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com寫作小組

SACOM第一炮——迪士尼消費者倡議運動

近來內地頻頻爆出迪士尼樂園內的工作人員和服務人員,如扮公仔(如上海迪士尼的琳娜貝爾)的工作人員,他們工作時長、待遇、工傷狀況也十分讓人擔憂,收入也十分有限,更不用說保障,而與他們互動常常是很多消費者——特別是「社畜」們——快樂的來源。因為消費者對他們是傾註了大量的感情,從他們的勞動狀況出發發展倡議運動,可以更容易吸引消費者的關註,引起其共情,聯想到自身的狀況,從而在其與消費者之間形成聯結。


迪士尼消費者倡議運動是推動SACOM正式成立的原因,也是SACOM成立初期的第一次大型倡議活動,目的是通過「引導國際和本地消費者運動,為中國工人維權運動創造空間」。倡議活動發起於迪士尼香港樂園建設開幕前夕,希望借助這一有媒體影響力的事件,通過對事件多面向分析以及媒體和街頭曝光,揭示跨國公司在授權商品製造上低成本運作的秘密,引導消費者加深對全球產業鏈上包括「跨國公司—本地政府—下遊製造工廠—產業工人—消費者」等幾者之間的關系的認識,厘清他們作為「消費者—公民」在實現一個更公平的社會方面的潛力和義務,激發消費者作為社會公平運動力量——尤其是內地的勞工運動——的潛能,同時通過消費者倒逼政府保護公共利益,督促跨國公司通過提高產品訂單價格、建立以工人民主參與為本的監察機製來提高企業社會責任水平。

倡議活動從針對迪士尼在內地的供應商的勞動狀況入手,配合關鍵時間點在關鍵地點的街頭行動,通過報告媒體發布會、街頭抗議等行動引起媒體關註,最大化倡議效果。同時,SACOM也尋求與其他國家有影響力的勞工組織建立聯系,借助這些勞工組織的力量在世界各地同步發布相關報告,擴大倡議活動的影響範圍,以勞工組織之間的跨國團結挑戰跨國資本力量。本文旨在梳理這一倡議活動的背景和策略,總結倡議活動的相關經驗教訓,為後續類似的倡議行動提供參考。

背景和契機

本次倡議活動的一個重要的契機是迪士尼公司2005年在香港的開幕。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之後,香港重要產業之一的旅遊業也遭受沈重打擊,1997和1998連續兩年香港旅遊業大滑坡,僅酒店入住率就下降12個百分點,是1960年以來首次出現負增長。1999年11月2日,香港特首董建華正式宣布與迪士尼公司達成協議,計劃在香港興建主題公園,以提振香港旅遊業,推動香港產業結構變革。同年12月1日,香港政府與迪士尼簽署最終協議,根據協議,香港迪士尼樂園將在2005年開幕。經濟局局長葉澍堃代表政府簽署總綱計劃協議。他表示這計劃是香港旅遊業發展的一個重要裏程碑 。

這一計劃的宣布旋即在彼時正在成長期的香港公民社會群體中引發很大的討論, 這些公民社會根據自己的專長,分別就項目的融資、利潤分配、社會經濟效益和對環境的影響等方面對項目進行檢視,提出疑問和建設性意見。獵奇行動「Disney Hunter」正是在這一背景下,於2005年6月由本地大專學生發起成立。成立之初,獵奇行動主要控訴迪士尼公司七宗罪:獲港府偏袒免費填海及興建地鐵支線等;對員工要求苛刻,薪金偏低;產品由發展中國家工人製造,薪酬偏低;破壞環境,興建樂園過程疑引發興建樂園過程疑引發馬灣魚類大量死亡;只提供低收入職位,無助本港轉型至高技術工業;利用版權條例壟斷集團利益;以電影等改變各地本土文化,又深化女性傳統柔弱形象。

香港本土之外,本次倡議活動更為宏觀的背景是自90年代初期以來,中國政府積極擁抱外部投資,大力發展出口導向的、勞動密集型的低端製造業來拉動經濟增長。到1990年代末2000年代初,這一發展模式獲得巨大成功,在「高素質勞動力+低地價+低勞權」的用工環境下,製造業資本紛紛從香港、臺灣、新加坡、美國、英國等地流入中國,跨國公司訂單紛至沓來,中國成為名副其實的「世界工廠」,經濟總量飛速上升。但這一經濟增長模式建基對中國工人的勞動成果的剝削。工人們不僅長期處於低薪狀況中,在工作場所遭遇各種不公平待遇,勞動權益也無法得到保障,甚至基本醫保和工傷也未得到滿足。在出口導向的製造業經濟增長引擎運作日益到達高點的時候,資本對工人的剝削也日益加深,面對這種情況,雖然政府動用行政、立法、司法和維穩等多種力量試圖阻止工人爭取自己的合法和應得的權益——甚至不惜入罪,但工人抗爭依舊在如火如荼的發展,工人階級意識日益覺醒,公民社會力量逐漸發育,他們紮根基層,用各自的方式幫助建立工人力量。

女工關懷(The Chinese Working Women Network)是諸多公民社會力量裏的一支。其時,很多公民社會力量著眼於通過為工人普及法律和權益知識、幫助他們獲得法律規定的權益培育工人力量,另一些則聚焦政策倡導,特別是戶籍和教育相關政策,女工關懷一直紮根基層,將培育工人的階級和性別意識和建立工作場所經濟民主作為自己重要的工作內容。多年深耕工業區,女工關懷發現了非常多的問題,但是一直在尋找合適的方式進行幹預。SACOM 正是在這樣的契機下應運而生,試圖結合Disney Hunter對迪士尼的監督和審視,希望可以通過「調查—媒體倡議活動」的方式,對企業施壓,倒逼企業擴大對工廠中的勞工狀況作出回應,督促跨國公司通過提高產品訂單價格、建立以工人民主參與為本的監察機製來提高企業社會責任水平。

行動策略和「劇目」

本次倡議活動是SACOM成立後的第一個倡議活動,活動前後延續多年,活動主體由對作為跨國公司的迪士尼在內地供應商的勞動狀況進行的細致、在地的調查構成,以此為基礎形成詳實的報告,並通過公開發布報告、結合線下街頭示威活動、聯合其他有影響力的NGO等等方式形成和擴大影響,對迪士尼及其供應商形成壓力,敦促其在短時間內改善工人工作條件和生存狀況,在長遠上建立工作場所民主。

第一階段:2005年5月至2005年8月

活動主體由圍繞迪士尼在東莞的幾家供應商的調查互動構成。由於迪士尼並未公開其供應商名單供廣大消費者和公民社會監督,SACOM的行動者們透過網際網路、迪士尼產品標簽、各種公司的註冊資料等信息來源,找出十家確定為迪士尼供應商的廠商,並且集中調查位於珠三角地區的工廠。策略上,第一次報告只公布三家供應商的調查發現和報告,如果得不到迪士尼公司的正面回應,則會陸續公布其他供應商的違法情況,直到得到迪士尼公司有誠意的面對如此嚴重的問題為止。

具體調查內容而言,本次調查的調查對象為東莞地區兩家供應商:洛定集團(7-8月,主要生產迪士尼筆記本、系列文具,04年獲得迪士尼授權)、東莞南新塑膠製品有限公司(7-8月,日資公司),以及位於深圳和中山的鴻興印刷廠(港資,5-8月調查)。調查內容主要囊括工作時間(超長的工作時間)、管理製度(嚴格的罰款製度)、工資(計薪製度、加班薪資計算和發放)、招工和辭工(中介、合同造假、押金、難以辭工、外包)、工作條件(極端工作條件,如高溫、極端條件下的保護和補助)、生活條件(宿舍條件差、沒有熱水沖涼成、食堂夥食差)、工傷工亡狀況(受傷原因,廠方處理方式,掩蓋工傷事故的方式)、客戶查廠(供應商如何應對)、勞動爭議情況(社保和裁員)等。

調查結果主要發現迪士尼供應商工廠在以下八個方面的問題:1)在工資和工時的計算方面明顯違法,工時明顯超時,表面上哄騙工人符合最低工資,但實際情況完全相反,加班工資本身也沒有按照勞動法計算;2)更通過增加工作量來榨取工作時間,不合理地增加勞動強度提高日產量;3)工傷事故頻繁:主要是手指壓傷,也有加班時間過長導致過度疲勞,也與機器老舊有很大關系,也與經理任意調動工人,工人對程序不熟悉有關;4)進廠容易出廠難,通過高押金控製工人出廠;5)請假與罰款製度過於嚴厲;6)低工資、長工時、夥食差,工人住宿問題遲遲無法解決;7)工廠對工人打擊報復,尤其2003年底連續工潮出現後,工廠更加強了對工人的剝削和控製;8)供應商用各種方式規避查廠,如假合同、假打卡表應付查廠單位,訓練工人給予不實答案。

針對這些問題,報告提出如下三個類別共計十點訴求,首先是增加企業社會責任透明度,要求1)供應商無條件公開供應商具體信息,包括名稱與地址;2)最終產品都註明工廠名稱與地址,以便全世界消費者及米奇迷能判斷產品是否產自於血汗工廠;3)要求其供應商開放給有公信力的NGO查廠,開放給受過訓練的學生進行不定期查廠;4)迪士尼公司應該每年公布查廠時得到的工廠工傷及違反勞動法統計數字,方便公眾參與監督工廠改善情況;其次是加強有工人參與監督的企業社會責任,這包括1)迪士尼應該要求其生產廠商開放給有公信力的NGO進行系統性的工人培訓,以回避利益掛鉤的嫌疑;2)迪士尼公司必須要求有關工廠工人接受培訓之後,成立有代表性的監督機製來維護工人的合法權益、健康、安全與福利;3)迪士尼必須給工人第三方監督單位的投訴熱線;4)迪士尼公司必須要求其供應商成立工人生活文化區,提倡人性化的工人文娛活動。最後,改善企業行為,這包括1)迪士尼公司必須提高下單價格,反映合理的勞動生產成本,使廠商不需要違法生產才能營利;2)迪士尼公司必須定立合理的停單程序,積極提供工廠改善的具體建議,並督導違法的在廠商限期內改善。

調查期間,調查小組人員還在工友中發起倡議,鼓勵工人們自身團結起來說「不」,具體而言,共有7項訴求:1)改善工作條件,保障員工的人身安全;2)為員工提供住宿條件;3)員工按法律固定補辦養老保險;4)為上夜班的工友提供夜班補助;5)高溫補貼;6)改善夥食條件;7)成立有代表性的「工人福利委員會」。

報告之外,調查的成果還以紀錄短片的形式呈現。短片名為A Disney Factory in China,為與關註服裝行業全球工人權益的行動小組Sweatshop Watch聯合製作,主要記錄上崗上市公司旗下煌興印刷廠工人的集體抗爭故事。管理人員當眾稱工人為「豬」和「腦子進水」的畫面歷歷在目,強迫工人背記標準答案以應付查廠,並威脅工人如果不按照要求講則會被開除。工人們對此深感憤怒和不滿,集體寫信向管理人員表達不滿,而這並未得到任何回應。

報告和紀錄短片於2005年8月迪士尼香港樂園開幕前夕在香港和紐約同步發布,發布會有準備SACOM的介紹、新聞通告、調查報告摘要和調查報告全文。調查報告和新聞通告訴諸勞動權益的話題,和跨國企業的社會責任感議題,在當時呼應了香港和內地自由派媒體的關切,也對國際媒體有一定的吸引力,因而發布會引起兩岸三地和英美各大主流媒體的大篇幅報道,報道內容十分詳盡,參與報道媒體包括包括《蘋果日報》、《經濟日報》、《太陽報》、《明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新報》、《大公報》、《東方日報》、《文匯報》、《南風窗》、《南方周末》、 Reuters、NYT、CNN、Fox News、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New York Daily News、BBC、The Standard、Daily Mail、The Scotsman等。在香港的記者招待會上,SACOM與獵奇行動同時聯合發布《要求迪士尼改善其產品製造商的工傷情況》報告,以令人觸目驚心的工傷議題為重點,訴求媒體關註和讀者-消費者同情的同時,達到對迪士尼施壓的效果。

在香港的發布會由SACOM舉行,在紐約發布會則由位於紐約的National Labour Committee主辦,由SACOM提供英文報告和紀錄影片。NLC的發布會引發了來自西方主流媒體的報道,報道內容較為簡略,以NLC提供的新聞通告為主。NLC長期從事勞工相關的倡導活動,在使用媒體方面有長足的經驗和深厚的積累。

配合報告的發布,作為倡導運動的一部分,在樂園開幕前幾天,SACOM和DisneyHunter進行了一些線下的倡導和示威活動,面向香港市民,希望可以喚醒他們的消費者意識,揭露政府與資本的合謀如何影響他們作為消費者和市民的利益,同時揭露迪士尼如何無法兌現他們關於提供高質量就業的承諾。活動在位於旺角的西洋菜街鬧市區和樂園開幕預熱期間在樂園門口舉行,有一些本地媒體報道。

隨後,SACOM還嘗試與迪士尼公司直接接觸,致信公司總裁,並獲得回應,與在地工作人員共同推進工人委員會和工人訓練計劃的確立。先後共與迪士尼公司國際勞動關系標準區域經理Jim Leung先生進行四次會談,分別在2005年9月3日、11月17日、12月12日和2016年1月16日進行。在這個過程中,SACOM更多承擔一個倡導和聯結的角色,通過在迪士尼與其他在地勞工組織或NGO之間建立聯系推動具體工作場所民主和工人培訓項目,而SACOM的經歷則集中在匯集和動員青年行動者對大企業社會責任的監督力量,在更大範圍內倡導和推動企業真正地踐行企業社會責任的承諾。

第二階段:2006-2007

SACOM 2005年調查四間迪士尼供應商,反映了迪士尼供應商的普遍問題,報告發布後隨即引起香港及國際社會對迪士尼公司在勞工標準方面的廣泛關註。2005年9月至2006年2月期間,SACOM曾嘗試與迪士尼的相關部門展開對話,然而迪士尼公司一直采取回避實質問題、不願承擔責任的態度,除了其中一間的調查工廠稍稍改善了工傷的問題,其他受關註的問題一直沒有實質改善,更遑論建立工人能參與的機製改善整體供應商的生產行為。

面對去年的調查和campaign迪士尼不夠積極的回應,2006年暑假,八名SACOM的成員再次組成調查隊伍,前往位於珠江三角洲的珠海、深圳等地,針對三家分別是港資、日資及澳門資金的工廠進行調查。這三間公司均為迪士尼授權或供貨的外資廠商。新一輪的調查發現去年發現的問題沒絲毫改善,迪士尼供應商仍然嚴重的違反《勞動法》及迪士尼自己的《生產行為守則》。

具體而言,新一輪調查的調查對象如下表所示。

調查的發現與上一年的調查結果相類似,幾家工廠在勞動狀況方面表現依然令人擔憂,還有新問題不斷湧現,如學生工問題。簡單摘要如下,1)工資過低:只有法定最低工資五成,沒有加班費;三間工廠都沒有付工人法定加班費,而齊生廠加班時薪比平時工資還低;此外,淡季期間,工人常常被強迫休息,因為工資是計件製,休息則意味著工資很低,甚至出現扣除生活費後,工資變負數的情況;2)工時過長:三間工廠都有嚴重的超時工作問題,旺季最短的每天工作11小時,最長的達14小時,每月工作最少28天,趕貨時須一個月工作足30天。 工人均表示他們根本不可以拒絕加班。工廠卻用盡各種辦法,強迫工人加班,否則可能會扣錢;3)工資計算不合理:三間工廠工資計算方法都非常混亂,工人這方面的知情權被剝奪;隨著工人的產量提升,單價會一直下降;無端克扣工資(罰款等);3)違法扣押工資,不準請假、辭職:煌星廠及鑒隆廠扣押工人近一個月工資,齊生廠更扣押70天工資,嚴重違反《勞動法》。此外,辭工通常不被批準,工人要無奈放棄最後一個月的工資才能離開;趕貨時請病假也是難上加難;4)拒絕買社會保險:《勞動法》規定的工廠必須為工人購買社會保險(最少包括工傷、醫療、養老保險),三間工廠都沒有做到。有的廠有老員工有,但更多是為了應付查廠;5)生產環境不安全,勞動保護不足:很多崗位須要接觸化學物品,但口罩、手套等基本勞保用品都欠缺;6)宿舍環境擠迫惡劣,欠防火設施:多人擠在同一個宿舍,廁所和浴室位置嚴重不足,衛生條件差,工人缺乏隱私,盜竊現象嚴重;7)飯菜質量差:菜式單一,味道很差,「那裏煮的東西都不是人吃的,給豬都不吃!」。 廠方還常常指責工人浪費糧食;8)工廠忽視女工權益:三間工廠年輕(指約20歲)女工占一半以上,煌星廠甚至占九成,都是適婚生育期。可是,大部份的工人都稱不知道廠內有無有薪分娩假期;9)學生工待遇更惡劣:學生工主要熟人介紹或中介機構介紹,招聘中存在欺騙現象,克扣學生工工資情況時有發生,工廠也頻繁通過製定過高產量的方式來讓學生工義務加班;學生要求加班則全部辭退;10)迪士尼的《生產行為守則》及監督製度如同虛設:所有受訪工人都沒有聽說過迪士尼的《生產行為守則》。迪士尼查廠只管產品的品質,並不理會工人情況。三間工廠工人均稱工廠對客戶及勞動部門的查廠造假應付的情況已達到肆無忌憚的程度,造假包括威迫利誘工人向查廠人員答標準答案及製造假工時工資文件。

總結而言,迪士尼《生產行為守則》不是對消費者的承諾,只是企業的公關工具。迪士尼公司對以上違規情況絕對責無旁貸。違反內地勞動法及生產行為守則是供應商的常態,供應商更是肆無忌憚地對品牌查廠人員造假應付。本次調查突顯出企業的監督生產行為製度的無能。工人面對工廠管理層並沒有無任何議價的能力,當管理層以威迫利誘的手段強迫工人協助造假,工人也沒有任何能力去反抗,只得無奈就範。因此,SACOM要求迪士尼應立即將工人參與納入在其監督生產行為製度之內,工人有權直接參與監督生產行為守則在工廠層面是否落實執行,如此才是具體改善企業生產行為之根本方法。基於此,報告《繼續尋找米奇的良心──迪士尼產品的中國製造廠商勞工調查報告之二》提出五點訴求,1)嚴格執行《勞動法》,維護工人合法權益;2)加強由生產工人參與監督企業《生產行為守則》,並邀請民間團體參與協助在工廠成立有代表性的監督機製,以維護工人合法權益、安全健康及福利;3)增加企業社會責任的透明度,公開迪士尼所屬或外判的廠商的工廠名稱與廠址;4)提高訂單的價格,延長交貨時限,以反映合理的勞動成本;5)訂定合理的停單程序,積極為工廠提供改善的具體建議,並督促違規的廠商在限期內作出改善。

報告於2006年12月發布,借助上一年積累的媒體資源和影響力,本次發布會同樣獲得廣泛關註。與上一年直接發布報告不同,在本年度報告發布前,SACOM試圖與迪士尼取得聯系,致信迪士尼總裁,知會對方即將發布新報告,提出如下要求1)迪士尼向公眾公開其供應商名單和地址;2)就工人培訓、工作場所民主等問題尋求SACOM等相關勞工組織的協助;3)提出一個工人參與工廠民主治理的培訓時間表;4)支持工人旨在建立工人委員會的民主選舉;5)在往後的查廠中與工人尋求長期合作。SACOM在信中還提出會面邀請,希望可以就五點要求和其他議題進行討論,但並未得到回應。

報告之外,第二階段針對消費者的線下倡議活動繼續進行。2006年9月12日,迪士尼樂園開放一周年,舉行抗議活動。舉牌「Disney is a sweatshop」、「迪士尼剝削中國工人」,抗議者帶著標語暢遊樂園,供遊客拍照傳播。此外,抗議活動亦敦促迪士尼公開賬目,暫緩擴建以免將納稅人血汗錢倒入大海。

除了借助之前積累的媒體資源和影響力之外,第二階段倡議活動的另一個亮點是與其他勞工運動力量的合作範圍日益擴大、合作機製日益成熟。本階段倡議活動的合作對象包括Writer Guilds of America, East & West; Berne Declarations (The Public Eye Award 2006 Organizing Committee); The National Labour Committee; Sweatshop Watch。具體合作策略根據每個組織固有的傳統和運動方式不同而又差異,總結如下表。

值得一提的是,本階段倡議活動接近尾聲之時,內地傳來煌星廠倒閉的消息,引發了外界對SACOM行動的質疑,《南方都市報》整版報道該事件標題《香港女生「扳倒」深圳工廠》,也有消息傳出說工人對學生行動者持埋怨和批評的態度。但相關資料沒有顯示如何應對,也未見SACOM借助煌星廠倒閉事件這一媒體熱點做進一步的倡議活動,未來行動者可以考慮如何利用行動中產生的熱點、註意力和關註來進一步推進倡議活動。

第三、四階段 (2007-2009)

第三、四階段倡議活動的主體活動與前兩階段並無很大差異,延續之前的進廠調研活動,調研範圍進一步擴大。但這一階段報告發布的策略有所改變,為了持續獲得媒體關註,有持續的影響力,這一階段報告的發布采取「每月一曝光」的方式,持續跟進,並在後續報告中對前面報告中提及的工廠的改進情況做跟蹤報告,以此達到更進一步施壓的效果。從尚存的資料來看,本階段工發布4份報告,分別是2007年8月-12月針對浩威手辦設計模具廠、天宇玩具製品廠、永利達廠和東鵬廠的勞動條件。以永利達廠為例,報告名為《SACOM再揭發一家迪士尼血汗工廠》,主要發現的問題是在勞動條件方面存在違法現象。如員工旺季(6-11月)平均每月工時390小時,淡季(12-5月)每月工時為370小時;員工工資低於法定標準2倍,強收工人「空調費」;工廠不發工資單,工人不清楚工資計算方法;請假困難;職業健康與安全隱患嚴重;夥食惡劣,宿舍有鼠患;進廠容易辭職難;沒有有薪產假;沒有任何保險;工人未聽過迪士尼及ICTI生產行為守則。

報告發布雖然周期變短,但是仍然是每次舉行記者招待會進行發布。此外,12月聖誕節消費高峰時期,SACOM配合國際夥伴,整合自2005年以來調查的10家工廠的報告資料,出10間工廠報告,在香港和世界其他主要城市發動大型倡議活動。

2007年是香港迪士尼樂園開幕兩周年,兩周年當天,SACOM成員至樂園抗議,並打算進入樂園,但被拒諸門外。 他們展示橫額,高叫口號後散去,口號「迪士尼剝削工人」、「還工人加班費」、「立即償還工人工資」等。在前兩階段積累了一定的經驗之後,第三階段在準備線下倡議行動的過程中,團隊成員分工已經十分成熟,除了確定發言人、準備發言稿、確定發放傳單的人之外,還包括包括拍片、應付警察、派發新聞稿給記者和接受英文訪問等等,以讓活動可以順利和盡量長時間的開展,並獲得盡可能多的媒體註意力。

這一階段,SACOM還試圖與政府直接溝通。在報告發布會上,發布《大學生反對香港政府再次注資迪士尼樂園》喊話香港政府,反對香港政府再次就迪士尼拓展項目進行注資,同時發起聯署行動,合作組織包括社區文化關注、人民民主戰車、獵奇行動、紫藤、香港基督徒學會、民間人權陣線、工友權益聯社、基層發展中心等。政府回應稱已經將相關情況向迪士尼公司反應,他們會徹底調查;針對取消注資的要求,政府回應很模糊,稱會審慎考慮不同方案。

聯署行動這一策略還被用在迪士尼身上。2008年1月,SACOM聯合數十家其他本地和國際勞工和環保機構致信迪士尼,敦促其就工人待遇和工作場所民主作出調整。2008年10月21日,迪士尼回應稱,該公司已經就SACOM自2015年調查的10家公司進行處理,其中一家公司在當地NGO的支持下建立了勞工管理委員會,解決了一件工資糾紛,並正在建立一個企業社會責任系統、煌興廠有為上千名工人進行培訓,並建立了一個環境/健康和安全委員會。另有一些工廠沒有因為拒絕審查或因無法或拒絕作出回應而失去供應商資格。對此,SACOM和PEUPLES SOLIDAIRES的回應稱,相關措施有利於工人狀況改善,值得肯定;但是迪士尼並沒有解決最根本的問題,繼續敦促迪士尼解決無視對生產線上的工人產生的影響,擠壓到供應商和價格的不道德外包行為。

「簡而言之,SACOM 和 Peuples Solidaires 要求迪士尼披露更多信息,這包括他們如何發現和杜絕未經授權的外包、為何和何時削減供應商訂單、如何通過嚴格執行相關規定提升供應商的實踐,迪士尼應充分評估這些做法對員工的長期和直接影響,公開其尋求新的、合規供應商的進展」

另一個值得註意的策略是建立全球跨國企業用工實踐數據庫。2008年11月24日,向MISEREOR提交Looking for Mickey Mouse‘s Consciences: Analysing Disney’s Efforts in Sustainable Improvement in China & Building Global Strategic Data on Transnational Corporation 行動計劃,提出要建立針對跨國企業的策略性網上數據庫,供國際間的行動家進行勞動公平的倡議,這個數據庫將是開放近用。但是這一提議是否獲得資助,數據庫建設情況如何,並無詳細資料。

總結

迪士尼倡議活動是SACOM成立之後的第一個倡議活動,活動借助迪士尼樂園在港落地的契機,通過對其內地供應商的勞動狀況的調查和借助媒體進行公開對迪士尼施壓,以達到提高內地工人勞動狀況的效果。活動時間跨度很長,具體每一階段的目標和策略也隨著運動的進行而不斷調整,以持續施壓。活動在媒體的運用和在團結世界各地相關組織和力量方面很成功,有很多經驗值得借鑒。

整個倡議活動一個缺憾是消費者運動的部分未能充分挖掘,而從當下經濟發展的變化來看,該運動可以在這一方面做進一步的延伸。事實上,不僅迪士尼產品的供應商勞動狀況讓人擔憂,近來內地頻頻爆出迪士尼樂園內的工作人員和服務人員,如扮公仔(如上海迪士尼的琳娜貝爾)的工作人員,他們的合同通常十分「靈活」,工作時長、待遇、工傷狀況也十分讓人擔憂,收入也十分有限,更不用說保障,而與他們互動常常是很多消費者——特別是「社畜」們——快樂的來源。因為消費者對他們是傾註了大量的感情,從他們的勞動狀況出發發展倡議運動,可以更容易吸引消費者的關註,引起其共情,聯想到自身的狀況,從而在其與消費者之間形成聯結。此外,從服務人員出發,倡議運動可以進一步向下延伸到迪士尼產品的供應商及其工人,逐步將整條產業鏈上的勞工問題,通過這一聯結,展示給消費者,通過適當的話語策略召喚其負責任的消費者的主體性,動員他們通過消費選擇來倒逼企業提高勞動狀況。

在迪士尼之外,國內近年來倡導文化、娛樂經濟的發展,類似迪士尼真人扮公仔式的用工在很多場景都有出現,如鬼屋、劇本殺、大型公園和娛樂項目、旅遊景點等等,這些現象在城市的日常生活中都很常見,很容易吸引大眾的關註和共鳴,媒體也喜聞樂見。考慮到我國經濟轉型的大方向,即通過產業結構調整和技術創新和提振內需來優化經濟結構、提升國內產業在全球價值鏈上的位置,這類文化消費產業的規模只會增加不會減少,可以說,未來勞工運動與消費者運動的聯結只會越發加深,如何將兩者很好的結合起來將成為勞工運動重要的議題。更重要的是,這些產業和工作人員往往塑造給人們帶來歡樂的形象,與其背後工作人員的處境形成鮮明的對比。這些因素都意味著,這可能是未來在內地倡導勞工權益的一個有潛力的出發點。但是在策略和目標上值得更多思考,訴諸「血汗工廠不道德—消費者責任—呼籲抵製」的策略,對相關場所的主要消費群體——白領——而言可能並不會很有效,很容易被當成「比慘」抱怨或聊以自慰的素材,如何通過這類工作人員與消費者在勞動權益上共同的困境來引導消費者反思自身的困境並呼籲其抵製相關的服務項目、敦促其提升工作人員待遇,是一個需要不斷嘗試和思考的問題。

時間線

  • 2005年6月,SACOM成立。
  • 2005年5-8月,SACOM成員到東莞深圳、中山等四間迪士尼紀念品工廠,針對其勞動條件和狀況進行調查,訪談工人超過120人。
  • 2005年8月18日,SACOM與Disney Hunter聯合舉行發布會,發布題為《找回米奇老鼠的良心》的調研報告,主要揭露迪士尼生產商四大問題,(1)部分工資低於法定規例,工時過長,強迫加班;(2)工傷問題嚴重,使用舊式機器,缺乏安全保護;(3)掩蓋、虛報工傷案例,拒絕依法賠償;(4)威脅工人做假應付迪士尼查廠,違者罰款。同日,美國勞工組織National Labour Committee在曼哈頓第五大道迪士尼商店門口舉行新聞發布會,發布同名報告和基於調查內容的紀錄電影。活動吸引兩岸三地和英美主流媒體的報道。迪士尼當下否定相關指控,並通過媒體對報告做出回應,表示「將聘請外部監督機構Verite,就有關4家中國大陸授權工廠違反勞動法、工人勞動環境危險的指控展開調查」。
  • 2005年8月28日,來自Disney Hunter和SACOM的60余名成員,身著迪士尼卡通服飾,在旺角西洋菜街舉行公開倡導活動,向消費者解釋港府在與迪士尼簽約時作出的巨大讓步對普通市民和消費者而言意味著什麽,希望借此喚醒消費者意識。
  • 2005年8月30-31日,迪士尼開幕前Park Rehearsal Day,很多慈善團體和弱勢群體得到票,可以優先入場。Disney Hunter和SACOM成員在樂園門口舉牌抗議,散發傳單,揭露迪士尼樂園的周邊產品供應商的非人勞動狀況。批評樂園將這兩天定為「社區關懷日」只是虛偽,抗議活動指迪士尼「剝削中國工人,空談社區問題(real profit from Chinese labour exploitation,fake community care for image promotion)」
  • 2005年8月31日,致信時任迪士尼董事局主席、首席執行官Robert Iger先生,提出對迪士尼供應商工廠勞動條件的深度關切。
  • 2005年9月11日迪士尼樂園開幕前一日下午,SACOM與Disney Hunter聯合其他幾個民間組織在迪士尼樂園大門外舉辦「呼喚米奇的良心」晚會,載歌載舞,表達抗議。
  • 2005年9月12日,迪士尼香港樂園正式開幕。
  • 2005年9月至2016年1月期間,迪士尼工作人員與SACOM工作人員先後四次會面,討論迪士尼在其供應商工廠中實行工人培訓計劃、建立工人委員會的方式和細節、以及雙方合作的具體細則和日程表(2005 年9月3日,2005年11月17日,2005年12月12日和2016年1月16日)
  • 2006年1月,SACOM提名迪士尼公司the Public Eye Award 社會權利獎。
  • 2006年暑假,八名 SACOM 的成員再次組成調查隊伍,前往位於珠江三角洲的珠海、深圳等地,針對三家分別是港資、日資及澳門資金的工廠進行調查。這三間公司均為迪士尼授權或供貨的外資廠商。新一輪的調查發現去年發現的問題沒絲毫改善,迪士尼供應商仍然嚴重的違反《勞動法》及迪士尼自己的《生產行為守則》。
  • 2006年9月12日,迪士尼樂園開放一周年,舉行抗議活動。舉牌「Disney is a sweatshop(迪士尼是血汗工廠)」、「迪士尼剝削中國工人」,抗議者帶著標語暢遊樂園,供遊客拍照傳播。此外,抗議活動亦敦促迪士尼公開賬目,呼籲政府暫緩擴建以免將納稅人血汗錢倒入大海。
  • 2006年12月發布報告《繼續尋找米奇的良心──迪士尼產品的中國製造廠商勞工調查報告之二》。
  • 2007年2月,煌星廠倒閉,引發外界對SACOM的質疑,包括工人。
  • 2007年4月29日,浩威廠工人起訴勞動局行政不作為。
  • 2007年暑期,繼續調研活動。
  • 2007年8月至12月,連續4個月發布四家工廠的調研報告。
  • 2007年9月,迪士尼兩周年前夕,供應商浩威廠和進遠廠工人罷工;樂園開幕兩周年當天,SACOM成員特地到樂園抗議,並打算進入樂園,但被拒諸門外。他們展示橫額,高叫口號後散去,口號「迪士尼剝削工人」 、「還工人加班費」 、「立即償還工人工資」。
  • 2007年12月,配合國際夥伴,於聖誕節消費高峰,發布10間工廠報告,香港發動大型倡議活動;喊話港府,反對港府再次註資迪士尼樂園,同時發起聯署行動。
  • 2008年1月,聯合其他數十家本地和國際勞工和環保機構致信迪士尼,敦促其就工人待遇和工作場所民主作出調整。
  • 2008年4月28日,兩名浩威廠工人赴港,於迪士尼門樂園門口抗議。
  • 2008年10月21日,迪士尼回應,隨後與SACOM進一步尋求合作。
  • 2008年11月,尋求MISEREOR支持,以迪士尼行動為基礎,提出建立跨國企業行為數據庫,開放給全球勞工行動者,為其行動提供依據和參考。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SACOM: 反血汗企業與中國工人運動的先驅

SACOM的大學生組織工作回顧與反思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