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ll We Talk? 陪你講

陪你坐

發布於

泥土拿了星空的曲棍球棍,星空大吵大鬧,非常生氣,泥土給嚇壞了。

星空生著悶氣,坐在走廊的長椅上,一聲不響,也不理會茄子老師。老師如何處理是好?老實說,老師不是萬能俠,並不是什麼事也懂得即時處理的。主流學校的老師,什麼都跟足指引和程序,當然「效率高」,但是,人不是機器,即使是同一件事,發生在不同的學生身上,也得靠老師的功力去同理每一個孩子當下的情緒。這些都不是死板的指引能提供答案的。

有沒有想過,學生的所謂「問題」,老師其實並不需要「處理」?那麼,老師的角色又是什麼?

氣在頭上,孩子不願意說,老師只好陪你坐。茄子老師沒有法寶,坦白說,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只好接受自己當刻的局限和迷惘。反正時間多著呢,也就不必急於要去即時處理些什麼。

坐著坐著,星空跟茄子老師說:「我是擔心泥土整爛我的曲棍球棍,我害怕回家被爸媽責罵。」原來,星空的憤怒源於恐懼父母的情緒。茄子老師知道了,有機會見到星空的爸媽時,就可以從不同的切入點了解他們跟孩子的溝通模式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以致於孩子一想到父母的情緒就非常害怕。這是任何一份教育局的指引都沒有教的事,卻更貼近為人師表的本質。

信任,就在那些陪著你坐的一分一秒裡,慢慢建立起來。如果有些時候,我們不知道要做什麼好,不妨耐心地等待,讓時間自行微妙地工作。孩子氣消了,感覺到老師陪伴左右,沒有過早的對錯判斷,自然感受到自己被接納,老師也知道,學生不是需要被處理的對象。

人和人之間,最初,最渴望的只是被了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