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燕北

从道人生都是梦,梦中欢笑亦胜愁。初来乍到,想找一个可以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写字的地方,请大家多多关照。 ​​​​

小説連載 | 蘭臺笑 第二十章(下)

發布於
阿羿,你以爲就你一個是射手座不成?我們白羊座也不是好惹的

那一刻長風驟起,猛地吹起少年人的袍袖。他雙眼亮如利刃,鬢邊發絲飛揚,殺氣淋漓地說道:”天涯海角,須逃不過唐某的飛刀。”

唐七一字一頓地說:”顧帥忠義,豈容爾玷汙。”

陳鳳眠顫聲道:”你是何人?”

唐七恍若不聞,轉頭笑道:”顏大哥,戲看完啦。我要去喝酒去啦,你去不去?” 卻見旁邊不遠的長草裏站起一個大漢,正是顏峻。他被唐七一語叫破卻也不惱,哈哈笑道:“被你看到啦。” 兩步就跨過來,站在唐七身旁,轉頭對陳鳳眠說道:“先兄顏岫亦是顧帥帳下,你可相熟?”

他等了等,不見陳鳳眠答話,索性繼續說了下去:“先兄今日若在,所說的話必定和唐兄弟所言一模一樣。你要是敢打著顧帥的旗號造反,不用唐兄弟的飛刀出手,老叫花先就容不得你。”

唐七笑道:“走了走了,喝酒去。遲了被阿姐抓住就跑不掉啦。”

卻聽唐伊人遙遙笑道:“小兔崽子哪裏跑,看暗器。” 話音方落,只聽一陣嗚嗚破風之聲,竟是黑壓壓一片暗器飛來。顏峻心這唐門還真是兇險,同門師姐弟也要下如此狠手。難怪唐七一副瘦骨嶙峋的樣子,想是在門內飽受諸女子欺淩,不若找機會讓他入了丐幫也就罷了。他上前一步擋在唐七身前,正要替他撥打暗器,唐七卻飛身而起,兩只手在空中一陣亂抓,已將那些暗器盡都收入袖內。他嘿嘿一笑道:“多謝阿姐。” 轉身拉著顏峻就跑了。

原來是唐伊人怕她暗器不夠,又送了些來。

一輪明月已經升上中天,遠看看去,襄陽城內一片煌煌燈火。襄江緩緩繞城流淌,月光下就如一條白練也似。從此處直到海天盡頭,此時此刻人間萬戶仰頭看。天無私覆,這月色也從不曾私照一人。

顏峻奔了一陣,到底擔心唐七,過不多時拉著他緩步而行,邊行邊問:”唐兄弟,我看你似乎大傷未愈,是後來又受傷了嗎?” 唐七便將保護李崇二人受傷之事略說了說,聽說唐七和那日追殺自己的人比武,顏峻也吃了一驚。連忙問那人的武功招式,唐七笑道:”文戰罷了,並看不清楚。” 又將那夜發現李崇乃是端王之事也說了,只是略去了自己扮作女裝一節。

顏峻笑罵道:”果然不是好鳥。” 想想道:”這位端王殿下居然親自一路從益州跑到襄陽,也是個狠角色。” 唐七笑道:”他必是跟著那個西貝貨一路過來的。就是想通此節,我才略略猜出了陳鳳眠的打算,只是還是晚了一步。不過話說回來,要不是遇見了白澤相救,只怕我這次壓根趕不及到襄陽來。” 顏峻卻道:“這小子妖裏妖氣,我瞧著可不順眼。明明是個七尺漢子,總覺得像個娘們兒。你小心一些……你是英雄好漢,莫要流連女色。”

唐七心驚得眼珠子都要掉了出來:”顏大哥,白澤比小弟那是足足要高了一頭。世上哪有此等女子?” 說得顏峻也笑了:”也是。”

顏峻又道:“好兄弟,你這不過個把月,已經連著傷了兩三次。這次萬萬要養好了,不然恐傷身子,日後吃苦。” 唐七見他說的誠懇,心裏也頗為感動,當下拍胸脯保證定會好好養傷。

兩人邊走邊說,不一時已來到城門邊。黑暗之中忽然一片瑩瑩之光,緩緩地流淌過來。細看,是無數盞蓮燈從城內順水而出,搖曳而來。每一點燭光雖不甚明亮,但連成一片,卻如同璀璨的星河落入人間,壯美之極。

楚地風俗,八月十五燃蓮花燈,為遠方不能團圓的親人祈福。

唐七和顏峻一時都停了腳,看著那一大片蓮花燈緩緩地流淌過去。那一刻,恍恍惚惚之中,或許每個人都想起了誰。

等那一陣恍惚過了,卻見城樓上斜倚了一個人,正側身拉開一柄長弓。夜風下他的白袍翻飛,不必細看就知道桃花眼裏盡是笑意。他見唐七擡頭看他,一松手利箭如流星一樣直飛了下來。唐七側身接住,只見那箭頭已經拗去,掛了一盞小小的蓮花燈。

顏峻呸了一聲:”如此騷包,必不是好人”。

唐七悠然道:”他上次請小弟喝了足足一壇醉沾巾。”

顏峻道:”雖然不是好人,還是可以會一會。”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兰台笑 第一章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