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glyBull

Crypto Anarchist, Linux/BSD nerd/geek, FOSS advocate Liberalist, Feminist, ex-NGOer

透明度报告 | 我的喝茶經歷 - 2019.10.01

前言:看過@陳純的《以言說對抗恐怖》,深以爲然,遂也經過考慮把自現在起的喝茶(以及其他跟國家權力機構交涉)的經歷公開出來(除去可能會被標識個人信息的部分)。主要目的:1)通過敘述自我遼愈,述說是對抗恐怖的很好方法;2)增加個人透明度,真誠以待過去的同事、同行,不作惡、不做極權的幫兇;3)積累和分享經驗。

2019年10月1日下午,深圳市公安局三個警官通過本地派出所民警(大概7~8個人)先是電話再是上門,在拒絕我要求出示傳喚證後,以所謂「口頭傳喚」的方式,要求我去家轄區派出所配合做筆錄。他們在解釋了是要問關於 #長沙公益仨 的事情後,我才答應同他們前去派出所。

他們之所以選擇在這個時間過來找我,從他們對我有威脅性的言辭:你不配合恐怕今晚就不能去泰國了——便可知曉一些原因。我確實當日深夜準備出發去泰國(遊玩),所以,呵呵。

我已轉行,轉行,轉行。轉行的原因也很簡單,就是自己性格的原因:是個理工科大腦,重度强迫症,還有點「阿斯伯格」,比較較真,需要反复确认,喜歡單調刻板的東西,以後就寫寫代碼、搞信息安全和搞 Linux 機器了此一生。我敬佩我的同事和他們所做的事情,只是我沒怎麼受過相關嚴謹的訓練,做得不夠優秀。我還是做我擅長的事情吧。

但沒有變的是仍然關心社會、弱者、平等和公義。認識我所在的和其他的人類社會仍是我畢生的功課。

就說這些。下面開始講講本次的科技監控相關的經歷:

他们要求我解锁手机,检查通讯录和微信里是否有相關人的电话。我拒绝,他们威胁24小时才放我,但说可以让我自己解锁给他们看即可。我只好解开,在通讯录里搜索相关关键词给他看(未搜索到),他们说出一个电话号码並叫我播出(看是否會顯示什麼),最後也未显示联系人。后来他也没要求我打开微信。

如果使用 Signal or Whatsapp 的話,就容易有坑了。这两个软件,存储聊天对象的时候是直接存为手机的联系人,软件删除后也留在手机通讯录里。建议不把聊天對象存下來,但這樣界面上就只显示手机号了(如果對方没共享自己的名称的话),不太用戶友好。所以一個解決辦法是把自己在軟件裏的名稱/暱稱設置一下並共享給他人(如果你不想匿名的話),別人也同樣共享給你,這樣你不用把對方電話號碼記到通訊錄上便能看到對方的名稱。

其他軟件其實還好,對通訊錄並不是強關聯,軟件內的聊天對象並不一定要跟手機通訊錄相關聯,不關聯即可。

因此如有可能,使用完全跟手机通讯录没啥关联的软件,如 Riot.im, XMPP类的(如 iOS 上的 ChatSecure,安卓上的 Conversations,Windows, macOS 和 Linux 上的 Pidgin)。当然,也可以选择使用别人不知道的不记名的电话号码。

最後檢討一下,當警察來敲門的時候,還是比較慌張。本來正好計劃要當日備份的一個密碼庫結果來不及備份了(雖然自己已每月備份一次),直接從手機把整個密碼管理器刪除。一同刪除的還有:Signal, Riot.im。當然,還有照片(幸好我前一日已經把照片轉移走)。家裏的電腦,爲了抵抗警察抄家,很久都沒有用電腦本身的系統了,用裝在 USB 設備的系統(live OS)。緊急情況就直接關機拔 USB 即可。電腦裏的硬盤要麼就是用 LUKS 全盤加強的,要麼就是用 /dev/zero 把空分區都擦除(覆蓋)一遍了。

祝好運

Posted on October 1, 2019

(本文的最新版本位於:https://mdrights.github.io/os-observe/posts/2019/10/%E9%80%8F%E6%98%8E%E5%BA%A6%E6%8A%A5%E5%91%8A-1.html)

小人物喝茶记

假如国保敲响你的家门

以言说对抗恐怖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