弓長先生

專職奶爸 / 數位宅男 / 曾經音樂人

信任與不信任

發布於

曾經跟老闆說過:「如果是單純我和新進人員之間的衝突,我比較好處理。但如果是你和新進人員之間的衝突,比較棘手!因為我要面對你和面對新進人員。兩倍的時間以上....」


某日,新進人員因為和資深女員工玩積木出現認知落差把剛組好的積木弄壞而生氣且難過的大哭。

我處於風暴中正打算讓子彈飛一會兒,老闆這時走了過來,靠近新進人員才一蹲下開口:「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新進人員因空間權力感到被威脅,把放在地上的塑膠盒很用力地往地上?往老闆?方向丟去,老闆瞬間憤怒,一把抱起因積木被弄壞哭得很慘的新進人員往工作室方向走去,一邊生氣的說:「你剛剛在做什麼?」

我跟了上去。

我眼裡看見的是兩個委屈的靈魂,儘管一個是哭泣,一個是憤怒。

因為本來是我在處理的過程,於是示意老闆讓我處理。

老闆帶著憤怒離去後,我蹲在新進人員手腳無法觸及的前方,看著新進人員:「我知道你很生氣,也很難過。你可以生氣,可以難過。我會陪你」

大概五分鐘過去,新進人員情緒自己調整好之後冷靜了下來,我:「需要阿爸抱抱嗎?」

新:「我想要媽媽抱」

我:「這樣啊!不過剛剛你丟盒子的動作不太妥當,媽媽可能有被你丟到或是被你嚇到,我需要你先跟她道歉。」

新:「好」

我:「那你知道是什麼原因需要跟媽媽道歉嗎?」新進人員沈默。

我:「有情緒是正常的,但不能情緒化。就算你很生氣難過,你還是不能這麼做。因為不能傷害自己,不能傷害別人

三人互相陪伴閒聊了一段時間過去,新進人員自己也想到方法如何重組積木。但,隱約還是知道,老闆有些不舒服。


好久以前和老闆討論過,當她跟新進人員有衝突的時候,我要扮演什麼樣的角色,究竟是單純的同理?還是需協助她釐清?儘管這條線是很模糊。

晚間,問老闆:「還好嗎?」「那時候你有什麼感覺」

老闆:「很生氣啊!」我:「我知道你很生氣」

我:「那你那時看著他哭得那麼難過,有什麼感覺?」

老闆:「還是很生氣啊,這樣會很無情嗎?」我笑了

我:「那當他把東西丟向你或往地上丟的時候,有什麼感覺」

老闆:「他怎麼可以這樣

我:「這是想法,並不是感覺

老闆:「生氣」

我:「一丟的時候就生氣?」老闆:「恩」

我:「正常的情況應該會先驚訝嚇一跳,才會轉成生氣」「因為驚訝是個過場的情緒,在無意識的情況下會無法察覺」老闆:「對吼!先嚇一跳,然後覺得他怎麼可以這樣,接著生氣」

這時跟老闆聊了一下關於「杏仁核」「想法導致情緒的延伸」也就是價值觀受到衝擊而產生情緒。

接著,我:「那你猜猜是什麼情況下他會這樣丟?」

老闆:「不知道」

我:「你靠過來,是好意。想關心。但,忘了保護自己,也忘了彼此的界線。」

「有沒有可能你的好意讓他感受到威脅,所以他產生防衛?這涉及到空間權力」

「但,他的防衛讓你產生無意識生氣,所以你的關心消失了,瞬間變成衝突」

「白話一點就是:『我是關心你耶!你這是什麼態度』」

「因為在那當下內心受傷了」

面對衝擊需要的是回應,而不是反應。因為很多時候的反應都是來自於過去被壓抑的情緒,扭曲了當下的狀態,讓事情變得更複雜。

聊了一些關於有意識和無意識的話題,最後問老闆:「對於整件事,你有什麼想法?」


老闆沈默了一段時間,說:「你那時候把我支開介入我在處理,我覺得你不信任我」

我:「我在那當下確實是不信任你」老闆表情有些僵硬,可能是沒想到我會這樣回。

我:「不過,對不起!讓你不舒服」

我:「當下你的憤怒是那麼的飽滿,且處於完全無意識的狀態,放任自己的生氣及憤怒流竄。」

我接著說:「且,如果要說介入,反而是你先介入我和他之間。因為本來是我在處理,我只是接手回來處理。」


我:「下次遇到類似的情況,你有辦法『有意識』的處理嗎?」

老闆:「可以」

我:「恩,我相信你可以,下次遇到類似的事,我會放手讓你處理,因為我信任你」


儘管曾經不信任;但,不代表我不信任。

我知道老闆也很努力的在學習,因此我信任她。

最後也跟老闆說了,當蹲著跟孩子說話時,請記得保護好自己。別讓自己的關心,不經意地變成的衝突。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好好說話

因為寂寞

孩子要「教」?不「教」不行?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