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人_WANDERER

在路上。

「情感。」

日期:2021.11.25

地點:高雄市

.

「我之後不會住在這裡,這裡之後會交給L幫忙管理,只是在走之前,希望你能跟大家保持好的連結。」

.

「沒有不願意不跟大家連結,但沒什麼特別的理由,也沒有什麼動力主動跟大家連結,畢竟當時能走在一起也是因為要一起做事啊。」

.

前幾天H找我聊自己的近況,也希望我能主動跟大家維持關係。但自從拆夥以後,內心其實就已經不想再跟大家有不必要的連結。

.

不太確定是不是因為沒有要一起做事,所以才失去連結,但共同目標似乎真的能夠連結彼此。大概就像以前在班上,一起討厭一個老師或一個同學,在部隊一起想辦法應付長官,應付各種奇怪的任務的日子,總是讓彼此有感情特別好的感覺,或許這就是所謂的革命情感。

.

只是當每個時期轉換後,不再有老師或同學需要討厭,不再有長官要應付,原本以為緊密的關係好像也就跟著被留在回憶裡,不再繼續跟著自己,才發現原來革命情感是有保存期限的。.

「你不想結婚、不想生小孩、你在做的事情我好像也幫不上什麼忙,我們這樣沒有什麼共同目標的關係,有辦法維持嗎?」

.

想起C前陣子這麼說

.

「其實我也不曉得,我只是覺好像也沒有一定要有什麼目標, 就覺得生活在一起的日子很開心,也很舒服。所以想要相處在一起這樣而已。」

.

或許某種程度抗拒的是設定一些絕對的目標,不想被這些所謂的「目標」綁架。不想相處在一起只是因為要做某件事,不想自己必須得一直做某件事,心裡害怕沒辦法一輩子做,也害怕自己沒辦法做其他的。

.

但其實「生活在一起」本身也是一件事,突然想起李國修說的「一生只需要做好一件事。」

.

或許內心某種程度想要做好的事情就是「生活在一起」,所以以前在部隊的時候,比起爭取那些什麼功勳獎章,更喜歡跟大家和在一起,在育幼院的時候,比起管教屁孩,更享受跟屁孩玩在一起的日子。

.

「難道拆夥了,我真的就沒辦法像之前一樣生活在一起嗎?」

.

拆夥以後,為了省房租,所以一樣住在工作室內。不再一起做事後,大家仍然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時常問起自己這個問題。

.

各自重新開始自己的人生後,不知不覺的也不再像以前一樣,會時常聚在一起。又或者其實只是自己內心不想。選擇拆夥,比起那些什麼想做的事不一樣,什麼各種現實理由,更多的其實是內心早就萌生了「不想一起」的念頭。

.

或許做什麼事從來都不重要,重要的還是跟誰一起,只是有時候心裡也不曉得自己到底想要跟誰一起,只能依賴沒來由的直覺。即便念了心理系,學了各種所謂的理論或學派,已經不斷地研究自己了,但此刻眼前仍然是一片大藍海。

.

不能得有沒有可能到藍海的盡頭看見點什麼,也不曉得能不能在這片藍海找到一直樂在其中的理由,只確定目前在這之中。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