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小彣

喜歡貓咪漫步般的生活,活在生存下的大野貓

收藏富翁(二)那些年用掉的電話卡

發布於
其實應該還有更多,但以前電話卡是可以回收的,所以大部分都拿去回收了。

我其實沒有刻意要收藏電話卡,只是不小心放放到了一塊,積少成多,倒成了意外的收藏成就。(挑眉~)

含有豐富水果的寶島


七年級生,🤭(我好像透露了什麼⋯)之前的人們,應該都很熟悉,拿著銅板站在高高的凳子,投進綠色的投幣公共電話,這款,我用了兩次,一次是:麻麻~我忘記帶水彩,另一次則是打電話哭著:麻麻我肚子好痛,嗚~。當時她工作忙,託付鄰近學校的大舅媽幫忙接送看醫生,而我向老師報備完,收拾書包,就慢慢地走向大門,聽舅媽說他在門口等了20分鐘左右我才出現,趕緊帶我去看醫生,原來我腸胃炎又脹氣的,難怪從教室走到校門口的路程,走一步~步步痛,在那過程不知道冒了多少冷汗,扯遠了⋯

各個商業廣告


不知道大家以前拿著電話卡都打給誰呢?打給家人?打給情人?打給朋友?還是打給那未見過的筆友?笑~

當時拿到時色彩很鮮豔很美


電話卡,是我就學期間最貴的零食費,它像是我的精神糧食,每天都會跑到學校各個有公共電話的角落,飯堂口、校門口、宿舍門口、各科辦公室門口,通常說情話的人都是不會在宿舍門口😎,我呢~時間較不穩定,能在什麼時候有空間,可以就先排隊打電話(男生們,這景象,你們是不是也有過?^ - ^)

這算是保存最鮮豔的色彩


人多時,總是怕在時間內排不到我,不斷得焦心,只為得跟爸爸說上幾句話,聽著爸爸說:你今天好嗎?有好好吃飯嗎?有時候,心情低落時,也會不小心噴淚,但又不能說太久,大約說個三分鐘,後面的學長姐就不耐煩的,誒~妹妹,可以快點嗎?總讓我哭著笑著說,沒事,爸爸我很好,別擔心,明天再打給你,草草的結束通話。

偶有這種知識型的


在超商、火車站、電信局都有賣電話卡,每次從外面回學校時,都會先去買個一張,購買前,都會稍稍期待一下,這次~會拿到什麼圖案的電話卡?(像是在買彩卷的那期待?)有時是電信局的方案廣告,有時是故宮文物展的其中一物,有時是風景、生物、俚語⋯等,我個人很喜歡拿到創作的畫,因為自己不會畫畫,所以看到會畫畫的人,都會覺得很驚奇很厲害,羨慕用畫筆創造出不同的共鳴。

我也喜歡這種沒有白框型的,很有質感的感覺。


拿到獨特的畫作,總能對著電話卡看上好幾天,排隊時也可以拿著欣賞打發時間,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拿著電話卡幻想打給情人般的發笑,哈哈哈⋯

藝術有時不是自己的天份,當一個欣賞的人也不錯。🥰


沒有手機的那年代,就這樣一張張買,一張張的收入回收盒,到了一定的數量,又拿去回收,直到手機的出現,轉換了人們的習慣,也終止了我的收藏。

認真說起來,爸爸與我的約定造就了我這樣天天打電話的習慣,電話卡不僅僅是花錢的證明,還是前世情人聯繫的紀錄。

你是不是也有過這樣的經歷?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開箱收藏富翁(一)那些年我收到的信~

2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