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5 篇作品累積創作 6867 

27樓的狐狸

jokasen

我是住在27樓的狐狸 住得高一點離天空更近 第一時間等著下雪就出去找你 每年都是只有冬天才有理由騙你 白白的世界是我給你準時的驚喜 因為想要你一直期待我們的相見

好像漏了氣

jokasen

總是不願意開窗 害怕養的雲朵溜走了 那是空氣里你佈滿的呼吸 我一吞一吐 掉在地上的頭髮也飛了起來 纏住了你留下的影子 屋裡的蠟燭和燈交替著低語 說每夜每夜的關於你的幻想 還買了一隻氣球 在上面畫了我的笑臉 就像輕飄飄的我的暗戀

《慕伶、一鳴、偉明》

jokasen

廣州老城、好聽的粵語、平常的對白、真實的怨懟,很難得的一部照進現實的處女作。國產文藝片總是容易拍得過於迷離、強行意識流的感覺,但是《小偉》是在平靜的節奏中緩緩道來人物內裡的情緒,可能跟導演喜歡賈木許的風格有關,而且是導演自我帶入式的鏡頭表達。

《无依之地》你可体会过候鸟的半生?

jokasen

导演赵婷说,她给自己的定义是“人类”。于是她将自己投身于这群一直走在路上的游牧人之中,他们作为世界的观察者、而她作为他们的观察者,拍摄了这样一部视角特别、深入又克制的公路电影。我们能看到的仅仅是一群生存在美国社会的边缘人,被主流社会所忽视的无产阶级,甚至有着颠覆资本主义价值观的后现代意识。

虫屍

jokasen

你想要笑的時候 看見有人的眼淚混著泥水 你想要哭的時候 聽見有人的嘲諷聲鑽進毛孔 你想要摀住口鼻 人們吐出的數字腐爛在空氣 你想要展開四肢 城市的繁華踩踏著你的身體 蜷縮著 如果是一隻刺蝟 或許還能保護自己 蜷縮著 如果是一隻地蝨 塵土將埋葬你 水坑將淹沒你

誰也不想的

jokasen

嘴里有一顆想掉又不掉的壞牙 它不再是身體里最耐用的東西 它總是冷不丁得破碎一塊 我就想靠舌頭慢慢搖動它 直到它某天突然脫落 直到它某天直覺離開 其實它也會捨不得 其實它也會想很多 它怪這一切都是舌頭的錯 舌頭緩緩的說 誰也不想就這樣下去啊

关于审美标准的问题

jokasen

如果说是“审美”是个人的是主观的,不应该有标准化,那样是强制一部分人改观去接受另一部分人认为的美,是一种压迫。那么如果“审美”无法用高低标准去定义、“审美”这个概念就只能消失了。何来的美、何来的审。我觉得“审美”是一个动词,既然要去评判美丑,就必然有基础的美丑之分。

6月是否有今天

jokasen

這里的一年只有364天 我們不能提起的今天 一個他們害怕的日子 蠟燭不能點 悲傷不能念 這是教你失憶的一天 新生的孩子不會知曉 老去的親人不會記念 我出生在那一年 一個金魚的世界 記於 2019年6月4...

鱼塘

jokasen

大海里的一片鱼塘 围一圈密不透风的墙 饲养者投喂有限的饲料 大海是他们游泳的地方 垂钓者的诱饵在眼前晃 饥饿却让我仰望 诱饵无法充饥 只是闻着很香 上钩的我是他们的成就感 我成为了盘中餐 吃我的不是碗里空空的那些 吃我的是碗里最丰盛的那些

海绵国家

jokasen

那些人都睡在海綿里 身體陷下去 变成剛成形的模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