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XIAOMING
AI XIAOMING

AI XIAOMING 艾晓明、 独立纪录片工作者,女权主义学者。关注当代中国历史、女权议题和社会行动。

邻居杀人:波兰二战期间耶德瓦布内小镇的屠犹秘史(七、《邻人》引起的争议、调查与作者回应)

图片来自网络:《邻人》作者杨·T.格罗斯

(上接《六、处理史料的新方法与民族身份反思)

《邻人》引起的争议、司法调查与作者回应

《邻人》在波兰引起巨大反响,超过格罗斯自己的预计。反对者举行抗议,高呼要把格罗斯丢到河里去。2001年波兰总统到耶镇参加遇难者新墓碑揭幕典礼时,不仅小镇居民多数冷眼旁观,连镇议会成员也仅有两人出席。直至2014年,在Slawomir Grunberg 的纪录片《耶镇遗产》(The Legacy of Jedwabne,下一节我会具体介绍)中,耶德瓦布内镇里的天主教神父依然坚持说:这一切都是趟浑水,模糊真相,搞得波兰人好像成了杀人犯。就在犹太人幸存者与后代亲友去往耶镇墓地的路上,他们看到小镇的树上贴着白纸,上面写着:“我们绝不道歉!”“德国人杀了耶镇犹太人,他们应该道歉!”……

有关波兰人和犹太人的关系,批评者认为格罗斯以偏概全。他们说,那些遇害的犹太人也是波兰人,从13世纪到18世纪,当犹太人在欧洲其他国家遭受迫害和屠杀逃出时,波兰一直都是犹太人的庇护地。二战期间,在被德国纳粹占领的各个国家,有26%的获救犹太人是波兰人救的。1943年1月开始,犹太人的战斗组织和波兰家乡军代表商讨了在华沙起义发生时的于犹太隔离区墙内外的联合行动,波兰家乡军的官员设法给他们送去了大量武器弹药。波兰也是所有国家中唯一对犹太人有地下财政救援机构的国家。以色列以“国际义人”奖章授予世界各国帮助犹太人的英雄,在被嘉奖的24,356 人中,有6,439位是波兰人。

有关耶镇屠杀的史学争论一直在继续,对格罗斯的批评包括而不限于以下几点:他过于依赖幸存者的叙述而没有和其他资料来源对照确认。他把小镇居民的态度当作全体波兰人民的态度,这是英勇抵抗纳粹的波兰人民的玷污。他有关死亡人数的数字既不可靠,也不准确。有关耶镇凶犯也有三种观点:第一是坚持德国人杀了犹太人;第二是认为波兰人杀的,应当反省;第三是认为波兰人在德国人逼迫下杀的犹太人。

在《邻人》英文版出版后的2002年,由剑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斯拉夫评论》(Slavic Review)组织了《邻人》专题研讨会,在会上,格罗斯对有关批评做出了回应。他强调,首先,他没有只用一边倒的证据,因为该书出版后,并没有新的史料出来,所有现存史料已被纳入。而如记者安娜·比康特(Anna Bikont)继而发布的调查报告、阿诺德(Agnieszka Arnold)的2001年的同名纪录片(Neighbours part 1,youtube 上有英文字幕版)则更扩展和强化了《邻人》的发现。(Jan T. Gross:“A Response”可以通过https://jstor.org检索获得)

在《回应》一文中,格罗斯引述了由波兰国家记忆研究所在2001年12月1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调查说,确实,耶镇屠杀还“没有最终结论”;但是该所负责人同样申明:“没有证据表明有任何德国单位在7月10日到过耶德瓦布内。”

就死亡人数而言,有波兰历史学家认为仅在340人左右。特别是在2015年选举右翼政党上台之后,他们更强烈呼吁在耶镇重启挖掘遗骸,证明这不是波兰人干的,而是德国人的罪行。据说在耶镇遗址上次开掘时曾发现数枚德国的子弹。我们现在在youtube 上也能看到一个访谈,一位前耶镇老太太说她亲眼见到,全是纳粹干的。

所谓重启掘墓,的确已经有过一次开掘。2001年格罗斯的《邻人》出版后,为核实犯罪,由波兰民族记忆研究所(IPN)调查机构在谷仓附近埋尸遗址上进行了挖掘,而这次挖掘和媒体报道中的犹太人死亡人数变更有相关性。

格罗斯在《回应》中重点为此做了说明。他声明说,他完全不想剥夺他人生命,哪怕是在纸上;他也不愿意夸大耶镇屠杀中遇难犹太人的数字。他宁愿这个数字没有那么多,但1,600人这个数字却并不是他发明出来的。首先,这个数字或者说规模出现在很多史料描述中,有瓦瑟斯坦因的证词可以对照。而且,作为纳粹的罪行,最早是波兰当局将这个数字刻入耶镇屠杀遗址碑铭。而在二战后的审判过程中,也有波兰人作证说有一千五百人遇害;同样的数字还出现在秘密警察的总结报告里。格罗斯书中曾引用耶镇犹太人同乡会纪念册里的证言,我也在网上查阅了他提到的证言文章,其中具体说到,耶镇屠杀的遇难者有两千左右,确切地说耶镇犹太居民遇难者1460人,其他大约有600人。这批人是因为耶镇12公里外的维兹纳发生大屠杀后逃到耶镇投亲靠友的。(耶德瓦布内:历史和纪念册

https://www.jewishgen.org/yizkor/jedwabne/Yedwabne.html

格罗斯认为,这些数字众所周知并且是既成事实。再根据1931年的人口普查,那时大约就有1600犹太人生活在耶镇。他继而分析说,波兰方面将遇难犹太人的总数缩小为数百人,源于2001年6月开始的第一次遗址挖掘,这是IPN调查中唯一欠缺的方面。

他说,根据专家意见,像耶镇这样大规模的遇难遗址,至少要用好几个月、甚至一年的时间来挖掘。但问题在于,耶镇的挖掘仅用了五天。波兰当局决定缩短这个过程,其说辞是要照顾犹太人的宗教情感。而根据犹太教相关律法(Halacha),禁止打扰人的遗体;除非这么做可以防止更大的侮辱损害,或者是为了挽救人的生命。格罗斯说,他当时就发表了文章提出抗议。因为在挖掘现场,确有来自华沙、以色列和伦敦的著名拉比先后到场,他们在现场监督,确认处理这些遗骸是遵循了犹太教的相关规定,还是有哪怕任何一点违背。事实是,只有一个公墓的最外一层被打开,那些遗骸并没有因开坟检验而受到破坏。法医当场直接认定了好几十具遗骸,死者中有女性、儿童,也有老年人。

2003年Anna M.Cienciala 在《波兰评论》48卷第1期发表文章《耶德瓦布内大屠杀:更新与回顾》(“The Jedwabne Massacre : Update and Review”,  https://www.jstor.org/stable/25779370), 她引述了进一步的调查结果:2002年7月9日,波兰民族记忆研究所的检察官Radoslaw Iwanow发布了法律调查的最后结论。他强调大屠杀有着事先计划这一特点,这表明德国人参与了组织屠杀。他指出,尽管德国方面的积极参与没有被记录下来,但人们都知道德国人如此就是蓄意不留任何踪迹。因此,他认为,在刑法的总体框架下,这个罪行要归咎于德国人。但是,依然是耶镇的波兰居民,大概至少是四十个男性实施了这个犯罪行为。有一小拨德国人很可能在驱逐犹太人到市集广场上起了协助作用。但是证人证言在这方面差异很大,以至于不清楚他们是否参与了送这些受害人到达处决现场,或者他们是否出现在了谷仓那里。尽管如此,总之不能把德国人排除掉。Iwanow评估在谷仓最后被烧死的犹太人大概是三百左右,包括妇女和儿童。但是他也说到在把这部分犹太人从市集带到谷仓去之前也有犹太人被其他人杀害。(详见:http://info-poland.icm.edu.pl/classroom/J/index.html)。

IPN的耶镇屠杀调查后来有专书出版,编者之一、波兰历史学家Pawel Machcewicz 在导言中指出,这一历史性的调查留下了如下问题有待回答:一、道德问题:当代波兰人应该如何理解和评价这些波兰人的态度——他们压迫犹太人,或者敌视、冷漠,拒绝帮助他们?尤其重要的还有波兰罗马天主教教会的态度,他们对此惨案不发一声,却忙于庆祝2001年5月所有波兰主教都参与的一场感化弥撒活动。2政治方面:波兰国家的代表需要为六十年前在德国占领下发生的事情而承担责任吗?3 心理-社会方面:一群“普通人”如何可能成为杀人犯,而且残酷杀害与之几十年来相处的邻居?4 历史问题:真相到底是什么?对于历史学家来说,这是最重要的问题:格罗斯的事实重建是可靠的吗?就耶镇屠杀以及发生拉姆扎和比亚韦斯托克地区其他22个村镇的屠杀,波兰人的历史观应该有哪些改变?(见Anna M Cienciala书中第51页)

他提出的问题也是与格罗斯的积极对话,正如格罗斯所说:“我们永远也不会‘理解”大屠杀何以发生,但我们必须清楚地理解它之已然发生的深刻含义。在这个意义上,它已经成为了现代感知的基本事件,此后也将永远是我们反思人类处境的必不可少的考虑。”

备注:

1.对格罗斯《邻人》的讨论和回应,详见 The Neighbors Respond:The Controversy over the Jedwabne Massacre in Poland,Edited by Antony Polonsky & Joanna B. Michlic,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2004。电子书:http://download1.libgen.io/ads.php?md5=A7E5B5A977495543C608CF95D1E1BE7E,这本书英文版有504页,我没有来得及读完整本书。

2. 在《邻人》出版十二年后的2012年,格罗斯编辑出版了《波兰被占领时期的大屠杀:新发现与新诠释》(The Holocaust in Occupied Poland:New Findings and New Interpretation)一书,其中收入了波兰科学院和民族纪念研究所的学者Krzysztof Persak 的文章:《法庭上的耶德瓦布内:波兰司法与耶镇大屠杀——调查与法庭程序,1947-1974》(Jedwabne before the Court Poland’s Justice and the Jedwabne Maand Court Proceedings, 1947–1974) 参照这篇文章,我们能进一步了解,耶镇屠犹案是怎样一步步被锁定为一桩错案和假案的,同时也能理解格罗斯要搬开这块巨石,做了多么艰难的努力。

3. 纽约州立大学水牛城分校有耶德瓦布内悲剧专题网页和相关链接

http://info-poland.icm.edu.pl/classroom/J/index.html

4. 通过Justor可以检索到多篇研究和讨论文章。对耶镇惨案和《邻人》以来的研究回顾和文献索引,可以参考匈牙利中欧大学Aleksandra Kubica的硕士论文《波兰后耶镇论辩争议:历史、记忆和他们的倡导》(Post-Jedwabne debate controversies in Poland: history, memory and their advocates.)

(下接《八、影像对话之一:记忆耶镇大屠杀》)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