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rpion

讀過傳媒,又修金融,皆不精通 忙時觀察社會,閒時探索內心 目標是把個人簡介寫的有趣一些

呼神护卫


前两天在网上看到有抑郁症患者说,看到「抑郁」两个字就心生害怕,想起不敢直呼其名的伏地魔。哈利波特的作者J.K.罗琳也深受抑郁症的困扰,据说能吸走一切快乐和希望的摄魂怪是她眼里抑郁症的化身。又看到有人说dark dog是抑郁症的别名,起源是丘吉尔说抑郁症是一条对他穷追不舍的黑狗。还想起小天狼星,虽然他的化身是一条黑色的大狗,但是他却是哈利的希望。知道小天狼星去世之后,我久久不能平息而弃读,大概3 4年之后才又打开这套书。同样的原因,在艾斯死后我也弃了海贼王(当然也因为剧情太拖沓更新太慢)。

最近一直在默默旁观matters上「我与情绪对话」的活动,说是旁观,因为我没有读任何一篇文章。手仿佛被冻住了,有许多话想说,写不出来,有许多文章想看,也不想点进去。偶尔晒太阳的时候,觉得正好看看,点进去滑几下,又关掉。看着大家写文章彼此交流,关注着社会新闻,我心生羡慕,又觉得有些内疚。但是我知道我没有力气了,我正位于一个情绪的风暴眼里,为了不被卷进去小心翼翼的平衡自己的心理状态。

前两天经历了一次情绪崩溃,一方面确实遇到了困境,另一方面可能是我有点任性的放任自己崩溃,因为想得到别人的关心和安慰。哭了一整天,眼睛都哭痛了,百无聊赖又有点尴尬之际,正好主页上刷到了这篇关于哭的文章,真巧啊。真巧啊。我留言说,哭是因为我还活着,这句话是真的。几年前在「抑郁症」的边缘疯狂试探之际,连哭都哭不出来,彻夜担忧失眠,不敢跟人倾诉。现在不仅敢哭了,还敢哭给别人看,实在是一个大进步。

与害怕「抑郁症」三个字的人不同,我会不忌讳的告诉别人我曾经在这样一个漩涡里。我好像是一个天生不怕暴露自己的人。所以在一些长辈眼里,他们觉得我这个人「不行」,因此被教育的更凶。二十出头的时候失恋,写文章倾诉内心的难过,被一些当时的亲密好友评论「矫情」,我不说话,心里默默的把她们划出「亲密」的队伍。也会获得一些信任,被偷偷的私信,告诉我她们也有这样的烦恼,问我你是怎么做到好起来的,你是怎么处理的,这真的正常吗?

我会告诉他们,这很正常,你们不要苛责自己。过后反问自己,这真的正常吗,你能用一套逻辑理性的理论去证明这是正常的吗?鉴于我并不是佛洛依德或者苏格拉底的传人,我做得不到。所以经常一边疑惑着,一边跟自己说,你很正常,你不要怕。

成年人,对自己负责,自己做决定。但是在不顺利的时候也难免会想,万一别人说的是对的呢,万一错过了最好的时机,万一因为我的选择失去了最爱的人。人类社会,最刺激有趣的是不确定性,最恐惧的也是不确定性。人类贪婪成性,fixed income是满足不了的。金融学里发明各种定价模型,量化分析和交易,最后用上人工智能,无一例外是为了最小化不确定性。但是市场总在你最自信的时候给予重击,告诉你赢我一次可以,想永远赢我不行。人生亦如此。

关注情绪这个话题,是四五年前受「股票大作手回忆录」这本书的启发。当时无意中找到这本书,一心想着要学习交易知识,没想到要去豆瓣看看简介和评价。看Livermore一生跌宕起伏,颇有看90年代职业港剧的豪迈,而且是真人真事,我以为至少会是个平淡的结局,大作手退出交易市场,在美国平静的村庄里安度晚年。结果最后十几页的剧情展开完全出乎意料,嘎然而止,我吓出一身冷汗。原来这么成功的传奇人物,也是会自杀死去的。世俗意义的成功,不一定会带来幸福美满的生活。我开始反思情绪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为什么一些人忌讳,一些人不敢提。哪怕我认为有情绪是正常的,依然需要一个理性逻辑的说法去「合理化」情绪,才能完全的说服自己。

这是个太难回答的问题。无论是欧美主流思想还是东亚的儒家文化,都把「外向」「沉稳」视为「好」的性格,而把「内向」「难过」「哭泣」看作需要改变的东西,这可能是人类趋利避害的动物本性使然。并不为否认「外向」和能让人快乐的情绪是令人向往的。然而,察觉消极情绪,又再真诚的,毫不闪躲的包容和接纳(首先是自己的)消极情绪,更需要勇气。伤口的愈合,最好的办法并不是捂起来不让人看见,抑郁情绪也一样,我是这么想的。

又想起J.K.罗琳为魔法世界(或者为了自己?)发明了对付摄魂怪的咒语,呼神护卫的银色形象是你最信任的人事物,但是首要条件是你不能逃走,要在面对摄魂怪的时候强忍恐惧,努力回想能让你开心的回忆。祝现在的我,也祝有坏情绪的大家,在漫漫人生路上,不仅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驱散阴霾的咒语,也有直面恐惧的勇气。

關於哭泣 | 家庭的情緒教育

在分享自己的情緒時,我們也與他人連結 | 「與情緒對話」活動總結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