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kiraon

理工科大學生,熱愛推理、近代史和電子遊戲 個人博客:https://blog-sokiraon.com 感謝大家的支持!( •̀ ω •́ )✧

百廿庚子:神功的崛起

發布於

請注意,這是前一篇的後續。文章也許略長,希望大家可以耐心閱讀,提前在此感謝。

原文登載於我的博客,略有修改。


在前一篇文章中,我們分析了民教衝突及其起因,希望讀者們可以認識到,當外國傳教士響應弛禁令來到中國的時候,他們面對著的,是怎樣一個遍布著畏懼、猜疑與厭惡的社會——並且這種情緒,隨著列強對中國侵略的不斷加深,也變得愈發激進。正是在這種背景下,義和團運動出現並發展了起來。

籠統地講,義和團運動發源於19世紀90年代末,並在1900年達到高峰。但是,究竟義和團由誰組織,發源於何處,我們並不能說得很清楚——大刀會、梅花拳、神拳,這些民間結社大抵都與義和團有著或多或少的聯繫。1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這些運動都得到了眾多普通民眾的支持,這既反映出列強對中國侵略的加深,同時也是他們善於籠絡人心的表現。

那麼,義和團,或者說那些民間排外運動,是靠什麼來贏得民眾的追隨的呢?


一、從金鐘罩到降神附體

我們知道,一場運動要想得到廣大民眾的支持,除了擺出一些正當的理由外,更有效的其實是編造一套足夠唬人的本領。從早期投入反洋教鬥爭的大刀會,到後來的義和團,其實都是奉行著某種「唬人的本領」;但是就規模而論,顯然後者要大得多。這其中的奧妙又在何處呢?為此,我們首先要對他們所宣揚的「神功」來個仔細研究。

1. 金鐘罩2

金鐘罩是大刀會曾傳習的功夫,後者於1894年興起於魯西南地區。對於這門武功,不少武俠小說、電影中都有所描寫,相信讀者們並不陌生。它強調通過修鍊氣功,提升身體及心理素質,並達到抵禦拳腳、甚至刀劍傷害的層次。據說,有學會金鐘罩的人,「用刀砍左肩甲、右後肋等處,只有白痕,果不受傷」。3

金鐘罩的習練是日積月累的過程,並不簡易。曾習練過此功的張洛焦在被捕後供稱:

……又叫小的金鐘罩,用藥熏洗、吃符、運氣,學會後不怕刀劍。小的左肩胛、左後肋、左膀上幾道細痕,都是用刀試砍的…施老頭子說, 金鐘罩不怕刀砍, 只怕刀拖……

可見,金鐘罩的習練是內外功相輔相成的過程。除了對身體抗擊打能力的訓練,還要配合「用藥熏洗」、「運氣」等手段,並非速成。4

客觀地說,金鐘罩並不是完全的「邪術」,其中也有可以被現代科學所解釋的部分。例如,通過有意識地縮緊肌肉,確實可以提升自己抵抗拳腳的能力;同樣是刀劍,以不同的角度、方式作用於人體,也會產生完全不同程度的傷害,這一點在上文的供詞中也有印證(金鐘罩「只怕刀拖」)。但若說抵抗洋人手上的槍炮,則是十足的謊言。


2. 紅燈照

紅燈照既是組織名,又是該組織所練之術名。5紅燈照大約興起於1900年,成員全為女性,且尊所謂「黃蓮聖母」為領袖。

若聽之傳聞,則紅燈照術頗為神奇,有言稱其「臨戰時,能保護義和拳,能在空中用法術縱火」。而其修鍊之過程,又可稱速成。胡思敬的《驢背集》中說,紅燈照「練四十八日,即能飛行空中」,佚名《天津一月記》中更是號稱「五日後可凌空」;這樣的修鍊速度,真是讓苦練金鐘罩的弟子們汗顏。

不消說,所謂紅燈照術,根本是妄想;飛行空中,顯然也不是靠錘鍊身體就可以達成的。因此,在實戰意義上,紅燈照根本不具有任何作用。有趣的是,吹捧紅燈照的那些人,似乎也承認這一點,他們為這群女子安排了完全不同的任務:

……能於空中擲火焚西人之居,呼風助火,焚無餘……
……已有數百人分赴各國焚其房舍,曰今外洋十八國已滅十六國……
……能遠取人首級,且能乞立不動,魂出交戰,一切軍器,皆不畏俱,槍炮迂之即不能燃……

靜言思之,更覺惘然!6


3. 降神附體

降神附體被認為是義和團最具標誌性的巫術行為。所謂降神附體,就是拳民通過誦咒等儀式,將他們所崇拜的神靈召喚出來,附著在體內,從而使其獲得無比的法力——而這個過程是十分迅速的。有記載稱:

……法以片紙書咒語,凈口誦畢,則其人忽撲,少時起立即狂舞,囈語或稱關帝下降,或言孔明附身……

而此術之效果,亦相當神奇,「下來了神之後,力大無窮,十八般兵器,都可以隨便使用」,「七八歲者亦一躍數尺」。

降神附體的行為與民間風俗關係甚密,其源頭可追溯到農村的巫覡文化。在中國北方農村,普遍存在以降神附體為手段的巫術行為,有地方志稱:

……巫蠱勢力瀰漫全境,信者奉之若神,視為萬能…若輩裝神扮鬼,手足蹈舞,所降之神,非此處狐仙即彼處神怪……

雖然目的迥異,但從形式上看,顯然兩者間有不少相似之處。

同時,從義和團降神附體的對象中,我們也能看到民間文化的影子。為拳民所「青睞」的神祗,往往是戲曲小說、民間傳說中的各路英雄豪傑,如孫悟空、豬八戒、張飛、趙雲、哪吒、二郎神等;對於紅燈照這種女性組織,相應地則是樊梨花、穆桂英一類的女性英雄。

降神附體的科學原理,仍然是一個有爭議的話題。有學者認為,降神附體的本質乃是催眠術,亦即團員們被「先生」、「師兄」等施以語言、動作上的暗示,進入催眠狀態;而在這種狀態下,人往往能表現出一些非常能力。也有學者認為,降神附體之現象源於某些個體的精神病態,或者服用特定藥物所引發的迷亂。從降神附體的普適性來看,似乎「催眠術」的說法更為可靠。7


二、「神功」崛起之必然性

近代以來,民族危機日益深重,我們常說,「有識之士都在思考救亡圖存之路徑」。那麼,對於廣大中下層人民而言,列強在中國的滲透已經切實地觸及了他們的利益——他們不會從文化衝突的角度看問題,也不會思考如何從制度上進行改良;他們只懂得用比較原始、粗暴的方式去解決問題。這是他們的局限性。

但是,普通民眾的鬥爭能力是有限的。他們也許可以憑藉人數優勢,在燒掠教堂時佔到一些便宜;但當面對西國之正規軍時,武器裝備和士兵素質的差距,使得他們很難獲得任何戰績。因此,他們便自然地往周圍去尋找幫助,而最先進入其眼帘的,必然就是那些長時間存在於他們身邊,為他們所熟知的「神功」。這便是「神功」崛起的內在邏輯。

為什麼民眾會相信這些顯然荒謬的事物呢?從根本上說,「神功」其實就是民間文化的一部分。不論是以傳統武術為源的金鐘罩,還是脫胎於巫術的降神附體,它們在走上歷史舞台之前,其實早已深植於民眾的生活中。對於民眾而言,接受這些事物的存在,要比否認它們來得輕鬆得多。

同時,當民眾已經轉向迷信時,儘管它很可能會讓民眾在與洋人的戰鬥中慘敗,但是他們並不會反過來質疑迷信本身——相反,他們會自己編造出一套說辭,從而維護自己信仰的「尊嚴」。例如,當1900年夏,義和團民圍攻北京西什庫天主教堂不下時,他們便給出了這樣的解釋:

……西什庫開仗,忽有赤身婦女走出,團民受傷者眾,樓周圍掛婦人皮,並各穢物,以致團民難以得勝……

義和團民居然將「神功」的失敗,歸結於女性污穢的「鎮壓」,不得不說令人匪夷所思。8事實上,這也是紅燈照被「發明」的最大原因。義和團既然認為女性為穢,便急切地想要找到對抗之法,於是就有了由幼女組成的紅燈照。他們認為,幼女較婦女身體潔凈,可以產生強大的法力,從而抵抗那些「穢物」!9


三、總結

總之,以降神附體為代表的「神功」,其崛起有其必然性。也許在這個過程中,某些領袖的引導曾起到重要作用;但從根本上說,由於這些「神功」與民間傳統文化間的緊密聯繫,當民眾急於尋求自保之法時,他們便會「自覺地」求助於「神功」。這種行為,是民眾自身之局限性所造成的。

需要指出的是,民眾在被「神功」的信仰綁架的同時,也根據意願對自己的信仰進行選擇、改造。例如,我在介紹金鐘罩時,曾經強調這是一門需要長期習練的功夫——對於渴望快速提高自己的民眾而言,這顯然不算理想。於是費力的「用藥熏洗」、「運氣」等過程被省去,最終變成了百餘天就可「練成」的功夫。10

類似地,我們還可以有這樣的問題:為什麼降神附體會最受推崇?為什麼對於紅燈照的修鍊,有的記述是「四十八日」,有的則是「五日」?11讀者們不妨自己思考一下。


註釋

[1] 部分原因在於,清政府在圍剿反洋教組織時,往往難以將其根除,結果其化整為零,鬥爭分散,客觀上促進了不同結社間的交流、借鑒。

[2] 有些文獻中將金鐘罩與鐵布衫等而視之,實際上它們原本是不同的武功。

[3] 參見王永昌、王強:略論中原地區大刀會的性質及其特點

[4] 參見周偉良:義和團武術活動簡論——義和團活動研究的一個新視域

[5] 這種以所練之術名稱呼某組織的現象很常見,例如大刀會亦有別名「金鐘罩」。

[6] 這段論述,參考於:王致中:紅燈照考略

[7] 上面這段論述,參考於:張鳴:華北農村的巫覡風習與義和團運動;劉宏:義和團迷信及其社會反應考察

[8] 參見戴海斌:庚子圍攻西什庫教堂(北堂)史實再考

[9] 參見劉海軍、譚宏鋼:義和團運動中女性角色的雙重建構

[10] 參見周偉良:義和團武術活動簡論——義和團活動研究的一個新視域

[11] 當然,不論是哪個,都已經很快了

预告:“百廿庚子”系列专题

百廿庚子:戰爭之火種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