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廢年

廢文青年 。1995年生。 生理男。 喜歡電玩,喜歡詩,喜歡攝影。電影是生活的必需。 其他平台:https://linktr.ee/kalizian

《月影》—— 思念成影,思念著你|廢影評

發布於
《月影》改編自吉本芭娜娜的同名小說。透明而魔幻的敘事,講述遭逢親人驟逝的主角們,嘗試在「月影」與亡者再相見。氛圍與配樂搭配得很好,讓故事很好地從日常過渡到魔幻的「月影」。可惜的是,故事過於碎片化,流於驚奇而薄弱。

《月影》改編自吉本芭娜娜的同名小說。透明而魔幻的敘事,講述遭逢親人驟逝的主角們,嘗試在「月影」與亡者再相見。氛圍與配樂搭配得很好,讓故事很好地從日常過渡到魔幻的「月影」。可惜的是,故事過於碎片化,流於驚奇而薄弱。

這是一個追索「逝去」的故事。五月尋找著弄丟的鈴鐺,因而認識了男友阿等。進而認識了阿等的弟弟阿柊,與阿柊的女友弓子。電影前半是四人的暖心日常,精心製作的家常菜,眼神的交會,隨意的對話。四人之間堪堪初認識,卻好似認識許久。卻因一場意外,導致了四人的分離。後半逝去愛人(親人)的五月與阿柊,跟隨著「月影」現象——在滿月時,與逝去的人再度相遇。

後半出現了引路人這個角色。引路人活像從鬼片跑來,導致原本細膩的氛圍,變得光怪陸離。破壞了前面搭建的美好印象。(不知在原作中的設定如何)

除了引路人的問題外,角色大多流於表面。劇情沒有很好地呈現,每一個角色的心境。尤其阿等,活像是幻想出來的男友。

劇中的四人

在劇情前半,弓子擺動著身體,對五月說體內就像是有河流一般。阿等家的庭院有一口井。聽爺爺說,井的深處與街道外的大河,是連結在一起的。可能每個人的河流,在更深、更深的地方,是相連的。

這個意象來到劇情後半,被賦予了更多的層次。跨越地域、跨越時間也跨越生死。滿月的時刻,之所以能見到亡者,那是因為人與人的連結,是斷不開的。

「月影」現象其實拍攝得很曖昧。「月影」中見到了什麼,導演並無解釋太多。但「月影」之所以為影,或許我們想見的亡者,都是自我的倒影。與死者再會,其實是與自己的再會。

鈴聲是五月與阿等最初也是最後的連繫。鈴聲也好、河流也好。抽象的事物,或許比我們想像的還要更加牢靠。我很喜歡導演運用音樂形塑出的氛圍。運用音樂這樣無形的事物,更加強化了片中那些無形的事物。

整體來說有蠻多提升的空間,不過《月影》確實領我走了一趟魔幻的旅途。


喜歡的話: 不妨追蹤,也可以按讚免費贊助作者喔。

想看到更及時的廢影評嗎? 電子報與其他平台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廢影評|《用甜酒漱口》—— 平淡的美好是可貴的

感想-廚房 吉本芭娜娜

最近看什麼:《總編的復仇》|廢影評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