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ozhang

你好

由疫情开始的思考日记3

今天是2月6号星期四。听说特效药瑞德西韦投入临床使用,效果很好。也许真的快到头了。

昨天去超市采购了很多食物,冰箱塞满了,感觉又能很久不出门了。我们小区从昨天开始实施每两天每户只能出入一人。但昨天开车出去时没查,回来时保安说了,以后出入必需有通行证。今天去南门开了通行证,上面的日期一直列到2月29号。但大部分公司2月10号就开始上班了。不知道这个会实施多久。

今天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睡不醒。后来白天做了一个梦,梦的记录如下:

「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没带口罩走在外面,所有餐厅都关着门,唯独两家开着,以食堂打饭方式经营,其中一家排队的人绕了里三层外三层,我努力挤过人群,用手捂住口鼻,能看到有穿着全身防护服的人在消毒。走到队伍最前面,才发现这家餐厅已经没有菜了,只剩下一些米饭,队伍前第一个打到饭的人打了满出来的一大盘,直接埋头用嘴吃。

后来我跟家人和朋友开车去到一个高档的商场,这里还开着一家高档餐厅,但是以团餐的方式经营,按人均多少的消费按人头上菜。我们一群人坐在一个圆桌上,每上来一盘菜都迅速被吃完,都是大鱼大肉的品相很好的菜,周围的人一直在催我吃。最后我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一种绝望的黑暗里,惊醒了。」

醒来以后我想到一件事儿,既然封了小区,那小区里会不会有独居的老人或者生病不便的人需要送饭的,我们家现在物资充足,可以帮忙。然后我问积木物业里管家的微信,想问这事儿,结果他的第一反应是说我们没有食品经营许可证,万一出事儿了对方找上麻烦来怎么办。我们吵了一架,他说我单纯,我说他官僚。后来和解了,冷静后他提出的两个点也是有道理的,他最后也同意我的观点,只是先问一问,有没有那都是后话。我问了管家,对方只说谢谢但不建议外出,后来问有没有小区的业主群,对方说,应该有,但公司规定他们不能加入,所以也没有渠道。

我后来跟朋友聊这事儿的过程中我也意识到了,我这种想帮助别人的心态其实是出于自私的。因为我们现在过的很好,吃的很好,我感到羞愧。另外是,微信上的这些群里都是家人的和朋友之间的互助,过去小的时候我们有邻里之间的概念,有「附近」的生活,但现在有了这些通信渠道以后反倒没有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没有了,必须通过具有公信力的第三方平台搭桥才能重建信任。我是不喜欢这样的。

我现在有点想重看拉斯冯提尔的《狗镇》。这部电影对我冲击太大了。第一次看的时候,我最后趴在地上大哭。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