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7 篇作品累積創作 53555 
Scorpion

淺談教育

以前有過一位男友,當時我們才20出頭,處於今天不知明日事的年紀,他說他在看教育學的書的時候我嘲笑他過於巨蟹座。時至今日已經失去聯繫,偶爾想起來會感嘆他的先見之明,如果還有機會問他一個問題,我想知道,他是單純的想要成為一個好爸爸,還是也有反思自身所受的教育和整個大環境里的林林種種,希望下一代接受更加科學的教育?

Scorpion

從戀愛咨詢服務談及女性自我意識覺醒

偶爾會出於自己也說不清的原因翻閱市面上關於親密關係的文章。從類似精神控制法,目的是為了讓異性愛上自己的方法論,到稍微理智一點的呼籲女性精神獨立的文章,從心理學科普文章,到社會學教授從符合學科的角度談及當代愛情思維與過去的愛情思維的異同和原因,另外還有我禁止自己多看的所謂的分手...

Scorpion

我與歐洲番外:飢餓隨想

找不到工作又不方便線下聚會的這段時間,其實也不無聊。線上聚會的渠道越來越多,也參與過幾個特別具有啓發性的。投簡歷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更別說學無止境。過去幾年,忙於焦慮,根本沒有閒情逸致去看閒書,思考一些不產出經濟效益的哲學議題,例如平權,例如自由。

Scorpion

她們與我 (一)

母親節前和媽媽打了電話,聊了一下我的現狀和她的身體,如常掛斷。沒過幾分鐘,電話又響了,我有點氣惱的接起來,那頭是哭腔,頓時又覺得害怕。畢竟以她的情況,「哭」與「惡化」兩件事有很大概率會聯繫在一起。所幸不是。她說,在網上給外婆買了一些當作早餐的面,但是外婆打電話給她說,治病和生活...

15
Scorpion

我與歐洲 番外:早餐隨想

疫情全球爆發以來,matters上的活動我都沒有參與,絕對不是沒有時間的緣故。半封城5週,我又沒有班可上,被「困在」家裡。雖說「困在」,卻可能是全球少有覺得自己生活沒有被打亂的人之一。

Scorpion

我與歐洲(十):「冷漠的德國人」

德國人是出了名的冷漠,其他西方國家的人也這麼說,更別說以東亞文化的視角去面對他們時受到的衝擊。這種冷漠,與英國人的彬彬有禮帶來的距離感,或者類似芬蘭這些北歐國家在社會交往時人和人之間較遠的物理距離不同,德國人的冷漠很大程度上是體現在他們有話直說的性格,甚至到了一種不照顧對方感受...

21
Scorpion

在疫情下思考:中间派危机

前些天「理想国」的豆瓣账号发了一条广播,内容大概是吐槽因为疫情内容审查越发严厉,删帖力度空前(不绝后),以至于能根据豆瓣通知的私信开头判断出究竟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有位豆友(豆瓣使用者之间的称呼)质疑该账号抄袭段子,引来一场并不算热烈的关于抄袭的讨论。

Scorpion

matters功能建議:添加此文章為轉載按鈕

疫情期間,內網加強輿論管控,刪帖力度空前未有。許多深度調查或者人物專訪對文章看完之後正準備分享就發現被刪除了。matters也因此成為存儲404文章的一個安全港:404文章檔案館;新冠肺炎重要報導備份。有這個想法是因為無意中發現人物專欄的文章被不同的matties轉載到matte...

Scorpion

我與歐洲(九):學校

原本計劃把這個系列停一段時間。一方面擔心,如果過於專注總結從經歷中獲得的感想會變成炒冷飯式的說教。另一方面也意識到,因為這些文章的中心思想其實都能聯繫上一些龐大敘事:「國家,制度和個人自由」,假如一直以「在歐洲」這個角度寫作,與人交流對話,講述我的觀點,尤其是在這個被疫病侵襲的時代,會不會過於傲慢。

Scorpion

一些思考 | 答疫情期间,我来和大家分享我的困惑,欢迎讨论

最近很难条理的思考和书写,如果有答非所问,权当抛砖引玉。请谅解。六个好问题,最近有些感触。想分享一下疫情舆论爆发期间我观察到的,让我觉得非常矛盾的一些场景和思考:强权到底是少数既得利益者挟持了民众?还是渴望“被安排”的民众与统治者的合谋?如何解释我们对于稳定无与伦比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