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雲

「孤獨感使人擱淺,連結是救贖,我們都是命運共同體」 閱讀|電影|歷史|語學|生活|流行文化|國際時事 https://ko-fi.com/sarenechan 如你願意支持我繼續努力,可以請我一杯茶🍵 Patreon, Medium, 方格子同步更新 @sarenechan14

我們都是戰狼、小粉紅預備軍?--一場關於自由與批判性思考的思辨之旅

因為一場評論與批評他人評論的評論之爭,讓我反思到以下三點:

  • 無任何約束的自由 vs 有約束(如:責任感及尊重他人)的自由
  • 批判性思考 vs 批鬥性思考
  • 批判性思考 (critical thinking) vs 創造性思考 (creative thinking)

整場論爭始於有人運用女權主義思想當中的「蕩婦羞辱」(slut-shaming) 概念批評《幻愛》(下稱原作),有人則認為此批評欠缺建設性,於是又引起另一位讀者的批評。讀者指出,只要藝術評論「有批判性」、能夠解放人們的既有思考模式,藝術評論就有價值;而要求藝術評論「具建設性」,亦即不容許某些評論存在,其實是不尊重他人的聲音,有損害言論自由的意味。

對於《幻愛》處理所謂蕩婦羞辱的手法,筆者在此文中表達過拙見,在此不贅。對於評論應該是怎樣的,筆者也在此文中一抒己見。但筆者在跟朋友討論過後,反思到自己對第三位評論者(亦即讀者)的評論有欠公允,並未能欣賞到當中的行文邏輯及理念,在此再思及反省。

首先,整場論爭的其中一個核心,是人們應否、可否容納某些評論存在,容納或不容納的準則又是甚麼。假如人們不容納某些評論、不容許某些觀點,難道不是損害了言論自由、損害了尚有一絲自由的香港/民主社會 (註1)嗎?概括來說,兩者的分歧在於自由應是有還是無約束下的自由。

  • 無任何約束的自由 vs 有約束(如:責任感及尊重他人)的自由

筆者認為,言論自由並非無約束力的自由,而是需要為一己言行負責。例如言論表達要盡量清晰,減少他人誤會。筆者也認為,言論自由需在尊重他人的前提下,而尊重則建基於嘗試理解別人的觀點,明白他人不是我肚子裡的蛔蟲,可以持有跟我相異的觀點。除了尊重他人,亦需尊重自己,對自己負責。意思是自己的判斷是否合情合理,還是無的放矢?如此方可尊重自己的人格。

其次,論爭的另一個關鍵在於「批判性」的本質是甚麼。讀過文章後,我認為讀者眼中的「批判性」是持有跟主流有異的觀點,即不跟隨原作、主流或他人的旋律,從既有框架中解放出來。(註2) 故此讀者認為,指責原作有壓迫父權社會下存在的人們之嫌,是具有批判性的,因為批評衝擊了大眾的既有框架。

有見及此,筆者不得不反思,何謂批判性?

筆者眼中的批判性,就如一場精彩的辯論一樣,需要建立論點去回應核心問題,而論點都應有論據支持,論據的來源包括事實、邏輯、核心問題自身、對方的言辭等等。假如欠缺理據,只有論點,就會變得像單純的爭吵。

回應論爭本身,批評原作是父權壓迫者的論據是(1)女主角的自我批評及(2)男主角病發時責罵女主角,但男主角已馬上反省自身錯誤,及後故事發展亦反映男主角能接納女主角的過去,阻礙倆人的愛情是其他現實考量,如女主角的前途。筆者亦解讀過原作設計上的用意,認為此指控的理據略嫌薄弱。

  • 批判性思考 vs 批鬥性思考

理據薄弱,頂多只能說是寫得不好,那麼筆者為何要長篇大論,回應論爭呢?這是基於筆者主觀認為,缺乏理據的批評,與其說是批判,不如說是批鬥。批鬥可以是缺乏任何事實根據,只要批鬥者認為被批鬥者有不妥,就可以謀殺被批鬥者的人格或肉身。故此筆者認為,欠缺理據的批評是危險的,而有影響力又欠缺理據的批評是相當危險的。贊同這些欠缺理據的批評時,需要經過批判性思考,也需為自身的言論負責,呼應上文關於自由的觀點。(註3)

  • 批判性思考 (critical thinking) vs 創造性思考 (creative thinking)

來到思辨之旅的尾聲,筆者反思到,假如論爭所涉的是創造性思考而非批判性思考概念,筆者大部分的論點就不能成立了。常言道:Think out of the box. 創造性思考正正要求我們從既有框架中解放出來,創建新的道路,用創新的思維思考和解決問題。筆者整篇的陳腔濫調,既無法解放自身的思想框框,甚至強加了一些框框在讀者身上。筆者反思到評論其實兼具批判和創意,兩者缺一不可。只是對筆者而言,評論似乎較重視批評性。網絡上常見的網路迷因(meme),正是兼顧批判和創意的產物,用輕鬆的手法令人們反思meme所指涉的現象。筆者在此反省個人缺乏創意的弱點,也希望創造性思考較強的朋友,可以嘗試更能創意空間較大的媒介,相信在傳遞自身信念和信仰上會有更大效果。


有關論爭,讓筆者聯想到戰狼和小粉紅的現象。戰狼和小粉紅認為,言論自由亦即自身言行不受約束。因此當主張言論自由的社會駁斥其缺乏事實根據的指控時,戰狼和小粉紅便會嘲笑對方「有口話人,冇口話自己」。筆者認為,這是戰狼和小粉紅故意誤解言論自由,忽略言論自由社會的脈絡之故。

戰狼和小粉紅作出毫無根據的指控時,既缺乏對他人的尊重,亦欠缺對自身人格的尊重。另一方面,戰狼和小粉紅只容許己方有(無約束的)言論自由,卻不容許他人有(各種)言論自由,可說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寫照。然而,跟戰狼和小粉紅爭論下去,只會走進他們的邏輯迷宮裡。因為戰狼和小粉紅自有堅信的信仰和價值系統,而其信仰和價值系統不容許任何形式的挑戰。換言之,戰狼和小粉紅牢牢關上了溝通的大門,是無法與之溝通的。

筆者無意高高在上,堅信自身並無犯下戰狼和小粉紅的問題。筆者反而想借此機會,提醒自己不要犯同樣錯誤,阻礙社會的言論自由,破壞難能可貴的自由空間。


註1:嚴格來說,香港從來也尚未成為民主社會,筆者擅自解讀其意思為自由社會。尊重評論者原文,在此不作區分。

註2:實際上,《幻愛》作為「原作」,正嘗試挑戰某些既有框架,如針對精神病的歧視及刻板印象。但若從此觀點出發,討論將就此作結,難以延續。

註3:這也是筆者主觀認為評論別人的評論時,也需了解原作的原因。只有了解過原作,才可理解別人的觀點,才能評斷別人的評論是否有理據。而評斷別人的評論是否有理據,是建立自身觀點的重要一環。這只是筆者的主觀想法,是筆者的思考盲點。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