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ph

Independent Researcher

什么时候你体会到人性的自私?

现在,”武汉肺炎“的时候

久久不敢写这个问题。人性的自私这个题目其实没有议论的必要,毕竟人都自私; 但人性,人群,人类的自私,现在一定是显而易见了。我是武汉人,现在国外,家人全在武汉。我从小事开始说。

在家里姑姑算是明事理很清白的人,在武汉肺炎12月底第一次报道出来的时候,我立即问她,她说就是普通肺炎,只是这次感染的人多比较严重,但无大碍。国内新闻的封闭是不用洗白的,从我和家人的信息对接就能看出来,从家人对国家无与伦比的信任就能明白,像我这样的告诫最终会落下一个怕死的罪名。我12月份买好了1月底回武汉的机票,时隔五年终于可以陪家人过年,昨天退了票。

我很自私吧,没错,有人会说“孩子大了去国外了,家人有事国家发难,只会逃离。”我能贡献什么呢?我这张机票握在手里唯一能做的只是威胁我的家里人不要出门而已。于是我说“你们要是还在这时出门,我就不退票跟你们一起等着。”紧接着我妈就给我发来一大串图片说“粮食都囤好了,别担心”过了两分钟,把银行卡信息全都发给了我。钱有什么用?

爸爸约了1月23号下午和朋友打麻将。1月23号是病发62起病逝8起的一天。我加班三个小时在公司搜集一切关于武汉肺炎的资料发给他,让他就这么一个月,别出去玩。他后来发个语音说“好的,这几天不去打球了也不去打麻将了,就在家里待着。”他还没意识到病毒的危害和他自己如果将病毒带回给家里人是对家人多么的不负责。不仅仅是他;很多这样的中年男人,不知道哪里出来的一股子无名的“超人意识,”侥幸的认为自己是幸运之子,置家人于不顾。

这些“超人意识”的幸运之子最终遍布在了全国,使外界不再会分辨武汉人,武汉的人,武汉来的人,去武汉的人,湖北省的人。大家突然一下都开始圈限隔离,什么”牺牲多数人为少数人成全所有人。“问过这些人的意见吗?那些跑出去的人自私,那把人圈起来的人不自私吗?做出这个决定的人现在在离武汉最远的地方吧?老老实实在家待着每天吃咸菜的我的家人仍然在相信着祖国的力量吧。

其实国内的评论还好,看着只是好笑而已;外网的评论充斥着两岸三地非常尖酸刻薄的言论。大部分其实在乎的是武汉疫情对中国政局的影响。更不用说外媒,就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因为只是武汉而已,埃博拉只是刚果而已,中东呼吸症只是中东而已。

武汉肺炎,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可以看到人性自私淋漓尽致的展现。但同时也充斥着人性的信仰。对医生,对政府,对国家,对世界,对在意的人,不能放弃。在武汉还没切段交通时,我一直劝妈妈开车到别的城市然后出国。她说不可能啊,家里这么多人不可能一起带走,也不可能自己走。这是现在被困在武汉的人们心里想的吧,无论如何,家在武汉,得守家。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