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为定

三流时评作者,偶尔在报纸上写写专栏。

和一位青年一次不算愉快的讨论

發布於

X是我曾经教过的一个学生,上学时属于热心参加学生会及各类社团那类,但和那些眼睛只会朝上的人精学生不同,她为人朴实,热情,干活蛮踏实,听她一些同学说,学生组织那些苦活累活,都是她做的。我对她一直印象蛮好。

我当时指导学生做个校园报刊,她很积极投稿,后来编辑部纳新,她也很积极地申请参加,但上一届负责的学生主编考察总觉得她写东西似乎缺少逻辑,不准备接收,我后来特别提出那个版增加一名编辑,让她进了编辑部,干活也一直是很努力的样子。

大学毕业后,她应该在北京哪个高校里读了研究生,后来似乎申请了加拿大哪个大学的博士,读的似乎是人类学或者社会学专业,这些学生因为当初都加过我的QQ后,后来都自动出现在我的微信朋友圈里,似乎申请到博士后也跟我聊过几句,我很替她高兴。之后联系不多,我有时候朋友圈里发些信息,她有时候也来点个赞之类,总之,我一直觉得这是我的学生中蛮正常的一个。

但是,昨天,躺床上翻朋友圈,突然发现她发了这么一段话:

“朋友圈有些人实在是令人无语,天天发布亡国言论,贩卖焦虑,唯恐天下不乱。请问这个国亡了是对你有啥好处吗?遇事不能就事论事,以个人私言下判断。这样的人,枉为学者!!!事已至此,往前看解决当前问题,这叫发展观。就是把湖北省官员都突突了,能解决现实问题不?这样的人还教学生,想起来真是可怕。“

我当然知道她没有指着骂我,但这样的言论出自她的口,我有点意外,于是在她朋友圈下面问了一句:”你所谓亡国言论,具体指什么呢?“结果她回一长串,没引用一句她批评的人发布的所谓亡国言论,又是重复说这样的历史学家怎么无知之类。我想既然是我以前的学生,不妨讨论两句,我还比较认真地写了这么一段:

因为和你以前有过一段师生关系,不妨多讨论两句:1.这次疫情,武汉当局瞒报信息,事实俱在,这是导致疫情错过最佳防控时机,导致疫情的失控的重要原因,重蹈17年前萨斯覆辙,令人气愤,这个时候,批评湖北武汉当局,是公民的权利;2.最近这些年,言论管控力度空前,知识界包括大学老师在内,个个噤若寒蝉,包括我在内,大多数人在公共议题上都是犬儒,如果你还能见到公开批评时政的,那应该是体制内知识分子中的稀有物种了,我还有点佩服;3.我相信恐怕没有什么人真正希望亡国,但是,正如前贤所说:”爱国主义是流氓的最后一个庇护所“,所以,我对高调的爱国主义宣示也抱有高度警惕。

或许是她从我的这段话中没有读出认同感而失望,她后面接二连三回复我几段,但又是反来复去重复前面那些观点,指责她口中的的历史学者不配做学者,不配教学生,云云。我见讨论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于是删除了我上面那段话,不再讨论。

今天早上,我陪女儿去机场,在高铁上随手打开朋友圈,发现她又发了这么一条朋友圈:

虽然美军不承认自己是被塔利班击落的。。。但是,这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箭在弦上?想不到我有生之年,还能目睹此番盛况?说是这次疫情没吸取SARS的教训,那人们吸取一二战的教训了?要是教训那么好吸取,也就没有【历史重演】这个词的存在了同筱们!!川普大爷,地球迟早被诸位玩儿死[Emm][Emm][Emm]我还不想死,我学位还没拿,论文还没发呢嘤嘤嘤

她好像是转发了观察者网公众号一篇题为《塔利班:美军飞机坠毁,多名CIA高官死亡》帖子。我看完这篇帖子,叹口气,屏蔽了她的朋友圈。这时我才想起前面提到,当初她报名参加校园媒体时她的主编学姐说她逻辑混乱,我真佩服那小姑娘有先见之明。但是,看到这些言论,我已经无心计较逻辑,第三次大战箭在弦上之类,已经属于疯话。更没计较的必要,但是,

塔利班击落美国军机,第三次世界大战箭在弦上,并不是人们没有吸取一战二战的教训
所以,这次疫情卷土重来,和武汉当局没有吸取当年萨斯失控的教训没有关系!

这种令人难堪的无知和疯话,结合她昨天对那位历史学家所谓”散布亡国言论“的攻击,明显的用意是要为舆论漩涡中的湖北和武汉当局洗地。

无知可以原谅,无耻不可饶恕。

但总还是有点难过,她当年虽是一个喜欢混宣传部、学生会,但是,本性善良,热情肯干。为什么这么一个好青年,负笈海外多年,书都读到博士了,逻辑依旧混乱,而且还变成了一个为极权辩护的热心分子。

我越来越感到,在极权中强大起来的国家,对很多青年产生了不可抑制的吸引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恐惧,2003

教訓帶來的改變,能否持久?

1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