患?”

那師傅突然伸手覆上她的臉。

那是一雙冰涼的手。

持劍時穩如磐石的手此時微微的抖著,一寸一寸的慢慢自額頭而面頰,自面頰而嘴唇,一寸一寸地摸過去。仿佛要細細地摸遍每一點皮膚,要摸遍十年間荒擲錯過的每一分一秒。

仿佛過了一萬年那樣長,那師傅顫抖道:”莫要告訴……”

唐七道:”好。”

那師傅道:”北虜厲兵秣馬十年,兵事必然再起,天下又當大亂。你……還是遠遁江湖,好好保重。”

唐七道:”好。” 停一停又問:”他父子二人可知……?”

那師傅搖頭道:”不知。”

唐七道:”那你呢……?你同我一起遠遁江湖可好?”

那師傅搖搖頭,嘆氣道:”我早已不復當年啦。一身傷病,全靠大內秘藥鎮壓。養了十年,才算第一次可以出來走走,不過是再三五日也就得回去了。”

夜風吹來,吹起二人的袍袖衣襟。一樣的瘦削身姿,一樣的筆挺背脊,一樣的,茫然無措。

隔岸燈火尚明,隱約還有歌聲,細聽隱隱是王仲初的詩。

中庭地白樹棲鴉,冷露無聲濕桂花。今夜月明人盡望,不知秋思落誰家。

恰好一群棲鴉飛起。唐七擡頭看時,一點雨落在她的臉上。那雨簌簌而下,順著臉頰直流入鬢邊,不一時已經打濕了她的鬢發。那師傅道:”下雨了,你傷未愈,早點回去吧。這次見到你,我實已歡喜至極。”

唐七道:”日後,我若是……”

那師傅道:”我在金陵等你。” 說著自懷中掏出幾頁素絹,細細塞入唐七懷中。又幫她理好衣領,裹得嚴嚴密密,生怕風雨摧殘。

唐七顫聲道:”母親只管放心,女兒萬事安好。” 停一停又道:”原來,不用屠盡蒼生。”話音未落,雨水夾著淚水,已經滑落面頰。她突然跪下去,摟住那人的腿大哭起來。哭得抽抽噎噎,仿佛要把十年的辛苦和思念一起哭出來。那人伸手出去,似乎要摸她的頭發,卻終於只是一聲嘆息。

”離兒啊……”那曾經的天下第一高手輕輕嘆道:”我又何嘗舍得。”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小説連載 | 蘭臺笑 第十六章(上)

小説連載 | 蘭臺笑 第十五章(下)

小説連載 | 蘭臺笑 第十五章(上)

Loading...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