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小植

一個福建女子,住在地瓜村。

地瓜村的日常(日常裡有了燭光搖晃)

2020年2月7日

#燭光與日常#

在高高的山坡上,養著一群黑色的豬,我看到它們在我眼前像山羊一樣奔跑,其中有幾只長著尖嘴。

問建元,他說是跟野豬交配出來的。

野豬是被打鳥的村民发現的。

公野豬在土里拱了一個長長的通道,鉆到了豬舍里。

我心里想,這真是一個特立獨行的野豬。

可是再一想,它不過是在強烈的雄性激素的本能推動下做的事。

一個醫生,憑自己職業的本能,在內部群里发了預警。他大概沒有想到死後成了英雄吧。

我們這些普通人,誰或者誰的親友,這輩子沒有寫過訓誡書呢。懷胎的母親因為計劃生育東躲西藏,被迫人流或寫下保證書。村民因為土地拆遷,不得不離開。等等等等。

所有的個人利益,都要服從國家的利益。其實就是服從政權機器的利益。

所以我們在所有的訓誡書上,都寫下:我同意,我保證,我服從。

可是一黨專政就是這樣啊。它不能讓社會恐慌。從而動搖自己的專制。除非紙實在包不住火。

燭光終究會熄滅。

一哄而上同時意味著一哄而散。

果真,下午就是一堆的穿山甲了。

人是很容易忘記的。

當然,記住一個朝夕相處的人,記住一個突发事件,是很痛苦的事。

所以我們大多數的P民,如果能像豬一樣,好吃好睡,做靜靜的沈默的河流,就很ok啦。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