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人_WANDERER

在路上。

未命名

「恐懼。」

日期:2021.07.30

地點:加九寮

.

疫情趨緩之後,原本被取消的野營讀書會,跟帶屁孩野營的行程也總算可以繼續做。但人算終究不如天算,在北上的路途才接到要臨時取消的電話。

.

畢竟也在機構工作了一年半,某種程度的熟悉這裡的生態的狀況下,出發前其實就有預感,這個行程可能不會像想像中的一樣可以順利完成。

.

幫自己打過預防針後,其實沒那麼失落。但這趟北上,比起期待疫情後的第一筆收入外,真正期待的其實還是能夠再次回到野外。但既然沒辦法帶屁孩,那就自己去了。

.

想起當時決定南下創業以前,心裡也期待能有一段可以獨自在山裡野營的時間,但後來被自己捨棄不掉的行程追著跑後,這個想法也就不了了之。或許這次行被取消,其實是一種天註定,好讓自己可以一圓當時的想法,。

.

如果過去的忙碌是因為自己什麼都放不下,那這次三天的野營,我希望能夠體驗什麼才是「放下」。

.

所以沒有像以前一樣總是先想好行程,也不想給自己太多的設定,唯一的設定只有這趟行程想要簡單,於是決定在同一個地點,純粹的生活三天就好。

.

純粹的生活三天,想要的是簡單生活,但實際過起來卻一點也不簡單。不再有所謂的「事情」要做後,突然不曉得自己該怎麼生活。

.

一天24個小時,扣除掉吃飯跟睡覺的時間,其實還剩很多。帶了書去看,也帶了小音響去聽音樂,在溪裡泡了水,也在溪邊做了冥想,但做了這些還是填不滿時間。

.

泡在溪水喝著啤酒,玩著手邊石頭的當下,突然興起把啤酒罐割開的念頭,想起了之前看麻雀渣渣的求生影片好像有弄出石斧,於是決定也做一把自己的。

.

決定要磨石斧的當下很興奮,想起前年退伍空窗了一個禮拜,準備到機構上班的時候也是,好像理解為什麼人會需要「工作」。

.

磨石斧成為這三天最開心的事情,但之前上班的興奮卻好像只是暫時的。不確定是不是因為現實的「工作」被綁上了太多的不得不,所以沒辦法輕易放棄,沒辦法輕鬆看待。但此刻的自己之所以能夠感覺開心,或許只是暫時沒有求生的需求,而且本來就有帶鋸子跟小刀,又或許只是磨的天數還不夠。

.

或許想要磨石斧其實也只是想打發時間,也因為只是打發時間,所以不是真的這麼在意磨出來的石斧能不能用。磨到第三天不曉得是不是施力角度的關係,不小心就磨斷了,但磨斷了也就丟掉了。

如果我沒有帶鋸子跟小刀,不曉得還會不會樂在其中,也不曉得自己是不是也能夠這麼甘願地放棄這幾天努力的成果。

.

突然覺得「放下」也許是人生一輩子的課題。

.

即便只吃泡麵,只搭天幕,已經是吃得簡單,住的也簡單的狀態,唯一給自己的娛樂只有音樂、咖啡跟酒精。但當自己還是選了「音樂、咖啡跟酒精」當這三天的娛樂時,或許對娛樂本身還是有自己的放不下。而自以爲已經簡單吃、簡單住,好像已經放下生活品質了,但其實泡麵還是選了習慣吃的口味,睡覺還是帶了睡墊跟睡袋。

.

或許再簡單的生活,終究還是有屬於自己最後的底線,好像還是很難真的放下自己的全部,但或許這就是「自己」。

.

也許也是因為有太多的放不下,明明是一個人野營,卻想起很多人。心裡對那些想起的人還存在著各種對未來的可能,所以想起。或許會放不下,其實是因為對未來已經有了期待,於是放不下此刻的自己。

.

原本以爲自己已經很習慣山裡的生活,但待在山裡的兩個晚上都睡不好,第二天甚至還失眠。沒有帳篷只有天幕,裸露自己在野外,心裡不斷擔心的是會不會有蟲跑進身體裡面。但明明已經不用帳篷野營很多次了,不曉得為什麼這是卻會擔心,或許身邊有人,真的能夠幫忙分擔。

.

「擔心」終究還是自己給自己的,因爲實際上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如果「擔心」是因為對不知道的事情感到害怕,或許放不下其實是因為對未來恐懼。ˋ

.

失眠的當下,其實也不確定是不是因為恐懼所以才睡不著,但睡不著的當下其實很焦慮,所以又跑去溪邊磨起了石斧。

.

在月光下磨石斧時,內心慢慢變得平靜,磨著磨著就等到了日出。看到太陽時,不曉得為什麼突然感覺充滿希望,雖然不曉得到底實際上在希望什麼,但好像不再恐懼了。

.

三天兩夜的獨自野營,天氣意外的平靜,連午後雷陣雨都意外的溫柔,也幸好外在的環境平靜,好讓自己有足夠的餘力經歷內心的暴風雨。

.

「我覺得你野營完回來好像變得比較穩定了。」C說

.

「我也這麼覺得。」

好像理解一點為什麼大家都說要去「閉關」了,但也只是好像。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