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實

如果可以,我願意是詩人

短篇小說|面對(四)

發布於


槐生將窗格上的玻璃擦的锃亮,可這並不能照亮屋裡頭經年久月的昏暗.

他摸了一下缸裡的米, 已經所剩無幾. 看來又要幫三叔放羊了. 他的臉上掠過輕輕的一抹微笑, 內裡傳來摸東西的聲音,那是他娘.

--娘,你來起哩. 給, 水.

槐生娘謹慎又從容的摸過來, 碰了兒子的手, 一滑, 便接到碗的邊緣,仔仔細細的喝起來. 直到水見了底, 才放下.

--娘, 我今日放羊去了,不能陪妳了. 水給你放旁邊, 自己拿, 中午俺們吃蛋炒飯, 行不行 ?

這個年近半百的女人點點頭.

槐生歡喜的拿了趕羊的鞭子出去了. 站在太陽底下, 這個擁有孩子一樣的笑顏的人用手擋住額頭, 看著街的那條盡頭, 慢慢的出現一個小黑點. 啊 ! 是三叔.

--三叔 ! 三叔 ! 給我吧, 今日去大隊那裡嗎 ?

三叔望著飛過來的槐生, 瞇著眼,

--嗯. 你娘眼睛好點了嗎 ?

--還是老樣子

--不幸吶, 只是苦了你. 這是米, 可以夠吃一陣子的.

三叔把一袋麻布袋遞給槐生. 接著說道,

--雞蛋只能去隊裡借, 如果能借到的話.

--放心吧, 應該可以的,只是一倆個, 不會不給的

就這樣, 槐生趕著羊出發了.


(未完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