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从PAPI酱的娃到杨丽萍的单身无娃,看田园自由主义者的不同反应

有一股潮流,已经洗白这个国家好些年。

有两个标志性的事件:前一阵,papi酱晒娃,被女权主义者批评,六神磊磊说是“遭到了许多喷子的棒喝”;就在最近,杨丽萍晒吃火锅,繁殖狂却将她的单身无娃拿出来加以大肆攻击,而六神磊磊们居然不吭气了。

按照六神磊磊的标准,她们都可以算“莫名其妙地激怒了一大批围观群众,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踏入了粪坑,给溅了一身。”

是不是因为嗅到那溅了杨丽萍一身的粪跟田园自由主义者们臭味相投,他们就不认为那是粪坑了呢?久住粪坑之中不闻其臭,诚哉诚哉。

正如六神磊磊所言,“粪坑变多了,而且长精神了”,但如果粪坑上面扣一个写着“人权”的漂亮井盖,粪坑是不是就能变成甜水井了呢?

这些年来,我对患有繁殖癌的迫生委、反节育派和田园自由主义者的经验从未失灵:造假大师易富贤、田园人权斗士杨支柱们不是一直打着各种漂亮的旗号妖魔化独生子女,妖魔化单身女性嘛。

只不过,这一次出来喷粪的是另一个女人而已。此人写了一百字左右的评论攻击杨丽萍,把繁殖癌们对独身无娃女性的歧视表达得淋漓尽致,最后居然以一句“不善言谈 只是表达看法”为自己开脱,还声称自己遭到别人批评是“遭遇网络暴力”

这招贼喊捉贼真是玩得漂亮,显然是得了共匪和反节育派颠倒黑白神功的真传。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的田园自由主义者都对这件事保持沉默。

铅笔社(它曾经写出《论儿童买卖合法化》这样令人大跌眼睛的奇葩文章)的李子旸就站出来说话了:

人家杨丽萍不生孩子,人家是舞蹈家,忙着研究舞蹈呐。
你是啥啊?你不生孩子,省出的时间,干啥去啊?不就是吃饱了睡睡饱了吃、醒一会儿就嚼老婆舌、气人有笑人无吗?
啥也没干明白,啥也干不出个名堂,还不生孩子。你这辈子白来人世一趟嘛。

大概因为杨丽萍的事业太成功了,繁殖癌对她人生“不成功”的攻击实在有点站不住脚,所以就把枪口瞄准了事业看起来不是那么成功的女性。虽然换了个靶子,但迫生委把女人当作繁殖工具的立场,是从来不会改变的。

六神磊磊太肤浅了,反智主义可不单是“挑战知识,推翻精英,摧毁理性。”

最鸡贼的反智主义,一直都是伪装精英,把愚昧洗脑当作传播知识,挂着理性的牌子贩卖偏见。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