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葉小畫家

圖文創作者,藝術工作者。喜歡寫小說、奇幻、歷史、繪圖,同時也是資深夜貓子一枚。 小說的話建議到我主頁標籤處觀看,這樣順序比較不會錯亂。

長篇小說:【穿越DarkLand】第七章 安哥洛大苔原-2


   <7-2>



  一眼看去幾乎見不到人類,只有偶爾瞧見幾名巡守騎士騎著駿馬掠過。他們就像汪洋中的一葉扁舟,又像薩哈拉沙漠中的寂寞商隊。


  此刻三人已走到了第四天,他們在一條較寬的泥路上遇見一對父子。


  父親年約四十,他五官英俊、身材高壯,下頷處有一點棕色鬍渣。那名兒子則是金黃頭髮,年約十四,藍色眼睛、五官英挺,那大眼睛、顴骨線幾乎可以看出未來將長成的帥氣模樣。


  聽說他們正要運送貨物至戰士城,這些貨物由兩輛馬車運送。弗萊澤瞅了瞅,那馬車前方有台子供車伕坐著,後方則是包覆式,坐在裡面的人看不見外面的景觀,只有一扇小小的窗戶。因為這對父子怕附近有強盜,所以見到路過的弗萊澤一行便準備雇用他們。


  確實,在這廣闊的地形,兩輛馬車挺顯眼的,弗萊澤和杭特看起來也是用劍好手,雇用他們當保鑣顯然是明智的選擇,而搭乘馬車對費兒他們來說也可以加快速度抵達,於是他們三人便一口答應。


  「還不知你們叫什麼名字呢,我叫『彼得.美思』,這位是我的兒子『羅賓』」


  「你好,我叫弗萊澤,她是費兒,他則叫杭特。」弗萊澤笑了笑。


  踏上踏板,當弗萊澤準備進入馬車時彼得用一副終於放心的表情說「好險有遇到你們,聽說最近這一帶常遭遇強盜,我們那兒的小城鎮可雇不到魔獸獵手,一路走來我都暗自祈禱不要遇到那些不法之徒呢!」長舒一口氣後彼得續道「畢竟這可是國王親自指名的藥材⋯⋯」


  「哈哈,我們也剛好要進城,你們問的倒很及時,也可省去我們不少時間!」弗萊澤答道,他一屁股坐在馬車的最右側,接下來則換費兒和杭特坐上馬車。費兒本想坐在弗萊澤旁邊,誰知杭特搶先坐在兩人中間,這讓費兒想當場將他掐死。


  五個人尷尬對望,因為彼得和羅賓就坐在對面,不過這給了弗萊澤仔細觀察的機會。彼得和羅賓都穿著細麻布,上面還帶著些花樣,顯然他們經濟能力比尼特村的居民好的多。


  「那我們出發嘍!」前排駕駛馬車的車伕說道。


  行駛後開始有微風從小窗灌進,路途上雖然有些顛簸,馬車速度也不算快但總好過走路,弗萊澤心想。


  不久後他們經過一座木橋,下方有條不大不小的河流,橋的盡頭處還站著名男子,只見彼得在行囊裡翻找,接著他便交了點「過橋費」給守橋人。


  「交些稅可是我們這些平民的義務。」彼得在丟了幾枚銀幣後朝弗萊澤眨眼,弗萊澤見狀也抱以微笑。


  【這大概是某種稅收吧?】弗萊澤心想。於此同時他準備挪挪身子、換個姿勢,卻見到羅賓的眼睛直直盯著他。


  在對面,羅賓那雙藍眼瞪的老大,就像弗萊澤是甚麼稀罕的珍奇異獸。


  【這個小鬼是⋯⋯?】當弗萊澤思考這個問題時,他的思路被一句問句打斷。


  「不過為什麼那位國王需要這麼多藥材呢?」費兒好奇的問。


  「你們不是本地人吧?安哥洛國王病一陣了,外界現在都戲稱他為『病秧國王』。」


  彼得頓了頓「至於妳的問題嘛......呵呵,據說這是在某次會議中,總管大臣向他提到有一種可以令人永生的藥物,從那天後國王便一直徵求厲害的鍊金士,可能那藥物就需要這麼多珍貴藥材吧,又或著國王是為了治病而用,誰知道呢⋯⋯」


  彼得歪嘴一笑「不過我說啊,怎麼可能有永生藥這種東西。」他用一副天方夜譚的表情說著。


  【一定不可能嗎?】費兒可不敢確定,畢竟以那個人的能力,說不定真的有辦法做到,但是費兒覺得梧桐可沒那種善心以及閒工夫。


  突然前方傳來「啊!」的一聲,聽起來像是由前方的車伕發出,接著馬車便急速停了下來,眾人因為作用力身軀不由得前傾。


  「怎⋯⋯怎麼了?是強盜嗎?」彼得此時聲音聽起來有些顫抖。


  弗萊澤以及杭特見狀二話不說便跳下馬車查看,一下車廂卻見到二十名強盜圍著兩輛馬車,那車伕肩膀上已經被射了一箭,衣服上早已染上了血跡。


  「交出那些藥材,那些都是最上等的藥材吧?賣掉不知道可以獲得多少金幣?」一名看似強盜頭目的人說著。他是名獨眼的大漢,身材魁梧、眼睛偏小,並留著一把棕色絡腮鬍。


  「是,我們都知道你們那裏面是藥材了,有人同我們說今日會有珍貴藥材送來,所以快點交給我們吧。」頭目說罷便露出卑鄙的壞笑。


  「嗯......向你通報有藥材的那位,他有沒有和你說會遇見我們?」弗萊澤俊眉一皺,說罷便直接往一名盜賊衝去。


  他看似只踏一步,瞬間卻近在眼前,只見白光一閃,眼睛睜不開眼的霎那──


  「啊!!!」一名強盜反應不及手指已被切斷,連手裡的刀與弗萊澤的劍甫交擊便立即破碎。


  【是那把劍太利,還是那名銀盔戰士太厲害,又或著兩者皆是??】見到這幕後,強盜們紛紛因為恐懼、下意識的不斷後退。


  弗萊澤持著長劍向上,他目露兇光,雖然原先只想打跑他們,但怕他們日後繼續以強盜維生,所以弗萊澤便決定切斷手指已示教訓。


  「咻咻咻──」那揮舞的劍峰夾帶著鮮血,接著數個強盜便倒地哀嚎。


  「啊!!!」


  「不......我的手指!!!」望著被切下的指節,一名金髮強盜都要迸出淚來。


  「痛!!!你這妓女養的私生子......」四周不斷傳來強盜栽倒的咒罵聲,他們血如泉湧、正忍著疼痛厲聲咒罵。


  【太誇張了......那鎧甲少說也有二三十公斤,速度卻還可以這麼快。】那群強盜心裡一陣寒顫。


  電光石火間還來不及拿刀反抗,剩下十幾名強盜的手指悉數被斬下一段,不多不少就是一段,當他會意過來時手已經在大量噴血。


  【什麼時候被切到了?我怎麼沒感覺?不妙,得趕緊撤⋯⋯】在評估過雙方實力後,那名頭目腦袋不斷飛逝這一個念頭。


  「噹──匡噹」頭目將手中的大刀丟下地面,其它幾名盜賊見狀也紛紛放下手中兵器。


  「這⋯⋯你們饒了我們吧。」強盜頭目滿臉冷汗,他身軀微躬並露出乞求表情、希冀能得到眼前戰士一絲仁慈。


  「你們以後再強盜殺人,我絕對會殺了你們,滾!」弗萊澤惡狠狠地說。他將劍鋒指向他們,那是屬於強者的無上壓迫。


  「是......是......我們知道了......」強盜緊盯著劍鋒、雙手無助的挪移,接著開始慢慢向後方移動。


  「殺了他們!」此時背後突然冒出一陣聲音。弗萊澤猛然回望,原來是羅賓,這男孩不知何時從馬車探出了頭。


  【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看的?讓小孩見到這種畫面可不太好。】弗萊澤在心裡想著,他自己也有兒女,他對小孩的教育可是很重視的。


  「快滾吧!在我改變心意之前。」弗萊澤將長劍一擺、不理會羅賓,他皺著眉毛朝強盜方向大喝。


  強盜夾著尾巴、像撿回一條命,那慌亂程度就連丟至地面的刀劍也落下。


  「為什麼不殺他們!」羅賓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弗萊澤。


  這問題問的弗萊澤表情一怔,畢竟動起殺人念頭的可是一名男孩,要是放在二二零零年,他或許都還在應付課業。「他們也有家人,或許也有苦衷,這世界不是非黑即白,我也願意再給一次機會,我們沒有權力隨便奪取別人的生命,前提是他們不再做強盜......」


  弗萊澤頓了頓接著道「他們的臉我記住了,這種行為再讓我看到一次我便會動手。」他一邊擦拭劍上的血痕一邊說著,畢竟在二二零零年搶過一次東西也罪不至死,弗萊澤是這樣想的。


  「那……你……可、可以教我怎麼成為戰士嗎?」羅賓紅著臉、握緊拳頭。


  【啊?】


  「加入戰士工會是我的夢想,我一直想成為戰士,一名打擊罪惡的戰士......」羅賓緩緩將頭低下。「但父親不肯,他認為好好當名藥商才是生活的資本。」抬起頭,羅賓那湛藍的雙眼緊緊盯著弗萊澤,那神色看起來十分堅決。


  【戰士工會應該是某種職業工會吧?難怪羅賓路上一直看我。必須讓他清楚當戰士必須要有的決心,就像我以前當警察所見到的,有偉大的志向跟真的接觸後體悟遠遠不同,當面臨需要殺人以及自己性命的生死關頭,這都需要強大的毅力以及恆心⋯⋯】


  「戰士必須面臨風險,等你說服好你父親、下定好決心後再說吧!」弗萊澤這樣答道,因為這個世界很現實、死了不能重來。


  想起二二零零年因查緝犯罪而死的同仁,弗萊澤心臟不由得揪了一下,雖然在二二零零小宗犯罪率已大幅降低,但是官商勾結、政府包庇的大型犯罪卻是越發嚴重。而大型犯罪往往對執法人員是最致命的,社會兩極、官商相護,那是一個底層人士見不到未來的可悲年代。


  【他還年輕……或許該等他慎重思考後再說……】年輕時總有用之不竭的熱血,直至碰到了挫折、遭遇阻礙,弗萊澤可不想因此誤人子弟。


  羅賓聽見後在苔原上佇立,一雙金黃眉毛先是悵然接著再緊緊皺起。青春的手掌死握,他暗暗將志向深刻腦海。


  為何想成為戰士?他不知道,但他知道,血液在體內翻湧、就像最原始的呼喚,況且他蠻有天分,至少和別的孩子相比,他耍弄木劍可從沒輸過。


  見他不發一語,弗萊澤便轉身吩咐費兒醫治受傷車伕,但其實費兒不想,她覺得事不關己,不過只要是弗萊澤的要求她一定照辦。


  「可能會有些疼!」費兒邊說邊幫車伕拔出箭矢。彼得在一旁關心的看著,畢竟車伕是他雇來的,受了傷總是不好。


  「高階治療!」費兒語畢手上的骷髏便發出陣陣溫暖溫度,霎那間車伕的傷口立刻癒合。


  「哇──我的九神啊!」那車伕覺得不可思議,在一旁的彼得也同樣發出驚嘆。


  這骷髏是費兒的神話級武器「神靈的頭骨」。它有些駭人,那眼眶的深窟窿就像奪人心神的深淵,與費兒那帶著緋紅、肉鼓鼓的爛漫臉蛋大相逕庭,儘管她容貌是「變」出來的。


  「你的職業是神官嗎?」彼得在一旁好奇的問。


  「啊⋯⋯不是耶!」費兒覺得有些尷尬,她頓了頓接著答道「我的職業是『現實創造者』」


  此刻費兒在心裡翻了個白眼【我哪裡像神官啊??你有見過神官手持骷髏的嗎?】


  「現實創造者?沒聽過這個職業。」車伕跟彼得異口同聲答道。


  「是祭司類別的第五階職業......而現實創造者是第五階之後的變化體。」費兒驕縱的個性讓她這時出現不耐煩的嘴臉,但其實這表情沒什麼惡意,應該說,她現在已經收斂很多,自從遇見了弗萊澤。


  過去她在遊戲裡自稱「史萊姆大王」,仗著家裡雄厚財力,她常帶著兩名副將在遊戲胡亂殺人。不是因為快感,也並非為了自我突破。她僅僅因為貪玩,就像那是甚麼類似俄羅斯方塊的遊戲。


  「祭司這職業最高層級不是『菁英德魯伊』和『魔祭師』嗎?」彼得滿臉不解。


  「好吧,隨便,那我便是魔祭司。」費兒怕麻煩的個性讓她只想結束這個話題,她不想在這話題繼續糾纏下去。現在她終於知道,這世界人民的眼界遠比她想像的要低。


  「看!」車伕指著遠方。急促的音調引領眾人目光,那是一道被巨大岩石擋住、只露出半顆頭的樹影。


  「那棵大松樹是安哥洛特爾之松,旅人都這麼叫著,快到了,快到戰士城了、那安哥洛的王都。」他振奮說道。


 --------------------------------------------------

小說介紹

小說目錄請點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