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kasen

还没想好,就是好好说话吧。

《慕伶、一鳴、偉明》

發布於

廣州老城、好聽的粵語、平常的對白、真實的怨懟,很難得的一部照進現實的處女作。國產文藝片總是容易拍得過於迷離、強行意識流的感覺,但是《小偉》是在平靜的節奏中緩緩道來人物內裡的情緒,可能跟導演喜歡賈木許的風格有關,而且是導演自我帶入式的鏡頭表達。其中也有少量夢境的穿插和超現實的記憶閃回,並不影響整體敘事結構。

《小偉》講的是癌症家庭的故事,和其他癌症主題的電影不同的是,沒有刻意渲染苦情氣氛,沒有做作的煽情,也沒有強烈的戲劇衝突,更沒有塑造如何去正面克服癌症的形象,有的只是現實中普通的我們會做的事,去默默承受的壓力。影片中人物對情緒的收緊,正是寫實了大多數中國人的內斂性格,面對癌症晚期、逃避和隱忍的真實心態。

慕伶、一鳴、偉明的三口之家是千千萬萬個平凡家庭的縮影。從母親的身心疲憊、父親的假裝樂觀、孩子的無所適從中表現傳統家庭中因缺少直面溝通而造成的矛盾,想要保護彼此又難以相互理解的疏離感。

當家庭生活撞上了提前到來的生死命題,我們能做的只有思考如何去完成一場對至親的告別。一鳴說我想改變世界,對於一個18歲的中學生來說、就要接受人是脆弱的這一事實,很難不從心底發出理想主義的嚮往。他想改變的是無力改變的現實,這是一句對現實的控訴,對自我的期許。父親在回鄉旅途中的坦然,消減了母子內心的沈重負擔,他選擇最後帶上家人對自己的童年做一次道別,給這個家留下最後的溫暖。慕伶與兒子在屋外一同抽了一根煙,是對困境的釋懷,與過往的自己告別。

結尾父親的離開並沒有去特意交代。還是那個一如往常的家,父親卻只出現在了背景聲音里,一家人在錄像中的畫面和現實中只剩母子的交談重合。

生活是不斷繼續的日常,不斷老去的舊樓,不斷追逐太陽的我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无依之地》你可体会过候鸟的半生?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