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亮
Matty
maintainer
17 Followers
109 Articles

号外第四期:“中国哭墙”,李文亮医生的留言板

好青年茶话会

前几天,纽约时报的一则视频报道,再次让李文亮重回公众视野。报道获取了李文亮感染新冠后的病历与治疗记录,并且采访到了李文亮的一名同事。报道称,“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他的治疗质量有被连累”,但同时指出,在抢救阶段或许存在不足。李文亮的病历显示,他在生前处于抑郁状态。

号外第四期回顾:“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

好青年茶话会

李文亮说的这句话,是疫情之初他对于这个社会的期待。 我们已经无法知道他是否感到失望,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在这片土地上总有人愿意站出来表达自己的声音。从武汉的医院,到北京的四通桥,四处的海报,乃至留言板上我们每一位留下的声音。 星火不灭。

走走晚報:還原李文亮的生命終點

世界走走 seh seh

1007晚報

在中国,有一个人,他死后变成了网络大V。这是世界新闻传播史上的奇迹。

紫藤花开讲故事

甚至有些人,半夜睡不着觉就来给他留言的,都是失眠,难过,无助的人们。深夜往往是人最孤独的时候,黑夜里他们想起了他,好像他能照进光明。1979年有一首诗写道“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很多年过去了,这个地球上,长着黑色眼珠子的人们,依旧还在黑夜的被窝里偷偷寻找光明。

Back to All

Some poems compilation (part A)

niaoyf

一些诗歌整理,记录不必要、不正确、不可见、不值得

不正確回憶錄

默爾索

華春瑩說:抗疫敘事不容玷污,要給人們留下正確的集體記憶。可我的記憶偏偏就不那麼“正確”,我總能記住很多“不正確的”事,我不僅記住了,我還要寫下來,讓大家都來看。

7

詩歌的形式|三顧Amanda Gorman

MaryVentura

Amanda Gorman的新詩集《Call Us What We Carry》。這樣美的詩歌,如她所說,是一字一句將語言變成了諾亞方舟。正如我們知道語言可以如何傷到一個人一樣,語言也可以拯救——「Language is a life craft. Yes, Language is a life raft. 」

2

走走晚報:在最好的時機相遇,在最壞的時候繼續關心

世界走走 seh seh

「在這個時候,大家繼續互相關心好緊要。」

周年祭:为众人抱薪者李文亮之死

陌上美国

陌上美国 (2020年的2月6日,这篇文章在微信上,仅存活了几个小时。重发此文,纪念李文亮医生去世一周年。实际上,李文亮并不是出于什么英雄主义,他也是中国愿意遵从那种“训诫文化”的千千万万的普通百姓一枚。即使如此,哪怕他只是出于想保护自己的亲朋好友,而没什么向全国吹哨的超越小我的...

李文亮的微博没有停留在2月 | 迟来的采访手记

一朵

一年过去了呢。李文亮的最后一条微博在2020年2月1日,报告着“今天核酸检测结果阳性,尘埃落定,终于确诊了(狗头表情)”。狗头的表情就很灵魂,一下就让人觉得他和我们一样的,热爱网上冲浪的广大年轻人中的一员。写下这段话的时候,我又刷出好多人这条微博下的留言。

4

凭什么怀疑极权政府?——后真相时代更需要常识

鹿馬

近期中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公布的一项研究显示,根据4月份对34000多人的血清调查,武汉地区居民中有4.43%是抗体携带者。如果该研究抽样可靠的话,按照武汉市总人口计算,这意味着约有48万人被感染,几乎是官方通报的5万人的十倍。一个报告,三种解读——算不算这道小学算术题很重要?

1

呦呦鹿鳴:疫情還沒有結束,他們就開始篡改歷史了。(006)

牆上的蛋痕

按:這是一篇及時書寫的文章。看完不久,即不能轉發,不能分享了。道路何其漫漫,黑夜何其漫長。歷史這條大河,在去年的今天,2019年12月30日,來到一個節點,一個漩渦所在。那日,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看到了一份病人檢測報告,旋即在武漢大學醫學院同學群里发出警告。

C计划|2020年朋友圈撕裂报告

C计划

​写在前面2020年,瘟疫是所有人最为深刻的记忆。灾难面前,我们是更加团结,还是越发撕裂?在这一年的结尾,我们照例为你呈上朋友圈撕裂报告。我们或许早已习惯价值观与立场的分歧,习惯公共舆论场上的暴戾,甚至习惯了在某些场合回避冲突的沉默或悄然”拉黑“的操作。

1

寒流:今天,是文亮吹哨一周年(005)

牆上的蛋痕

注:今天這篇微信文字看到不久之後就不能轉發了,出離憤怒!故轉載。在吹哨一周年紀念日,謹以此文,表達一個普通中國公民對艾主任和李醫生的由衷敬意。記“疫”:今天,是文亮吹哨一周年 文/ 寒流 一 12月26日,我攜專門為文亮和艾芬老師定制的青瓷雙哨抵達武漢,由友人引薦約到了艾主任。

1

转载|如何评价李文亮被授予烈士称号?

Tamaru

以下内容源自豆瓣用户的广播,原贴已被删除。广播: 看到dr lee被封為烈士這一則,想起之前看過的一個台灣新聞,當時sars時期台灣第一個去世的醫生林重威,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照顧一個腸胃炎患者,他曾一度懷疑病人染疫,然而醫院未有任何防範,病人妻子又哭喊緊急,他來不及穿隔離衣就去救治...

“目击你刚刚完成这一跳” | 六月事件防腐劑

NGOCN

作者:鶴苦蛙 編者:米粉上半年的最后一个月,与疫情有关的影响余温未散,新波又起;而更暴烈动荡的从身体、心理到受教机会乃至生命安全的侵害事件,皆被泥泞附着着置于一旁、待舆论场的暴雨冲刷后方才露出些原相;而原相是否为真相、暴雨是否仅有一场,那些逾越的权力与侵害是否正被悄悄消抹、一些人...

1

疫情反复,哭墙消失。

阿布拉赫

疫情反复,本来已经松弛下来的神经,突然又紧绷起来。小区从上周开始,重新拒绝外卖进入。我好不容易犯懒叫了一次,却不得不下楼去拿。早知如此,还不如直接去门口的饭馆吃完了事。今天中午去理发,在商场门口被保安拦下来,因为没戴口罩。正准备离开,一个推婴儿车的年轻妈妈说我给你一个。

列侬、蓝侬、连侬——两岸三地,我们连一个人名的翻译都做不到统一,为什么有些人总想着且认为可以统一所有人的思想呢?

小玛格

好些年没买STAYREAL以表对陈信宏的支持(主要还是因为穷),这次纯粹是为了披头士。好奇联名给了多少版权费,毕竟披头士本身就是天价的代名词。这算不算唱着“披头与枪花,爱情和忧伤,永远骄傲高唱”的陈信宏的最高追星之举?今年是John Lennon遇刺40周年(American C...

地瓜村的日常(日常裡有了燭光搖晃)

宋小植

2020年2月7日 #燭光與日常# 在高高的山坡上,養著一群黑色的豬,我看到它們在我眼前像山羊一樣奔跑,其中有幾只長著尖嘴。問建元,他說是跟野豬交配出來的。野豬是被打鳥的村民发現的。公野豬在土里拱了一個長長的通道,鉆到了豬舍里。我心里想,這真是一個特立獨行的野豬。

新冠肺炎的「反歧視」命名思考

自芳

今晚,我正在聽matters主辦的林三土老師講座時,突然想到: 既然中國南京有「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而且官方一直在宣導不能簡稱「南京大屠殺紀念館」以免模糊焦點(看起來好像是紀念南京大屠殺而非南京大屠殺遇難者):如果要使用簡稱,需要按紀念館所在地簡稱為「江東門紀念館」(而不是南京紀念館)。

我講我城 - 002. 疫情背後:我的自由與哀悼

我講我城

今年2月北京通惠河畔,有人在雪地上寫下「送別李文亮」的字跡。(網路圖片)經過三個月的隔離生活,我們是否已將疫情視為一種「新常態」?回首過往三個月,有人因疫情無法與親人相聚,有人因疫情而經歷生離死別。肺炎疫情在這新的十年的開端,或多或少地改變了這個世界,也永遠改變了我們。

“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 :对李文亮医生的缅怀与有关思索|何与怀

野兽爱智慧

野兽按:第一次读到何与怀先生的文章是在独立中文笔会,《方方日记:一场惨烈人祸的现场实感》,她说,武汉现在是在灾难之中。灾难是什么?灾难不是让你戴上口罩,关你几天不让出门,或是进小区必须通行证。灾难是医院的死亡证明单以前几个月用一本,现在几天就用完一本;灾难是火葬场的运尸车,以前一...

全国默哀,如果非要说点什么的话

鹿馬

打开国内的网站,处处黑白。我还以为是我电脑坏了。后来发现原来是4月4号全国默哀,打开微信,一半人在默哀。我有一种直觉上的不适感,与其说这是一种全体国民自发的默哀,不如说更像一场国家主义的狂欢表演。本来什么都不想说了,真的说够了,也受够了。但是,看着机器人一般的标准默哀姿势,还是忍不住说点什么。

哭,都给我哭: 论有组织的祭奠

DaviontheDK

先看几张图不同视频下的先后截图如果说祭奠是为了表达哀思的话,那么有组织祭奠,特别是公权力自上而下组织的祭奠,基本上与哀思没什么关系。二者的区别,就在组织这两个字上。组织虽然是人的集合,但当组织本身行动时,便有了和个人不同的,自身的逻辑。从古到今,有权组织祭奠的往往都是政治领袖或者宗教领袖,都是组织的顶层。

得意的中国人,作秀的朋友圈

WillOng

我的朋友圈被刷屏,被“此生无悔入华夏”刷屏了。同时也被不要担心欧美国家刷屏了。我感到恶心,发自肺腑的,生理和心理双重意义上的恶心。你们真的在乎那些人,那些事,真的无悔入华夏吗?一个看到别国大爆发沾沾自喜的国家,一个引发世界级大瘟疫而毫无反思和悔过的民族。

4月4哀悼李文亮

远风拂面

清明节,想起李文亮的死亡,非常难过。调查结果不痛不痒,抚慰金倒很到位。2.7,他们驱逐在医院集结,自发哀悼的群众。4.2,他们称你为烈士。没有吹哨人法案,没有放松言论管控,你走了快两个月,太阳底下的一切还是陈旧的。李文亮,既是一个医疗工作者,也是一个普通人。

疯子给死人的挽歌

无隅

作者:疯蜥蜴疯子来了!我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但我看院里的护士给我们换了一套新的病号服,是黑白色,我就问,今天是不是清明节啊?护士说是。我说,是不是要哀悼什么啊。护士很疑惑,你怎么知道的?我嘿嘿一笑:我人疯了,我心里清醒得很。不然,你怎么给我们换一套黑白的病号服啊?

《環球時報》自刪的一篇文章裡透漏了多少資訊?

謠言档案

简体版: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20/03/端木沉香|《环球时报》自删的一篇文章里透漏了/ 本文格式有修改,並有註釋原創 端木賜香 端木小小香 2020-03-17 我專門訂閱了《環球時報》公眾號。

官方404:武漢市中心醫院醫護人員吐真情:疫情是面照妖鏡

謠言档案

按:本文爲《環球時報》報道,已自行刪除。簡體版:https://archive.vn/2isMJ「我身邊很多醫護都曾產生過疫情結束之後就辭職轉行的想法。」武漢市中心醫院醫生劉潔對《環球時報》赴武漢特派記者說,「這一次疫情顛覆了我們很多人的人生觀和從業觀,逝去的同事,無助的病人,懷揣一顆醫者仁心,卻壹次次被現實澆涼。

在体制中,谁也无法幸免

醉熏人

李文亮事件落幕了,看到有人评论讲:开出了一艘航空母舰,抓来了两只泥鳅。很好的注解,可是结果为何是这样,没有人知道,只是一个类似于新闻通报一样的格式化结果。在第五段之前,都是事实描画,采用了不带价值观的事实性描述,最后是中南派出所出具训诫书不当,执法程序不规范,可是没有说哪里不当,何种程序不规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