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bolun

想让你追我。

关于何为真 —— 评《廊桥遗梦》

很多人歌颂爱情赞叹责任感慨婚姻,我倒是没这么觉得也没这么感受。对我来说,这电影讲了个一个关于何为真的问题,在众多情感或冲动里,你怎么判断这个是真的,那个是假的,怎么判断这次不是冲昏头脑,那次不是过度算计。但影片有过度对立情爱和责任的嫌疑,故意推向人们的泪点,多少有点刻奇。

真对男主来说非常好判断,他单身,自由,有经历有遭遇,在不同女人之间周转后,遇到一个倾心的,他需要判断的无非是停留还是继续独身旅程,哪个更为真。显然,人在面对巨大情愫的时候,自然风光再绚丽,也远不如内心的澎湃,这份真太容易判断了。

难判断的是女主。在热恋的真和庸常生活的真之间,哪个才是真的?但好歹,这两者女主都亲眼见识过了。难判断的是两个孩子。在开信之初,他们难以置信母亲竟然是个出轨之人,也难以相信母亲竟然对自己保留了那么多年的秘密,整个一生对母亲的认识就这么发生了倒转。

但更难判断的是女主丈夫,影片结尾弥留之际他说“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梦想,很抱歉没有能满足你”。在好老婆的真与老婆内心渴望的自我的真之间,他该如何相信呢?前一个他每日见,但日常生活的每刻里老婆内心却涌动着另一个人,兴许他从未见过。他又是如何做到相信自己所见的那个呢?

最后就落在了,庸常之真,与爱情之真的较量上。换一部电影,失去庸常伤害他人追逐爱情,也会赚得同样多的眼泪,所以只要是真的东西失去了,都容易让人伤感,(这也是我对电影最不满的地方)。但生活可能恰就是那份选择,绝大多数人也只能选择一个,选择哪个真成了非常重要的课题。

男主选择了永远相信和女主的爱情之真,并最终祭出一切;老公选择相信了现实之真,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他们的选择雷同,都选了目前手里有的牌,并追随下去,我不能确定这是盲目还是执念,但这种信念之力及其行动确实是很强力的。

孩子对真的理解过程是有变化的,尤其是儿子,他从不屑一顾和生气转到理解并认同,从一真一假的判断变为二者皆真的接受,但毕竟这不是他的事儿,他要做的不过是撒撒骨灰这样潇洒的动作,他要面对的是接下来自己的妻子孩子家庭之真,电影也只是最后一笔带过。

女主的真是最难选择的也是影片终极的焦点。从理性和算计上来看,她做了最合适的决定,因为她明确说了自己和男主热恋过后,未来也不过是蝇营狗苟的生活,与目前无异,所以她选择了当下不伤害任何人,但同时又把那份激情永久保留在心内,以死后的火化的方式给了男主,真可谓是身心灵俱全了。但我对这个选择多少还是嗤之以鼻的,因为这实在是太割裂了,太懦弱了,这意味着她无法处理好这两种真的问题,必须将其拆散保留,度过双面人生。相比较而言,两位男主的选择都更统一,但也说实话,他们的选择比较被动,也相对容易,也没什么可以深究的。

除了真之外还有个问题是,真和假是否会相互转化,或者说,真如何持续为真,假是否能变成真,真的会不会慢慢变假了。儿子是假成真,一开始是绝不相信的,后来的慢慢理解通过的是什么呢?至少影片没有太讲清楚,这个过程显得过于粗糙了,最后落实在了他对老婆的感恩行动里,有些多余了。但人对他人之事从假变真,还是比较好理解的,通过有效沟通共情理解,都可以做到。

丈夫的真假转化应该是挺困难的,从电影最后的表述来看他应该是一直知道妻子心里的小九九的,他不可能不难过不伤心不愤怒,但他选择了忽略和包容,在生活的时时刻刻之间,他都要面对自己面前这份生活的真真假假,面对同床女人的真真假假,甚至面对由之而来自己的真真假假。所以对丈夫来说,让真假的转化得失不至于影响到自己的正常生活,显得尤为困难,这也就凸显了他的信念。

与之对应的,就是男主的真真假假,他如何确定女主也不过是一念春心而已,要把自己后半辈子的思念都托付在这么个4天之约的女人身上呢?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最后也都会转变为假的情感,随之淡忘并成为嘴里的回忆和故事。但男主却一直相信着这份真情,把它当作了毕生的信念,这份持久力到底源自哪里,我其实也很难确定,甚至很有怀疑。

没错,因为绝大多数人的真都更体现在当下。女主对当下生活的选择,孩子对当时生活的坚信以及读信后的理解,丈夫对面前这个实体妻子的认识,都是非常当下的,真也就和当下性时常捆绑在一起了。而男主的真,却是相反的,虚的,想象的,摸不着的,纯凭信念的。当然了,女主是否保留了那份爱情信念之真,我是略有怀疑的。到了影片结尾,她收到那些箱子和照片及邀约后,决定共撒骨灰的决定,倒也并不能确定她信念的强烈程度。

真与真的较量,真与假的转化,真的持久度,都在影片里有表达,但影片里缺少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维度,就是让假的变成真的的状态。儿子的不能算,毕竟他只是局外人。前几个真假状态,只有很少人在很少的状态下会遇到,如同泰坦尼克那种绝世爱情,如同嫁一个人却思念另一个,多少显得有些故意撩拨眼泪之嫌。而置身其中,让假的东西变成真的东西,其实才是人一生中经常需要面对的,无论是不得已的工作,还是不得已的出身条件,还是不得已的结婚对象。即便在今天这个时代环境下,消费金钱可以找到很多替代解决方案,但假的东西其实还是充斥在很多生活状态下的,如何让它成为真的生活,才是每个人的课题。

影片里,唯一有机会涉足的,就是女主和丈夫的状态,兴许她从意大利来美国小镇是一种不得已的妥协?兴许,原本是对异国的幻想之真带她来了美国,但到来后一切都不如所愿变成了假的,可日复一日的生活又将其转化为了真?这是该片最大的缺憾。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