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小王子

作為一名學者型流氓,或說是流氓型學者努力學習與感受世界。 不求出類拔萃,只求獨一無二。

讀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資本主義與自由貿易的第一問

本書的作者愛德華多·加萊亞諾(Eduardo Galeano)是烏拉圭人,新聞記者出身,也是著名作家和小說家,曾兩次獲得古巴的美洲之家文學獎。這本《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西班牙語:Las Venas Abiertas de América Latina)是他寫作生涯的起點,也是他做為一個二等美洲居民的身分認同。

加萊亞諾(Eduardo Galeano),曾兩次獲得古巴的美洲之家文學獎。(圖片取自立場新聞)

在世界文化上被台灣人所忽略的拉丁美洲,有著豐饒的物產資源,像是墨西哥的白銀,智利的銅,委內瑞拉的石油,巴西的鐵礦,阿根廷的牛肉,秘魯的漁場;也有舒適宜人的氣候,年平均氣溫約25℃,降水豐沛、地形平坦,非常適合耕作熱帶經濟作物,像是咖啡,甘蔗,香蕉,椰子,可可,棕櫚...

但為什麼資源富饒豐腴的拉美,在很長時間裡成為發展失敗的代名詞?為什麼拉美多數國家始終在第三世界徘徊,許多民眾依然貧困不堪?

本書指出拉丁美洲之所以貧困,主要是因為歐美殖民主義、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在長達數百年時間裡用各種方式對這一地區進行的不遺餘力的掠奪。它提出:資源豐饒的拉丁美洲之所以一直積貧積弱,原因不是因為這裡的民眾懶惰,也不是治理者無能,而是因為歐美國家在長達數百年時間裡用各種方式對這一地區進行的不遺餘力的剝削和掠奪

《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Las Venas Abiertas de América Latina-資本主義與自由貿易的第一問

歐美發達國家對拉丁美洲的掠奪和剝削,大致有以下幾種方式:從西班牙舊殖民時代開始,歐美主要用資源掠奪的方式,從拉美奪走了大量金銀、農業資源和其他各類礦產;英國殖民者揮舞自由貿易的大旗,把拉美地當成自己的產品傾銷地,並用這種方式把當地民族工業扼殺在搖籃之中。

伴隨著自由貿易的名義,歐美國家還借助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國際機構,以投資、貸款、技術援助等名目控制拉美經濟,以“文明”的方式掠奪財富,像是以知名的芝加哥男孩為代表。最後如果“文明”的方式不湊效,那麼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會直接插手干涉拉美政權,以各種名義推翻當地政府,並扶持傀儡政權。

對這些美洲居民來說,所謂的國際分工是指一些國家專門營利,而另外一些國家專門遭受損失

國際分工是指一些國家專門營利,而另外一些國家專門遭受損失(圖片取自 unsplash)

被殖民的原罪

從哥倫布發現美洲大陸開始,拉美地區豐富的金銀礦產就不斷刺激著歐洲殖民者的貪婪,尤其是在墨西哥和安第斯高原,成為眼中最肥美的肉,只是滿足這個貪婪的慾望用的是印地安人們的生命作為代價,貪婪的歐洲征服者用槍炮、病菌與鋼鐵滅絕當地的印第安人,洗劫他們的金銀財寶,並驅使那些倖存者為自己採礦,直到這些人不堪忍受勞役而集體自殺。

當外國征服者出現時,美洲印第安人總共不少於七千萬,也許還更多,一個半世紀後,減少到總共只有三百五十萬。

噴湧出白銀的山巒,波托西位于玻利維亞高原的城市,出產的白銀數量之多,號稱連馬掌都是白銀製的。在征服者的開採下,波托西的白銀源源不斷地湧入歐洲。從1503到1660年之間,運到西班牙的白銀超過了歐洲白銀儲備總量的三倍,這還不算上走私的數量。這些貴金屬刺激了歐洲的經濟發展。甚至可以說,沒有這麼多的貴金屬,促進了商品的生產和交換,那麼歐洲的資本主義發展就無法得以發展。

西班牙人養牛,別人喝奶

波托西位于玻利維亞高原的城市,出產的白銀數量之多,號稱連馬掌都是白銀製的。(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波托西這樣的貴金屬礦產所獲得的資本利潤,都流往歐洲促進資本主義發展。當地的富豪們被西班牙人巧妙的架空只剩下土地,拿著被掠奪後剩下的一點錢享受最後的餘暉,也沒有餘力發展工業,1558年,賽維亞有一萬六千台紡織機,但四十年之後只剩下400台。生產力的脆弱,隨著白銀開採殆盡,財富的空洞直接無所遁形,從1760到1809之間,由於出口白銀和黃金,墨西哥外流的經濟款項相當於1970年代的50億美金。

宗教在這裡這片遺忘之地也顯得諷刺,教堂的正面畫有太陽和月亮,意味著印地安奴隸日日夜夜的幹活,這裡的奴隸包含曾經的印地安工程師、天文學家、雕塑家,在某個意義上都眾生平等了,傳達神的旨意傳教士也熱衷於用本身的豁免權在木製的小神像偷渡黃金。

波托西成為一張"地獄的入口",現在的玻利維亞是世界上有名的窮國,而波托西是玻利維亞最貧窮的城市之一,人口只剩下四個世紀前的三分之一。人們只能在廢礦堆裡尋找當年西班牙人開採銀礦時被拋棄的錫礦石維生。這個城市之今仍是美洲殖民制度一個敞開的傷口,也是一份控告書:當初冷血的世界應該乞求它的原諒。

這個地方給予世界的東西曾經是最多的,但是它現在擁有的東西卻是最少。
玻利維亞是世界上有名的窮國,而波托西是玻利維亞最貧窮的城市之一(圖片取自 unsplash)
先生們,你們也許認為生產咖啡和砂糖是西印度的自然稟賦吧。二百年前,跟貿易毫無關係的自然界在那裡連一棵咖啡樹、一株甘蔗也沒有生長出來。--馬克思1848

同樣遭到掠奪的還有當地的農業資源,“白色金子”的蔗糖。加勒比海地區是世界最大的蔗糖產區,古巴更是被譽為“世界糖罐”。不過生產蔗糖的甘蔗並不是拉美當地原生作物,而是哥倫布帶來的。殖民者把這片土地改造成了向歐洲市場提供蔗糖的甘蔗種植園,這種單一類型的作物讓當地經濟變得脆弱。

殖民者把這片土地改造成了向歐洲市場提供蔗糖的甘蔗種植園,這種單一類型的作物讓當地經濟變得脆弱(圖片取自 unsplash)

巴西東北部的沿海地區土壤含有豐富礦鹽和腐殖質,十分肥沃適合種植甘蔗。然而過度種植耗盡了土壤的肥力,種植園的建立毀滅了當地的森林,破壞了植被和動植物的多樣性。如今只剩下不到五分之一的土地還能種植,而地力枯竭後歐洲人轉向其他地區,昔日的富饒之地變成了巴西最貧困的地區。孩子只能用木薯粉和菜豆充饑,由於食物缺少礦鹽,小孩子出於本能就吃泥土來彌補,以至於當地人必須給孩子套上牲口用的口套,或是把他們放在柳條框裡,掉在高處離地遠遠的。

當時殖民經濟的模式,它推動了歐美工業發展所需要的資金積累,如同亞當斯密曾說"商業被提升到一個透過其他方式永遠不會達到的光輝燦爛的水準",但這份燦爛代價是破壞了當地的環境和經濟,辛苦工作的南美洲人賺的錢還不足以購買果腹的糧食。

蔗糖經濟的種植重心,海地在1971年爆發了革命,一個月內兩百個甘蔗種植園被大火吞沒,輪船運走的法國人越來越多。但革命只是底層人民生活的痛苦寫照,一片廢墟的國家毫無生機,作為法國的名義上殖民地,也深受英國封鎖國際海面受苦(那時剛好也是法國大革命的時期),美國也禁止和海地進行貿易。好不容易,1825年法國承認了海地獨立,但是得到了一大筆的現款作為賠償,是美國購買路易斯安那州的10倍之多。(延伸閱讀:史上最大勒索案:海地從法國獨立的贖金)

史上最大勒索案:海地從法國獨立的贖金(圖片取自網路)

海地之後,蔗糖的重心轉移到了古巴,而因為海地革命的關係,蔗糖價格漲到了史無前例的高,特利尼達市(Trinidad)就是這段時期的受惠者,但說來不知道是諷刺還是宿命,1857年蔗糖危機後,這座城市便就此衰落,被戲稱叫做"曾經有過城",因為太多人總是說著這座城曾經是如何的繁榮,現在想來這座城像是得了糖尿病一樣,就這樣慢性死亡。

特利尼達市(Trinidad)被戲稱叫做"曾經有過城",因為太多人總是說著這座城曾經是如何的繁榮(圖片取自智遊網)

隨後的20世紀,古巴的蔗糖幾乎全部銷往美國,美國大使館比古巴總更有影響力,曾因為糖價的攀升成為拉美人均收入最高的國家,可是1929年的大蕭條導致的糖價大跌,讓古巴三分之一的人口都失業了,不得不向美國請求援助,並在政治和經濟方面全面依附美國。如果沒有卡斯楚發動的革命,古巴極有可能被美國兼併,失去自己的主權獨立。

如果沒有之後卡斯楚發動的革命,古巴極有可能被美國兼併失去自己的主權獨立。(圖片取自紐約時報)

直到現在中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區仍飽受單一作物經濟之苦,橡膠、可可、棉花、咖啡都是讓這些國家陷入惡性循環的原因,政治經濟學中甚至有一個專用名詞來形容這些經濟脆弱、政權動盪、頻繁被大國勢力介入的國家,叫做“香蕉共和國”。當時聯合果品公司在這些國家的種植園,不僅在經濟上自成體系,而且自訂法律,自設軍營,甚至可以任意逮捕和搶殺工人,號稱“國中之國”。

也非常推薦這本《流動、掠奪與抗爭:大衛.哈維對資本主義的地理批判》,下次有機會也來分享(圖片取自南方家園出版社)

民主自由的英國取代殖民時期的西班牙

西班牙殖民時代結束後,拉美國家紛紛宣告獨立後,英國人來了。英國殖民者揮舞自由貿易的大旗,尋找可以增加海外消費力的地方,繼續享受工業革命帶來的經濟紅利。拉丁美洲因此被當成產品傾銷地,順帶用這種方式把當地民族工業扼殺在搖籃之初。

像是阿根廷內陸省內剛開始發展紡織業,但在和英國廉價紡織品的競爭中,根本無力抵抗,甚至連阿根廷的高卓人民族服裝“彭喬”,一種騎馬時穿的斗篷,都得向英國購買,因為本地要價七個比索,而英國約克郡的仿製品只要三個比索。

阿根廷的高卓人Gauchos(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在任何個別國家內的自由競爭所引起的一切破壞現象,都會在世界市場上以更大的規模在現出來。

外國商品如潮水一般湧入,而其中九成都來自當時已成為世界工廠的英國。通過出口工業製成品,同時從拉美廉價購入工業原材料,連鋪路要用的小石子也從英國進口。

像是阿根廷原本的高卓人,傳統上都在沒有鐵絲網的彭巴草原上捕捉著牛來吃,但1815年英國殖民者頒布新的法令規定,農村凡是沒有財產證明者都要被認為是傭人,不然就會被認定是無業遊民,無業遊民則會被政府徵招當作邊防軍。當初忍無可忍的高卓人憤而起義,但直到作者寫作的年代,這些人仍舊被認為只是強盜。

一位自由派的作家寫道:「您不必珍惜高卓人的鮮血,這是他們唯一具有人味的東西。我們要使他們的鮮血成為對國家有用的肥料」。
“彭巴”在當地克丘亞語中為“平原”之意(圖片取自 unsplash)

自由貿易一直是一個偽議題,因為貿易的本質是利益的交換與輸送,而利益的爭奪是要靠著對消費的競爭,對於一個國家來說,當沒有足夠的基礎支持他的商品跟別人競爭,商品沒有競爭力就會導致多重危機,首先是自己國家的生產力下降也無法提升,再來是自己國家的貨幣會不斷外流,本身的經濟基礎受到本質上的侵蝕而更脆弱。

如果沒有累積這麼大量的黃金儲備,英國再後來是不可能對付拿破崙的。
如果沒有累積這麼大量的黃金儲備,英國是不可能與拿破崙僵持(圖片取自 unsplash)

所謂自由民主平等的西方價值觀

二戰以後英國走向衰落,民族解放運動興起,殖民者無法再用單純的資源掠奪和暴力強權來控制獨立國家。但資本階級接手繼續完成未竟之路,它們既不流淌眼淚,也不流血的變成了外國經濟侵略的同夥,也就是“新殖民主義”。

“新殖民主義”不再直接控制土地,不再需要軍隊的槍炮,借助"技術專家的忠告",以投資、財政援助、貸款等各種名目將資本輸入拉美各國,以一種更加“文明”的方式,把持了拉美的經濟命脈。美國是這一系列操作的佼佼者,它操控下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這場新一輪的現代掠奪中是最致命的白手套。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1950年代末以來巴西等國陷入經濟衰退、貨幣不穩和國內市場購買力下降的困境,於是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尋求援助貸款。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以神奇的穩定貨幣為藉口,要求各國實施自由貿易,強迫它們緊縮國內貸款,凍結工資。可本地企業原先已經在和外國企業的競爭中苦苦掙扎,貸款的收緊立刻讓它們紛紛失血倒閉,手握大把美元現金的跨國企業輕而易舉地就用極其低廉的價格收購這些企業。

在對待外國人方面,巴西是世界上最開明的國家之一,不限制股東的國籍,不規定註冊資本可匯出利潤的百分比極限,不限制資本返回國的數額,還享有特別對會匯率的優惠。

通貨膨脹的原因不是需求過剩,而是生產力不足。可是凍結工資的措施卻讓情況雪上加霜,進一步摧毀了國內市場本來就所剩無幾的購買力。而它提供的貸款,利息高達百分之50,作用只是讓這些國家的政府從此陷入貸款外債越借越多的惡性循環之中,最後債臺高築。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由美國建立,總部設在美國,並為美國服務。在這個組織中拉美國家加在一起的票數,還不及美國所掌握票數的一半。甚至在拉美國家自己提供大部分資金的泛美開發銀行裡,拉美國家的總票數也不足通過重要決議所需的三分之二多數,而美國獨家還擁有否決權

泛美開發銀行Inter-American Development Bank

跨國公司借助更大的規模,以自由貿易的名義大打價格戰,先壓低價格,競爭本國企業並吞併成附屬企業。這種附屬型的工業化生產出來的財富並不面向社會,而是大多作為利潤流回發達國家,剩下的也只是被既得利益階層佔有。加大了已經存在的收入不均。而工人的收益並沒有因此增長。

反映到國際貿易中,拉美國家只能靠廉價勞動力生產附加值較低的產品,出口價格也被壓得很低,而從歐美國家進口的產品卻是高附加值的製成品,價格昂貴。國家的經濟就此陷入惡性循環。像是“即溶咖啡之戰”,該市場掌握在美國雀巢公司和通用食品兩大公司手中,作為咖啡豆主要生產國的巴西,只能把咖啡豆賣給這兩家公司,賺取微薄的原料價錢,卻無權出口自己生產的即溶咖啡參與競爭。而當巴西即溶咖啡廠把自己的產品拿到國際市場,立刻遭遇關稅壁壘,稅率高到讓這些即溶咖啡沒有辦法在美國市場參與競爭。

取自雀巢官網

除了借助經濟控制的手段,並不意味著發達國家放棄了武力。如果有的國家真的下決心不再聽從那些忠告,那麼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就會直接插手干涉拉美政權,以各種名義推翻乃至陰謀顛覆當地政府,並扶持符合自己利益的傀儡政權。為了逼迫唯一沒能使之畸形發展的巴拉圭,開放貿易市場,英國聯合阿根廷、巴西和烏拉圭三國入侵巴拉圭,為這場侵略戰爭提供貸款的,正是英國的倫敦銀行、巴林兄弟銀行和羅斯柴爾銀行。

巴拉圭首都亞松森Asunción,意即升天的聖母(圖片取自網路)
英文日報《標準報》寫到「巴拉圭總統違反了文明國家遵循的慣例」。

有五十萬巴拉圭人因為戰火而逃離家園,巴拉圭不僅失去了人口,也失去了關稅自主權、民族工業、獨立經濟和大片的領土,從此淪為拉美最貧窮的國家之一。獲得勝利的三個國家,所獲得的戰利品大多還要用來償還對英國的戰爭貸款,財政反而破產,也加深對英國的依賴性。至於英國,終於讓巴拉圭獲得該國史上第一筆的貸款,總額一百萬英鎊,但實際英國支付的金額還不到其中一半,幾年後這筆錢連本帶利漲了三倍。

這場戰爭為的是讓巴拉圭獲得該國史上第一筆的貸款(圖片取自 unsplash)

美國也一樣擅長此道。1910年墨西哥爆發了推翻獨裁者迪亞斯的武裝起義,在起義領袖薩帕塔的領導下發動一場土地改革,將那些對美國出口蔗糖的大莊園的土地收歸國有並歸還給農民。為此美國一而再地干涉墨西哥內政,包括兩次派遣海軍陸戰隊登陸,並進行多次轟炸,美國大使參與策劃了對馬德羅總統的暗殺,而這位總統是在革命推動下上臺的。最後,起義領袖薩帕塔被自己的部下陰謀殺害,土地改革半途而廢。

美國干涉拉美內政的最知名例子在智利。1970年智利大選中,為了阻止主張社會主義的左派政治家阿葉德當選總統,美國先是由中情局秘密干涉大選,並向當時親美的智利政府提供大量軍事援助。

主張社會主義的左派政治家阿葉德當選總統(圖片取自網路)

在阿葉德獲得大選勝利後,美國人為了阻止智利的社會主義改革,加大了對智利的干涉,一方面對智利實施經濟制裁和禁運,宣稱“一旦阿葉德上臺,一粒堅果、一個螺絲也不能進入智利”,另一方面支持反對阿連德的親美軍方勢力。並利用智利政局內外交困的局面,支持當時的陸軍總司令皮諾契特在1973年發動軍事政變,推翻阿連德民選政府,建立軍事獨裁政權。(延伸閱讀:智利總統阿連德在23次政變中殉職,究竟死因為何?)

皮諾契特上臺後,為鞏固自身權力瘋狂鎮壓異己,製造了智利大屠殺,當政的17年間,有13萬人遭到逮捕,6.5萬名政治犯失蹤,上萬人流亡國外。促成這一場人間悲劇的,正是高舉民主自由和人權大旗的美國。

皮諾契特上臺後,為鞏固自身權力瘋狂鎮壓異己,製造了智利大屠殺(圖片取自網路)

總結-資本主義與自由貿易的第一問

關於資本主義與自由市場貿易的反思一直是個激烈的爭論交鋒,很推薦去看看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米爾頓.傅利曼《選擇的自由》與紐約時報簽約作家克萊恩《震撼主義》,前者主張自由經濟才是增加世界運行效率的關鍵,並提出了許多操作建議,自成一派成了前面提到的芝加哥男孩;後者認為自由放任經濟,反而經常以粗暴激烈的手段鎮壓民主,帶來的不是「短期陣痛」後富裕的新世界,而是廣大民眾的貧苦、失蹤、凌虐等悲慘處境。

對於這兩種思想上的是非對錯,我的理解也很單純,越簡單純粹的概念就是錯誤的,因為人類的行為與社會的規範,不可能也不應該被簡化,美麗新世界往往不美麗也不新,真正好的改變世界的方式,就如同上一篇說的,必須找到與世界溝通的方式,去理解世界與引導世界,如果一個理念要落實反而要求的只是服從與簡化,那它必然是一場騙局,為的是讓人們停止思考,接受相應而來的指令。

而這本書的故事也表明健全的工業體系和穩定的政權對發展是多麼重要,生活在台灣這樣逃過經濟掠奪的美好樂土,我們也應該心懷敬畏與感恩。

1 人支持了作者

讀《齊瓦哥醫生》-知識份子的現實生活

讓愛發電計劃 |思考城市發展的意義-偉大城市的誕生與衰亡:美國都市街道生活的啟發

反抗者不為反抗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