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爸爸

看書、睇電影,是工作,也是娛樂

世紀戰疫 - 死亡離我們真的遠嗎?

發布於

現時美國新冠肺炎疫情嚴重,感染人數超過67萬,死亡率接近5%,德洲護士崩潰表示「我日復一日地照顧著患者,直到他們死亡。除非被裝入屍袋外,沒有人能離開病房。」

這段話就好似上星期看的一部美國電影 -《世紀戰疫》(2011)。


整部電影的脈絡是典型的災難片模式,最初大家相安無事,突然在平靜中出現一個小問題,小問題變成大問題,最後解決並回歸平靜。

電影以多角度去講出這個故事,分別是從Gwyneth Paltrow的感染者及Matt Damon倖存者;Kate Winslet及Marion Cotillard的調查者;及Jude Law的陰謀論家。

Gwyneth Paltrow是零號患者,她是傳染的源頭,最終電影也以她因何受到感染作結,可說是貫穿始末的關鍵;而Matt Damon是她的丈夫,但由於體內有抗體而不受感染,戲中沒有安排他成為「解藥」,而是透過他敍述倖存者面對家人離逝的悲痛及保護家人的決心。

Kate Winslet扮演的是流行病調查服務的調查員(Epidemic Intelligence Service, EIS),她被委派去調查疾病是否生化武器。現實生活中,他們算是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的「傳染病調查員」(disease detectives),他們大部分是醫生,也有部分是科學家及護士。

戲中Kate提出基本傳染數(R0值),意思是於所有人都沒有免疫力的情況下,一個感染者會平均將病傳染給其他多少人。若R0 < 1,傳染病將會慢慢消失;若R0 > 1,傳染病將會以指數方式擴散。數字愈大,便愈難控制。以流感及新冠肺炎為例,前者R0值為1.3,傳染10層後患者會增至56人;後者R0值為2,傳染10層後患者卻激增至2047人。電影中的疫症不但傳染力強,死亡率也十分高,故此造成各國大量人口死亡及社會的恐慌。

Marion Cotillard的身份則是世衛(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的傳染病學家,她來到澳門尋找疾病的零號病人,並透過安全錄像最終得知答案是Gwyneth Paltrow。

零號病人也被稱為「標識病例」(index case),意思是被疾病感染的第一人,找出這個人有助於專家了解疫情為甚麼及如何開始,並以此避免更多人感染。不過,「零號病人」不一定會發病,所以也有「一號病人」的說法,即第一個出現症狀的人。電影中的Gwyneth實際上便是「一號病人」。

電影中不少人趁火打劫,其中Jude Law是表表者。他在一段影片中表示自己染病,並以草藥治癒自己,事後卻被發現是假的,他亦涉嫌串謀及證券欺詐而被捕。可是,很多人紛紛到藥房搶購及爭奪,最可憐的是一個孕婦因這個錯誤消息而感染病毒。這令人想起新冠肺炎出現後,多國出現搶口罩、日用品的消息,造成的混亂也是源於網上的流言。

在現今資訊爆炸的時代,假新聞、陰謀論及流言在Facebook、微訊、WhatsApp、Twitter等不同的平台四處傳播,不少人也混水摸魚,從中取利。新冠肺炎曾被稱為中國的生化武器,「零號病人」到底是中國人或美國人也備受爭論。

可是,這真的重要嗎?

自疫症爆發至今,每天都有大量的新增確診及死亡人數,各國都正在面對沉重的醫療負荷,醫務人員日以繼夜的工作,市民只能留在家中,各國經濟停頓。全球至今已有超過210萬人確診,14萬人死亡,多少家庭妻離子散,多少人無奈地與最親的人痛別。

《世紀戰疫》於2011年上映,當時卻被人評為跨張失實;在2015年,Bill Gates亦曾於TED talk中發表一個題為「The next outbreak? We’re not ready.」的演講,當時他已指出當今世上風險最大的災難並非核武,而是病毒。

可是面對疫情,我們做過甚麼準備?

現在,我們只能盡量減緩疫症的傳播速度,直到疫苗或奇蹟的出現,讓我們的生活回歸平靜。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