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人_WANDERER

在路上。

「相信。」

發布於

日期:2021.02.07

地點:美濃

.

總算結束連續八天上課、演練、K書、考試的野外急救員培訓生活,順利取得證照,某種程度也算是給自己這八天的努力一個交待。但證照本身存在的價值仍然是別人賦予的,而不是自己,是不是真的對自己有了交代,終究得回歸自己。

「我到底能不能夠救自己,救隊友。」

願意砸這麼一筆錢、用假期參加培訓,我希望能夠擁有能力保護重要的人、重要的事。

「好煩喔,學了那麼多,最後花最多時間煩惱的還是救了會不會被吿。」

培訓的最後幾天,跟同學聊天時,同學抱怨著。

.

每天不同的案例在演練時,自己也不斷在想,如果此刻我在山上遇到,我要不要救。

「我應該還是會救啦,我不想讓自己晚上睡不著。」

當下自己這麼回答,即便回答的當下,其實心裡存在無數的不確定。

.

WFR教的終究只是一套方法,這個方法是以「維持生命」,作為核心價值設計出來的救援系統。但是否要付出自己,去維持另一個人的生命似乎還是得回歸自己的價值選擇。

.

不太確定自己未來真的救了,會不會不幸地被吿,但走向法律程序這樣的狀態,似乎象徵的是兩個人此刻只剩下規則,沒有連結。想起在教傷口清創時,教著我們最後記得要為傷口蓋上敷料避免感染,但在學的當下,卻不斷想起小時候受傷時,媽媽總說

「傷口要通風才會好的比較快,沒事不要去拿紗布蓋他。」

.

後來長大後不管的大小傷口能不太包紮,甚至直到此刻,學到了所謂「正確的知識」,我仍然相信當時媽媽。學了所謂「正確的知識」後,還願意選擇相信,或許是因為自己與媽媽存在著連結,而因為擁有這份連結,所以我願意相信。

.

相信的是「媽媽」本身 ,相信的是「媽媽的本意都是為了我好」,而只要有這樣的相信,所謂的對與錯,似乎也不再是最重要的。或許重要的從來都不是所謂的正確與否,而是此刻的是否連結。

.

不確定未來自己是不是也能建立一樣程度的連結,讓隊友也擁有這樣的「相信」。但這八天真的很認真學習的日子,大概想要的是,如果建立了連結,我希望不要辜負隊友對自己的「相信」。

.

此刻證照讓自己相信「我能夠救」,在未來如果不幸遇到,希望我也能夠擁有信心,相信自己能夠。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