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enYeong

大陆东北人,关注自己的家乡,关注更远的世界 微信公众号 GroundTour 常驻哈尔滨 铁路/航空/轮渡/人文摄影与写作

Cathay與震旦,中國的別名在上海

發布於
本想写篇影评,结果在查阅资料时不小心写成了一篇关于"Cathay"的考




历经90年风雨的国泰电影院,依旧坐落在淮海中路和茂名南路东北角的街头,成为上海三座以“Cathay”为名的建筑中唯一仍保有中英文原名的建筑。







与其同在茂名南路的Cathay Mansion,时称”华懋公寓”,已成为锦江饭店的一部分,自建国便招待了众多的中外要客。而另一座Cathay Hotel则更加出名,那便是如今众人皆知的和平饭店——Peace Hotel,原来的”华懋饭店”在1956年改为”和平”的名字,在文革中还一度被张春桥所领导的上海公社作为总部。


华懋公寓与和平饭店|Wikipedia


Cathay是个颇具历史意味的词汇,千年前的辽金时期,契丹人自称“Khitan”。随着丝绸之路商人们的传播,其传播演变逐渐成为了一个用来形容北中国的词,随着蒙古的西征和马可波罗游记的盛行而为人所知。甚至一度令西方认为Cathay和China是两个国家——当然也曾一度如此:辽和南宋。直到利玛窦的时代,更多的西方人可以在中国自由旅行后,二者才逐渐重新统一起来。至今,在突厥语和斯拉夫语中,如俄语中的Китай : [Kitay],“Cathay”依旧指代着中国。



 

到了近代中国,不同于“支那”、“震旦”云云,从西洋重新回到中国的Cathay,逐渐脱离了“中国”的本意。“国泰”、“华懋”中文意相似,“国”、“华”均可指代中国,“泰”、“懋”大有积极向上、气势盛大之意。如此大气的名称成为了中外洋行、公司的名号也就不足为奇。再配上Cathay的英文,与号称Great China 的同业者,不仅有着相同的气势,更在文字上颇具古风。



 

与Cathay的英译中相对,作为印度佛经称呼中国的震旦,中译英的时人选择了Aurora——极光。在上海租界时期,法租界中的震旦大学就将校名中的震旦二字译为Aurora,更有日出黎明曙光的含义。如今,以国泰为名的公司不在少数,而以震旦为名的公司最出名的只有一家。从浦西的黄埔江岸向东望过去,浦东四件套下的“AURORA 震旦”最为醒目。作为一家来自台湾的企业,得以让自己的招牌立于中国大陆最重要城市的最醒目的位置,与其本身名字的含义以及与上海历史的渊源的确是密不可分的。


浦东陆家嘴|VCG


说起国泰,如今最有名的企业当属以香港为主场运行的国泰航空,但究其历史,在香港枝繁叶茂的国泰的根基却是上海。


国泰航空最早的飞机:DC-3|VCG


1946年,二次大战结束后曾参与过驼峰航线的飞行员Farrell和Kantzow向美国军方购入C-47飞机,改装成DC-3后两人以“澳华进出口公司”的名义在上海往返澳洲间进行货物运输。随着生意的红火,两人的生意为宋子文所看上,要求入股不成,就将两架停放在上海龙华机场的飞机扣押。Farrell在和股东们商议后决定离开上海前往香港发展,在贿赂守卫一餐早饭之后,清晨从上海出发,傍晚便到达香港启德机场。


国泰航空波音773客机于香港机场起飞|JETPhotos


在Farrell等人离开上海前往香港续业时,已决定为新公司改名。Farrell、Kantzow与数名朋友在马尼拉的一间酒店谈及新公司的名称。皆表示不想叫“Air Hong Kong”、“Hong Kong Airlines”等普通名称,而Farrell本人则特别喜欢“Cathay”这一个在外国人心目中十分典雅的名词。这个名词可让外国人想起种种关于中国古代的事迹,包括“马可波罗”、“成吉思汗”、“丝绸之路”等等。而Farrell及Kantzow的梦想是希望有朝一日,他们建立的航空王国可越过太平洋终抵达美国。因此,他们最后决定新公司的名称为“Cathay Pacific Airways”,而中文名称从四六年成立至五十年代初亦出现数个版本,包括“香港太平洋航空公司”、“国泰太平洋航空公司”等。国泰的早期顾客主要是外国人,到了五、六十年代随着中国客人增加,并将中文名称统一为“国泰航空公司”。


而在另一种说法中,“Cathay”的名称是由Farrell和一些外国记者是在外滩国泰饭店喝酒中集思广益时取了这个名字,而选择Cathay是为了避免在航空公司名称中使用“中国”一词;这显然更加拉近了国泰航空与上海的距离。


如今,相较于另两家有着Cathay大名的锦江饭店、和平饭店,淮海中路上的国泰电影院显然是一个更加低价的体验选择。只要花上不到50元,就可以走进这座将近百年历史的戏院看上一场电影。国泰电影院虽在文革中一度变成“人民电影院”,但幸好建筑本身都一直保存完好。



 

在21世纪初的改造中,原本老式的大型放映厅被切分改造为三个更小一点的放映厅,以适应更加市场化的放映需求。但当走入影院的大门,那一间六角的门厅依旧带有浓郁的海派气息,讲述着上海滩的风云变幻。



 

我在这里看了场大鹏的电影——《吉祥如意》,一场很不洋气的东北农村电影。我没有看介绍和影评,仅仅看了豆瓣的评分就买了一张傍晚的影票。直到电影开场的那刻我才知道这是一部东北的电影;直到有了画外音我才意识到是纪录片;直到镜头从银幕拉出我才晓得这不仅是一部纪录片;直到看到俩女主角我才明白这不是纪录片,也许叫作“伪纪录片和镜头后的故事”更加恰当一些。

 

故事很简单,但很中国。老人的赡养,更确切的说是得了病老人的赡养,在中国一直是一个无解的问题。新一代都去往了城市、去往了更大的城市,三线的小城市、广袤土地间的农村里住着一个个老人。从没有镜头对准他们,他们肮脏、不堪乃至丑陋,但是他们创造了快速城市化的工业农业基础。她们他们的子女去了城里,一旦生病就只有子女回来照顾这一个选项,护工呢不会很靠谱的、养老院也不喜欢把屎拉到整张床上的人、子女呢?他们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儿女。

 

追问戛然而止。


国泰大戏院开业日在申报的广告(1932.1.1)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