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落遠

如果可以,我願意是詩人

少年筆記

發布於
少年時的心緒總是淒淒瀝瀝,像是人生的雨季:怪誕,迷濛.那些幼稚笨拙模仿的字句又使我臉紅.眼下,這現實的蕪雜迫使人逃往回憶的"鏡花緣",真是不可謂明智之舉.然而,舊時的想夢終使我沉溺,暫時脫離荒謬的人世.

來源 : unsplash


這一天,就跟商量好似的,一改前幾天灰濛陰冷的印象.早晨七點鐘,教室門前的大樹上,一輪東陽掛在那,昭示著晴朗的到來.

我坐在第一排最右邊的位子,靠近門的那裏,一進來就可以看到我.

樹影搖拽,陽光在眼皮上晃動,我覺得此刻自己被鍍上一層金邊,整個人都發光了,閃爍了,暖洋洋的.教室裡十分昏暗,其餘人等並不喧鬧,靜謐的只聽見翻書頁的聲音.

冬天時 ,我喜歡靠近溫暖的事物,在明明滅滅間,看到的都是過去的事.

2018.11.22

我把所有的試卷都敞開,原本空空如也的桌面一下子凌亂起來,如同想法在頭腦中夾七雜八的迅速佔據. 我將用舊的草稿紙一張張撕開.

文人的書桌就應該是這樣: 雜亂無章,層層疊疊,一片狼藉.

突然在某一個瞬間,原本不安的心變得平靜,一種被充斥到極端的平靜.想讓人一頭紮進去.

我決定與某種遊離的東西斷絕來往,真的不念了,結束了. 迷亂悄悄的裹著我,不必深究,一切都亂.

2019.01.12

只這一刻,突然覺悟一般,我發現中華文明是如何如何影響中國人的了.先前,還不懂得,不覺得政治文化經濟之間的關聯,教科書上說的總感覺太虛,太浮,像抓不住的雲朵一樣.然而,如今,踏實了,一切變得具體起來,結結實實的長在大地上.

同時,我又隱約窺見,這些現象背後,蘊含著某種巨大又說不出來的人類歷史宏大關聯與古老起源,對於文明的興盛與衰落,人類的起源與延續,星河穹穻的浩瀚,地外文明的啟示......諸如此類,都似乎向我揭示一個真理,一個朦朧尚未成形的真理.

那應是來自於上古時期的遺跡.文明的失落,遷徙,戰亂,離散;信仰的誕生,古老又隱密的原住民部落......我想知道的太多,又知道得太少.

當然,政府要你看的你想看的總不一樣,高一的時候買了兩本書: <文化苦旅> <野火集> 感謝他們給我的啟蒙,尤其是龍先生的<野火>,教會我懷疑.

2018.11.29

這可真是頭一遭.

我要說的 是 搶劫

若不是親生經歷,我以為這種橋段只出現在別人的生活裡,與自己是毫無瓜葛的.

事實證明,"事不關己"是一種相當狡猾的發明

下午從新華書店出來,手裡拿著剛買的<繁花>,想著如何細細品嘗.走至洣水街,這時,一個騎單車的男生悄悄跟過來.隨即一聲:

"ㄟ"

我站住了腳,眼睛睜著大大的,充滿了疑惑.我並不認識他

"什麼事"

那個人示意邊走邊說,我又注意到他並未穿制服,下半身只套一件中學生常見的肥大黑褲,邊上有紅色的縱列條紋.

"你高幾的" 他問

"高三"

"有錢嗎?"

當時剛好口袋裡剩了兩塊,一時高興,就答應了.

他想說什麼,對面來了兩個女學生,又謹慎的閉了口.這時,我意識到事態不對,於是放慢了步子.

"行,就這裡."

而下一秒,眼前這個長滿青春痘,上唇翻起如兔唇的人,態度突然惡劣起來

"快點哪!,把錢交出來!"

好一個小流氓!我暗暗的吃了一驚.見我遲疑,小流氓不耐煩了,他那扶車把的手有些鬆動,好似下一秒就要動手.氣氛緊張起來.

"欸,有你這麼借錢的嗎,態度不對喔" 是的,很可笑的,知識分子的調調.

其實,我們所在的地方旁邊就是一個民宿.一堆人在院子裡消遣---他們在進行一種棋牌的娛樂

我突然有了底氣

"我態度不好?把錢拿出來"

"不好意思,不借" 在流氓面前,要有禮貌.這很重要.

隨後,我摔給他一個背影,不緊不慢的走開了

事後想來,仍是心有餘悸.在社會主義的今天,並不改變什麼

2018.12.02


關於少年筆記,這只是一些片段,要知道,當年的見解與心事,全是交付給了日記本的,墨水變成像素,是個浩大的工程.

渡口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