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8 篇作品累積創作 55753 

使館區里的同學相會

Sokiraon

与六年未见的老同学见面...

晚清人物簡說:「漢奸」曾國藩(下)

Sokiraon

前一篇講了太平天國,這一篇來談談天津教案。晚清教案頻出,而天津教案可算得其中案情最嚴重、影響最大的一個。當時正在直隸總督任上的曾國藩,被朝廷命令負責辦案,於是便與此事有了牽扯——當然,事後來看,誰與此有牽扯,誰就是倒了大霉。一、教案之緣起我們先前講過,雖然1844年中法《黃埔條約...

晚清人物簡說:「漢奸」曾國藩(上)

Sokiraon

1840年中英鴉片戰爭後,中國步入近代,一批能人志士藉此機會登上歷史舞台,各顯風采。這其中,有些是我們耳熟能詳的,如曾、左、李;有些雖然重要,卻不為多數人所知,如郭嵩燾、張佩綸。寫近代人物的文章固然已經很多。然而為大眾所常見的那些,往往缺乏翔實的材料支撐;至於學術論文,當然要嚴謹些,卻也難免帶上意識形態的色彩。

2020:疫情、大學與內卷

Sokiraon

原文發表於我的博客。時間已經進入了2021年。在新舊交替之時盤點一下過去,好像已經成為了大家的習慣——我自然也不能免俗。借這個機會,我想談一談過去一年發生在我和我周圍的一些事情。一、疫情疫情對我而言,首先當然是討厭的。去年春節,我本打算去英國旅遊,結果由於中國的疫情(那時候疫情還...

理想與現實:威爾遜在巴黎和會(下)

Sokiraon

巴黎和會的前半程,對威爾遜總統而言是艱難的。雖然在他的努力下,殖民地的處置問題得到基本解決,但隨後對德和約的問題讓他飽受折磨。在他不幸病倒之後,和會又將如何進行下去呢?一、力挽狂瀾?威爾遜的病倒給了各國極好的機會:他們可以隨意地批評威爾遜的政策,而不必擔心後者有力氣反駁。

慶祝博客破五萬字!兼談我的創作觀

Sokiraon

原文登載於我的博客,請注意博客與Matters上的文章並不完全同步。就在六天前,我發表《理想與現實:威爾遜在巴黎和會(上)》這篇文章時,博客迎來了一個里程碑時刻——總字數突破五萬字大關!鼓掌!(≧∇≦)ノ字數統計回想過往,第一次有要寫博客的念頭,已是一年多以前。

理想與現實:威爾遜在巴黎和會(上)

Sokiraon

雙十一已是兩周以前,明天就是黑五,再過兩周,雙十二又要到了。下半年的購物節,著實有些密集。其實,11月11日,在世界戰爭史上亦有重要意義。1918年的「雙十一」,德法兩國簽訂停戰協議,標誌著一戰結束。這樣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如今倒在中國成了「購物節」,不知道是諷刺還是另有說法?

密室講義:解答篇

Sokiraon

終於,到了要做總結的時候。在前面的五篇文章里,我以個人的閱讀經驗,試圖給密室殺人這一類型梳理出一個脈絡,即: 一、物理密室上鎖手法(簡單OR繁雜)行兇手法(需要在場嗎?)處理兇器的手法(別丟下任何東西)二、心理密室時間交叉型(推定終究只是推定)行為偽裝型(膽大、心細)地點置換型(...

密室講義:特殊密室篇

Sokiraon

原文登載於我的博客。有一些刪改。在前一篇文章里,我們討論了密室的「動機」;再加上之前所探討的種種「手法」,這本講義似乎已經很完備了(自以為如此)。不過,事實是,一旦你嘗試給某個事物做分類,結果就註定不會完美——總存在一些可能性,看上去好像屬於某個類別,仔細一想又好像有點牽強。

密室講義:另一篇章

Sokiraon

原文登載於我的博客。有些許刪改。在前兩篇文章中,我們分別討論了「物理密室」和「心理密室」。現在,讓我們回顧一下它們的定義:物理密室:通過物理手段製造的密室 ;重點:上鎖手法、行兇及處理兇器的手法心理密室:兇案發生在別人以為已經上鎖的房間內;重點:偽裝密室的手法請讀者們想一想,這樣的寫法是否足夠全面?

密室講義:心理密室篇

Sokiraon

原文登載於我的博客。有些許刪改。所謂「心理密室」,相對於物理密室而言,指的是別人以為已經上鎖的房間。換句話說,雖然房間本身很可能並沒有上鎖,但兇手使用了某種手法,使得目擊者們產生了錯覺,從而作出相反的認定。這種目的上的根本差異,自然也就導致了側重點的不同。

密室講義:物理密室篇(下)

Sokiraon

原文登載於我的博客。稍有刪改。在前一篇文章里,我們討論了物理密室的第一種情形,亦即「犯人進入房間行兇」。不過,雖說各種花樣上鎖似乎很是炫酷,但若是僅停留在這一層面,難免有淺嘗輒止之感…… 有沒有辦法,可以不進入房間就完成兇案呢?如果能想到這一層,那麼犯罪的空間無疑就大大拓寬了。

密室講義:物理密室篇(上)

Sokiraon

原文登載於我的博客。有刪改。何為「物理密室」?顧名思義,就是兇手通過物理手段製造的密室。通常而言,這裏還伴隨著一個假設,即「兇手犯案」和「屍體被發現」之間是明確分離的——當屍體被發現時,兇手已經犯完案並離開。在這種情況下,擺在犯人面前的是兩條路:進入房間行兇,隨後從外部將房間鎖上。

預告:“密室講義”系列專題

Sokiraon

原文登載於我的博客。有刪改。不記得是哪部小說、哪個角色了,只記得有這麼一句話:推理小說是最偉大的通俗小說。對此我深有同感。而若說它究竟出彩在何處,我想,一在情節(Plot),二在詭計(Trick)——詭計更多一些。而在那浩如煙海的詭計中,有那麼一類,誕生於黎明之時,並且長久以來不...

使用JSFiddle在文章中添加表格(下)

Sokiraon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們談到了如何使用HTML創建一個表格,並通過CSS對其進行簡單美化。先溫習一下:上一次的表格對於一個兩行兩列的表格而言,上面的代碼就已足夠。但是,倘若我們要處理一個規模很大的表格,又該如何呢?按照上面的方法,我們可能不得不在HTML裏寫上一大堆的<th&g...

百廿庚子:結語

Sokiraon

原文登載於我的博客,有刪改。百廿庚子這個系列,總共有四個「正篇」。總體而言,聚焦於以下幾個問題:義和團運動的根源在於什麼?義和團的「神功」是怎麼一回事?慈禧為何會決定向各國「宣戰」?庚子賠款的背後有哪些意義?不少朋友可能會覺得:這麼大的一個事件,只寫四篇文章未免太過籠統。

百廿庚子:賠款風波

Sokiraon

請注意,這是這一篇的後續。原文登載於我的博客,略有修改。各國代表在《辛丑條約》上的簽字1901年9月7日,慶親王奕劻、北洋大臣李鴻章同十一國代表1簽署了《辛丑條約》,為八國聯軍之役划下句號。這份條約中最引人注目的,除了駐兵、拆炮台等於中國主權有害之款項外,想必就是那數額巨大的賠款了。

百廿庚子:光榮與夢想

Sokiraon

電視劇《走向共和》截圖光緒二十六年五月十六日,亦即1900年6月21日,慈禧借光緒帝之名1,發布了一道上諭,其中有這樣一句:朕今涕泣以告先廟,慷慨以誓師徒,與其苟且圖存,貽羞萬古,孰若大張撻伐,一決雌雄?2這道上諭,經常被人引用,以作為慈禧向各國列強宣戰的依據。

百廿庚子:神功的崛起

Sokiraon

請注意,這是前一篇的後續。文章也許略長,希望大家可以耐心閱讀,提前在此感謝。原文登載於我的博客,略有修改。在前一篇文章中,我們分析了民教衝突及其起因,希望讀者們可以認識到,當外國傳教士響應弛禁令來到中國的時候,他們面對著的,是怎樣一個遍布著畏懼、猜疑與厭惡的社會——並且這種情緒,...

使用JSFiddle在文章中添加表格(上)

Sokiraon

爲方便整理,本人將本文與之前一篇同類文章一起歸到了新創建的標籤#JSFiddle教學下,實際上也是順帶教大家一些簡單的前端知識。歡迎有興趣的朋友追蹤!Matters的編輯器並不原生支持插入表格,因此最簡單的解決方法,是將表格截圖後作為圖片插入。

讀書隨想:從本格到新本格

Sokiraon

前幾天剛看了鯰川哲也的《黑色皮箱》,附錄里有另一位作家笠川潔的評論,大抵是說,日本戰後本格的輝煌(鯰川哲也即是其中之一),是因為小說家們目睹了人性被戰爭的暴虐所摧殘的場景,從而希望以本格的形式,追求人性的復活。這種說法很有啟發性。聯想到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新本格」的崛起,不禁讓人思考:新本格的「新」在於何處?

新標籤#中國近代史,兼談標籤碎片化的一些問題

Sokiraon

感覺Matters的標籤功能還挺有趣的,正好自己之前寫了不少關於中國近代史的文章,發現還沒有特別適合的標籤,於是就自己新創了一個。先做個介紹。中國近代史,一般認爲是從1840年中英鴉片戰爭,到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爲止的階段,記錄了中國從一個落後的以農業爲主的國家,開始嘗試...

百廿庚子:戰爭之火種

Sokiraon

請注意,這是這一篇的後續。談及1900年的那場戰爭,必然繞不開在它之前所發生的那場運動。始於直隸、山東民間的義和團運動,在很短的時間內發展、壯大起來,並最終導致了清政府與列強間的一次全面對立。可以說,正是有了義和團,才有了八國聯軍之役。對於義和團的起源,自古以來便眾說紛紜1,對此我無意過多涉及。

使用JSFiddle實現文章一鍵轉換簡-繁體

Sokiraon

之前在新人打卡的時候,想到了簡繁體可能帶來的閱讀不便問題。原本想的是“要不就乾脆發兩個版本算了”,後來才發現Matters支持嵌入JSFiddle頁面,於是頓時有了想法:如果在程式中實現簡繁轉換的功能,不就能夠達成要求了?初步嘗試後,果然成功了。

新人打卡

Sokiraon

昨日刚加入Matters,忘记要先打卡了,因而今日补上。本人是一名大陆学生,大学在读,理工科——虽说如此,对文学、社会科学却也不乏兴趣。闲暇时,除了玩游戏外,极爱读推理小说,纯文学和历史也会看一些。本人的写作范围,大抵也就围绕推理、近代史和电子游戏这三个。

预告:“百廿庚子”系列专题

Sokiraon

2020,农历庚子年,是不一般的一年。这年初,由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在中国武汉爆发,随后迅速扩散到中国其他省市。到我发布这篇文章为止,中国境内的疫情已经明显好转,然而韩国、日本、伊朗、意大利等国的形势仍在恶化。应该说,这个庚子年,从一开始就蒙上了一层阴影。

读书随想:推理小说的“公平性”

Sokiraon

推理小说的乐趣之一,至少对一部分读者而言,便是抢在书中的侦探/警察前找出真相。不过,不同读者的推理能力有所差别,因此没能找出真相,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然而,事实证明,在这个问题上,作者的写作功底,往往是最为重要,也最为要命的。倘若情节安排得合理,读者自然会不吝掌声;但若是刻意遮遮掩...

读书随想:中国社会的“流品”论

Sokiraon

钱穆在《中国历代政治得失》中曾提出一个颇为有趣的观点:西方社会有阶级无流品,中国社会有流品无阶级。他认为,中国读书人不世袭,因此不能成为一个阶级;然而读书人和农民之间,又有着明显的观念上的区分。这种行业间的清浊高下,钱穆即称之为“流品”——大抵高贵者为清流,低贱者为浊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