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68 篇作品累積創作 112070 
輝廷曼

【行者】1:06 大夫

天色已黑,小鎮上各家各戶都在準備入寐,輝廷曼則在此時抵家。她從小就不算是個聰明人,性格也老實,沒怎麼見過世面,人生閱歷亦不夠。母親一直提醒著她,世道紛紜萬變,看上去的繁華不過是要掩飾底下的齷齪;像她們這樣沒家勢的,又是...

輝廷曼

【行者】1:05 恩人

眼前的這個女人雖然替自己解圍,逃離了那兩個混混的魔掌;但她看上去不比那兩個混混正氣多少,身上的疤痕甚至比他們都要多,比他們多了好幾分深不可測。她更像歹人,要對自己做出任何歹事的話,她更是沒有希望逃開的。

輝廷曼

【行者】1:04 女孩

夜深,往沙坡里的公路上很空蕩,只有一輛殘破的小貨車在緩慢行駛。駕車的女人頭上長長的髮隨意束起在腦後,露出兩龍鏟青了的耳鬢。抽了一口煙,夾著香煙的手伸出車窗,輕彈,煙灰灑落,煙蒂在漆黑的夜空下閃著一點紅光。

輝廷曼

【行者】1:03 買兇

昂山,戰時重要軍事地域的地標。戰後,國君攀之,勾著將軍的肩膀,舉劍宣佈,眼下所見的土地便是昂山郡,郡王正是這位。姿行承繼了父親的這一大片封地,卻獨愛當中一處,親王府內的圖書室。已故昂山郡王驍勇擅戰,戰績彪炳,是國君麾下舉足輕重的悍將。

輝廷曼

【行者】1:02 葬禮

閉門與比爾的遺屬談話了好些時辰後,勒飛便即日於府內為亡者舉行葬禮。以殉職之態下葬,長眠王府內的墓園,伴著已故朽王瑜譽,大雪山和冰棘之森作伴。接壤巴逐的是格蘭堡的陵森郡,朽王的封地。

輝廷曼

【行者】1:01 空殼

突然的天降冰雹,將士們都狼狽躲著。十分鐘後,天空再度放晴,巴逐軍營外躺著一具屍體。巴逐,希述北部的郡,長年飛雪。曾經是希述與格蘭堡交戰最為激烈的地域之一。其時,這裡土地貧瘠但未至於荒蕪,氣候雖冷亦不至於住不下人。

輝廷曼

又換版面了嗎?

這個新的主頁面好像不那麼吸引啊。雖然說看起來其實比較容易,簡潔了些,內容比較清晰,而不是被大大的配圖搶了視線;但,配圖確實有吸引力吧。

輝廷曼

無題

枕邊人問我在幹什麼,我說我在寫小說。又問,什麼時候寫到我們能不用工作,我說大概此生也不能。那就是浪費時間了啊!那是興趣。那就是浪費時間的興趣啊。然後,我答不上話,也敲不出半隻字。朋友曾答應我,把小說看一下,給點意見。過了幾個月,沒看,因為忙著風花雪月;疫情來了,更要忘著謀生,也就不了了之。

輝廷曼

爽文

今早的夢裡,一個錢幣在地上左右前後來來往往瘋狂地滾著。滾著滾著,變成了一隻蟑螂,而且是一隻像是很想要接近我,但又懂得顧著我感受的蟑螂,我踏前牠就往後,我往後牠就上前,跳著隔空的探戈一般。後來,那隻蟑螂幻化成人,以一個漂亮女孩的模樣站在我面前。

輝廷曼

花舞:13

她不是沒來過楚湮的家,還酒醉留宿過;可是,甫踏進來,花無寒還是感到有點陌生,發現自己對這個地方並不熟悉。等著外賣的時候,楚湮上了洗手間,百無聊賴的花無寒便在她的家裡參觀;說穿了就是看看房間裡是怎麼回事。想來,在楚湮的家留下了那麼多腳毛,她竟然沒看過兩個房間裡的模樣。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