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5 篇作品累積創作 44059 
羊大河

離開香港前的十段音樂 一

山口百惠 - 《さよならの向う側》在理工上學的時候,我住在土瓜灣的高山劇場附近。那時候我總是自稱「土瓜灣星人」,自詡土瓜灣將是我在香港的起點,卻怎麼也讀不好「高山劇場」四個字(可能如果當時我知道高山劇場是那樣的一個搖滾聖地,我應該會更認真地學吧)。

18
羊大河

記事:門

盒子上次聽到這首歌,還是大學剛剛畢業的時候。大四將半,盒子搬出寢室,回老家住了幾天。再回到上海,發現自己已無處可去,只得去尋二狗。機場巴士停在人民廣場時已是凌晨兩點 — — 從高中時第一次來到上海時,以人民廣場為原點,盒子就永遠不會迷路 — — 稀稀拉拉的中雨下著,為了省錢,他一路走到了靜安寺附近。

羊大河

今天應該很高興:死亡是條分界線

某天早上,夫人突然「騰」的一下坐了起來,驚慌失措地喊道: 「科比死了!」 科比死了。她又重複了幾遍,轉頭撲在枕頭上,埋頭痛哭,悶悶的聲音在不斷地大喊「為什麼」。我立刻就醒了。她在中學時就已經迷上科比,那時候我們在學校完全屬於兩個不同的圈子,可連我都聽說過她很喜歡科比。

羊大河

2019年度問卷 | 我愛夫人,夫人愛我

1. 2019年只剩下不到十天,分享一件在年初想不到今年會發生的一件事?這件事對你個人生活帶來什麼樣的改變?嚴格來說這件事發生在去年年底,夫人向我求婚,這件事我真的是完全沒有想到。今年三月我們在香港結婚了。乍一看上去,她是一個落落大方、父母一定會滿意的乖巧可愛型女生。

羊大河

瀨戶內藝術祭:世界之外聯通世界

原文刊於文化者,此處稍有改動。站在女木島最高處瞭望女木島中心居民區,遠處是高松港的高樓大廈(攝影:楊小虎)因為在城市生活得太久,有了慣性,每次坐船回到高松碼頭,都像是「回到人間」一樣鬆一口氣。

羊大河

瀨戶內藝術祭:男木島的「無」與「有」

原文刊於文化者,此處稍有改動。甲午戰爭日本獲勝,海運業蓬勃發展,瀨戶內海海上交通量迅速增長,1895年明治政府出資建設了男木島燈塔 (攝影:楊小虎)在瀨戶內海東部最出名的幾個網紅島中,男木島是面積最小、也最難在非日語的情況下找到住宿的。

羊大河

瀨戶內藝術祭:大竹伸朗的魔幻世界

原文刊於文化者,此處稍有改動。作品把不僅把活化、社群和沈浸體驗做到了極致,還充滿了直島的街坊感 (圖片由瀨戶內藝術祭官網提供,credit to Osamu Watanabe)在今年八月第一次前往瀨戶內海之前,我在網上搜了一番攻略。

羊大河

今天應該很高興:世界之巔

週六早上起來的時候我就有了預感:今天會過得很快。其實我起得一點也不晚,我們星期五就安排好了這兩天的活動 — — 不僅緊湊有序,也為可能臨時起意想做的事情留下了靈活的空間。打掃、電影、聚會、發呆、吃飯、運動全都安排得井井有條。一個原本可以睡懶覺的早晨,我卻精神穩定地早早起床,我自己都感受到一股忘我的禪意。

羊大河

今天應該很高興:帕米那公主

週日的晚上我和夫人都吃得特別飽,因為去了附近的一家「乾隆古法秘制雞煲」。從堅彌地城海旁那邊的出口下去,沿著海邊一直走十分鐘、走到堅尼地城的西邊就可以見到這家非常街坊的館子。剛開始我們還覺得路途太遠,但隨後吃飽喝足往家走,反而覺得這是極其合適的一段散步的路。

羊大河

今天應該很高興:四百米有多遠

大學時我常去宿舍外面的操場跑步。我們的校區座落在歷史悠久的海港附近,到了晚上,有時滿天的烏雲會被海風吹走,有時月亮也會瘖啞無光,有時沒有光污染的夜空佈滿稀疏的星星,有時連銀河的輪廓都依稀可見。我在操場上跑步,聽的每一首歌都是根據當時的環境精心考量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