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她叫小花梅,来自几乎全民信仰基督教的傈僳族?!

马尔克斯的魔幻现实主义都写不出这么讽刺的情节。

关于徐州丰县那位刚烈女子,徐州当地政府又出了第三个通告,说她来自云南怒江州福贡县亚谷村。有人说“怒江傈僳族几乎全民信仰基督教”,那么这位小花梅也信过基督教吗?

网页截图

如果是这样,当她被桑某从家乡带到遥远的江苏“治病”(治病不去江苏省会南京,却跑到苏北一个小县城?)时候,上帝在哪里?

当她被董志民的父亲“捡走”的时候,上帝在哪里?

当她在董家享受“生育自由权”、沦为繁殖工具的时候,上帝在哪里?

当她被董家用铁链锁住,连基本的温饱都无法保障,像一条狗那样活着的时候,上帝在哪里?

……

在那漫长的岁月里,上帝跟共匪官员一样,都对她的不幸熟视无睹,任凭董家利用她创造出中国版的“使女的故事”。

只有从1998年到2008年那10年里,如果真有上帝的话,他或许利用计生委,给了小花梅一定的保护。

基督徒痛恨的计生委给了她一定的保护,基督徒带来的“自由生育”让她沦为繁殖奴隶。

马尔克斯的魔幻现实主义都写不出这么讽刺的情节。

我曾经用老家那些不幸女性的遭遇说明,反节育派的“自由生育”带给底层女性的,很可能是生育权被父权制家庭侵犯和僭夺。

没有几个人愿意相信我说的话,那些“何不食肉糜”的人权斗士女权斗士精英知识分子,活在自己岁月静好的象牙塔里,被自己不惜造假也要反抗计生的勇气自我感动着,看不到也不愿看到底层的真实生活。那些从底层走出去的知识女性,也对自己周围那些女性包括自己亲人过去的不幸经历选择无视和沉默。

甚至在小花梅事件曝光之后,反节育派还在继续撒谎、继续把这一切甩锅给万能替罪羊计划生育

然而这还不是一切。

徐州警方居然要从她的结婚登记申请资料里查找她的身份,那么她在徐州办过身份证吗?还是身份证里的信息都是假的?公安部门的户籍信息里,2000年、2010年和2020年的人口普查数据里,有没有包括她的数据?

警方自始至终都没有透露她和父母的年龄信息:她到底多少岁了?她的父母什么时候去世的?她没有兄弟姐妹吗(在不搞计划生育或者计划生育不严格的少数民族地区,没有兄弟姐妹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些没有曝光(还是刻意隐瞒)的信息背后隐藏着什么?

在小花梅的人生悲剧中,上帝与政府同时缺位,只有几千年来祸害中国女性永不缺席、最近又获得基督教等宗教势力以及国际国内人权女权群体加持的父权制家庭在“坚守岗位”。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